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38章 缔结良缘 飞一下皇冠打赏加更

一秒记住【800♂小÷说→网 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
红绣鞋——我顿时就想起来了,别说,在那个年代,红绣鞋对女人来说,确实有一种特殊的含义。

我对女尸和老白的人鬼情未了也是很有兴趣的,但这个时候,哑巴兰立马拽开了我的衬衫:“哥,你的毒……”

我低头一看,头皮顿时就炸了,只见那一层漆黑,顺着肩膀就往身上爬了过去,速度跟涨潮似得。

谁看见这的血条掉成这样都得炸毛,我立刻喊道:“女尸我们不打……白小姐,你先把我毒解了!”

哑巴兰说什么来着——这黑色漫过了心,我就该浑身溃烂了。

白藿香冷冷的看着我的毒,又看向了她爹,似乎并不着急。

程星河也急了眼:“姓白的,别以为你是女人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!你跟我们说好了,我们找爹你救人,你现在什么态度?”

白藿香眼也不抬:“我是答应救他了,可也没精确到几分几秒,现在我爹刚找回来,我要给我爹先检查。”

妈的我真的是服气了,这女的有点人性没有?

还是他爹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藿香,我没事,你给他看看吧——这小子刚才被婵娟弄成这样,其实也是为了救我。”

老头儿这不挺仁义的吗?怎么就没遗传给他闺女?

白藿香听了,这才不情不愿的站起来,一手搭在了我的胳膊上。

就在她搭上的这一瞬间,我眼睁睁的看着那道黑线,过了心脏的位置,心里顿时就给提起来了。

这下完了……我和潇湘,真的要做一对同命鸳鸯了……

程星河见状,站起来咬了牙,整个人是个阴狠的煞气:“白藿香,这是你耽误的,我告诉你,我哥们要是出了一点事儿,我让你们父女俩血债血偿……”

可程星河的话还没说完,就住了嘴,难以置信的望着我心口。

我也看见了——那黑线竟然跟摁住了暂停一样,竟然直接停在了心口上!

哑巴兰则哇的一声哭出来了:“哥,这辈子来不及,咱们下辈子还当兄弟!”

结果被程星河打了一下,哑巴兰揉了揉眼睛,一声哭叫噎在了嗓子眼儿,竟然憋出了一个嗝:“不可能啊……我见过,过了这线,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……”

白藿香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那是你不认识我。”

说着,白藿香拿出了一把刀,划开了我的右手——那刀真锋锐,一瞬间我的血竟然没立刻流出来,接着,她又取出了一个瓜子一样的东西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东西,利落的埋在了我的血肉里,重新把皮肉合拢上。

我看直了眼,也多亏我的眼睛比一般人好,要是一般人,恐怕都看不见她是怎么出手的,不由问道:“那个东西是……”

白藿香看都没看我,一双桃花眼只盯着我的伤口。

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得伤口一阵发痒,恨不得过去挠一挠,而手还没伸过去,就被白藿香一下打了下来:“忍着!”

卧槽,我长这么大,除了被我三舅姥爷这么训,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凶。

可医生就是有这个特权,我没法子,只好闭上嘴,攥紧了左手——那个痒不是一般的痒,简直是万蚁钻心,别提多难受了,我恨不得找个树枝咬在嘴里。

说也怪,随着那个“瓜子”被埋进去,身上的漆黑真的逐渐往胳膊上缩了回去,刚才像是涨潮,现在就像是退潮!

好像……那些黑色,被什么东西给吸走了一样。

与此同时,我右手伤口处,开始逐渐隆起,一开始像是旺仔小馒头,接着像是烧饼,最后大的简直跟个山东大馒头一样,这到底什么玩意儿?

在胳膊的黑色完全消失了之后,白藿香再次提起了刀,却一下把刚才的小伤口利落的划大了——有三寸来长,形状也像是个馒头。

接着,从伤口里抠出了一个黏糊糊的东西。

那玩意儿长得别提多恶心了,看着就像是一块生猪肉,颜色乌黑乌黑的,一瞅就像是有毒——乌黑?

我瞬间明白了,难道,是这个东西把我身上的毒血给吸出来了?

就刚才那个“瓜子”?

果然,白藿香把那东西放在地上,那东西一开始还能蠕蠕的动,但是紧接着,那东西光滑的表皮,倏然炸起了黄色的大泡,大泡炸裂,流出了许多黄水,接着,就散发出了一股子臭气。

哑巴兰连忙说道:“哥,就是这个……我之前见到的中毒同行,跟这个玩意儿的症状一样!”

而这个时候,那东西来回翻滚了起来,显然十分痛苦,接着,那东西忽然身体一摊,整个暴裂,一摊子黄色的脓水瞬间炸了一地。

我看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要不是白藿香,我现在的下场……就跟这个怪东西一样?

老白喘了口气,说道:“后生,刚才藿香不着急,不是因为她故意刁难你,是因为你这个毒,对她来说实在太简单了,别说漫过了心口,就算漫道了你脚后跟,只要你有指甲盖大一块好肉,我们藿香就能把你从阎王手里给抢回来!”

程星河和哑巴兰都看傻了眼,这次抬起头再看白藿香,也都不再是刚才那种愤恨,而是说不出的服气。

哑巴兰甚至低声说道:“哥,早听说过有本事的人才有脾气,别说,还真有道理。”

程星河反应过来,打了他脑袋一下:“就你没见过世面,有本事没脾气的多了去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他也不敢再骂白藿香了。

我连忙说了个谢谢——这条命,真是捡回来的!

可白藿香根本没搭理我,而是到了她爹身边,关切的问她爹,那个女尸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老白听问,把那个女尸护在了身后,这才打开了一个盒子,盒子里面,正是一双绣花鞋。

那红绣鞋上虽然没了什么珍珠,但看得出来,上面用丝线描绘了祥云追月,绣工精致的不得了,够资格放到博物馆里当展览品。

程星河看的直咂舌:“这玩意儿一看就值钱,不行,咱们得把马大柱子弄走的珍珠拿回来。”

你就知道钱。

老白却把红绣鞋抱在怀里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你弄死我,这鞋我也不卖!”

程星河不由一脸失望。

白藿香则让程星河别打岔,让他爹接着说:“爹,你喜欢古董,我知道,可你为什么在收到这东西之后,天天出去?”

他爹则把绣鞋翻了过来,我们这才从鞋里看出来,里面有五个不显眼的窟窿。

我顿时就明白了——这老白也是个行家,看出来了,这是行尸脚上的鞋——只有行尸长指甲,才会把绣花鞋穿透成了这种样子。

老白爱怜的看着女尸,接着就说道:“一开始,我就看出马大柱子是怎么弄到的鞋,其实我是想通过这双鞋,找到行尸,拔下行尸牙。”

原来那行尸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药材,对他们鬼医来说,简直可遇而不可求。

不过老白怕寻找行尸危险,就偷偷摸摸的,没告诉白藿香,可没成想,他过那个抬尸地的时候,竟然失足掉了下去,摔了一个好歹。

更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就在地洞里面,见到了这个行尸。

他当时吓的好险没跪下磕头,但意外的是——这个行尸非但没有害他,竟然非常周到的伺候他,一举一动,恭谨仔细,完全跟旧社会的小媳妇伺候丈夫一样!

老白一开始没想明白,只想求饶,可眼看那个行尸那么好看,对他又是说不出的爱恋温柔,这一下把老白的心给打动了。

只是他不明白,这女的看上自己哪儿了?

但是后来老白才想起来,对了,古代女子有三从四德,古代女人的绣花鞋是什么意思,那是定情信物的意思,你拿了绣花鞋,就是要跟她缔结良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