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85章 天卜之术

那是一个担架一样的东西,里面赫然是个人形。

还有几个人跌跌撞撞的追了上来:“你们……”

没错,其中一个,是刚才把金毛拖走的江家人,江景他爹的随从。

那个随从满脸满身都是伤,看样子是金毛挠出来的。

金毛回头呲牙,往前一扑,那个人吃足了金毛的苦头,不由自主就往后退了几步。

还有一个,是那个传说之中的第一打虎客,那个打虎客是挺厉害:“我跟你们商量商量……”

可是话音未落,那个打虎客愣住了。

数不清的灵物都站在这里。

灵物和打虎客,这是天生的仇家——显然,这个第一打虎客,打了不少灵物的本家。

轰然一声,漫山遍野的灵物见到了仇人,扑了过去,直接把他埋住了。

接着,金毛就邀功请赏的把那个担架往前推。

担架上一层软布,看不出材质,亓俊连连咂嘴:“这是血鲨绡——专门治疗皮外伤!”

程星河来了精神:“howmuch?”

“有价无市,有价无市!”

原来这玩意儿也是产于东海,是水下一种鲨鱼的皮。

那种鲨鱼个头不大,但是好勇斗狠,经常去单挑比自己厉害的东西,搞的遍体鳞伤,十天里有八天是血淋淋的,因而得名。

但是偏偏这东西愈合能力超强,不伤内脏基本就死不了,好些小鱼受伤了,也会靠近它们的伤口,一沾上它们的真皮层,伤口也会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当然了,也因为这个性格,存世量极为稀少——被人发现,也当奇货可居给屠杀了,悲惨劲儿跟鲛人差不离。

“这么大的料子……”亓俊咂舌:“上不封顶。”

果然,我掀开了布料,正对上了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。

江辰眯着那双丹凤眼,冷冷的看着我。

他身上已经没有外伤——毕竟跟血鲨绡这种神物接触过,效果名不虚传,可好歹是经了一道天雷,骨头不知道碎了多少,跟灵魁一样,动不了了。

那一瞬间,我忽然就想笑。

这是江辰,传说之中大人物的儿子。

据说自小就不是什么凡人,真龙转世,老虎见了都要跪。

可现在,我虽然也是一身伤,可好歹还站着。

他躺下了。

江辰确实是个人物——他身上经受的苦楚从灵魁的惨叫里也听得出来,但是这么长时间,他一声不吭。

单论忍耐力,甚至能跟枯大先生相提并论。

我蹲下看着他,似笑非笑:“听说你要吃气催生身上的东西,长出来什么没有?”

程星河也笑:“催生?哎,是要发香菇,还是催木耳,不对,江真龙什么身份——估摸着,再差也得是个灵芝茯苓什么的。”

当然了,江辰的皮肤因为血鲨绡,完好无损,完全看不出能滋生什么东西。

江辰的手下紧张了起来,有一个嘴皮子最活泛的,还想说话:“江先生……”

是啊,江辰可不能出事儿,江辰一出事儿,他们的好处怎么办?

可那个人话还没说完,一个巴掌就落在了他脸上,啪的一声脆响。

是老四。

那个先生被打成了陀螺,原地就转了一圈,不可思议的捂住脸,还要张嘴,可一脸骇然的发现,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

老四冷冷的说道:“刚才看你们叽叽歪歪,就他娘不顺眼,老子懒得跟你们磨牙,一句话,谁的臭嘴再提了我们门主一个字,我让他下三辈都是哑巴。”

那些说客都是以伶牙俐齿出名的,可这一瞬,没人敢再吐一个字——他们见识广博,都知道厌胜门,也认识老四。

更明白——老四说得出做得到。

再接触到了我的视线,不由自主全是一个寒噤,不敢了。

江辰并不意外,反而开了口,声音还是稳定的:“李北斗,你运气很好。”

“说起谢运气,我不如谢你,”我答道:“要不是你,我可能还安安生生的在门脸做生意,哪能跟今天一样?”

这一切,是你逼的。

如果你不是怕我抢了你的一切,我就不可能走到这一步。

江辰摇摇头:“你有你的命,胜败常事,不算什么。”

到了这个地步,还能这么潇洒,就这个气度,难怪这么多人追随。

“不,你手下那么多帮手,可比我多知道很多事情,”我接着说道:“可惜,知道的太多,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儿。”

这就跟我当初误入摆渡门一样——他们窥伺天机,知道一个我会闹个大乱,所以见我先抓,可如果他们不抓我,我就永远见不到小龙女,更别说闹大乱了。

好些事情,冥冥之中,自有注定。

江辰嘴一勾,竟然还是笑的出来:“是我小看你了。”

“不敢当。而且,还不够。”我答道:“你还没给潇湘跪过。”

那一下,你死了也要还。

我回头看向了枯大先生:“这江辰已经抓住,他做的那些事情,还有些真相,没说出来。”

江辰还不能死,我得知道,他背后的,到底是谁。

这一次,我要把账全算清了。

“这简单,”一个声音事不关己的响了起来:“我们天师府来处理。”

齐雁和。

程星河盯着他,皱起了眉头。

这个人的来路很怪——虽然是齐老爷子的私生子,可怎么也不像。

而葬礼上,齐老爷子去了,没留下关于他的话。

江辰眼睛一转盯着齐雁和,依然面无表情。

老四怒道:“凭什么给你们处理?你们好了不起?我看,应该送回厌胜,关在黑房子里,看他这细皮嫩肉,能熬几分钟……”

“你说,天雷都熬得住的人,会熬不住其他东西吗?”齐雁和还是笑。

这一下,老四也答不上来了,索性发怒:“那你说,怎么让他开口?”

齐雁和缓缓答道:“天卜。”

其他人没听懂什么意思,老四的脸色却一下就变了。

天卜?

我和程星河面面相觑,这我们俩也没听说过,亓俊倒是皱起了眉头:“难不成……”

“你们这些人,还万物之灵,什么都不懂,”雷祖吸了口气:“天卜,就是占卜的起源,不管是人是毛,甚至是物,一碰,便能卜算出三生三世,来龙去脉,据说创世的时候传下来的,学会天卜,知尽万物,古往今来,可没听说几个活人能学会的,这东西能窥伺天机,所以……”

我们做的事情,虽然也跟窥伺天机有关,但只是一点皮毛——这种东西,才是真正的窥伺天机,行当的祖宗。

亓俊压低了声音:“据说后来留传的无字天书,就跟天卜沾点边。”

无字天书——好像是分天地人三本,当年某个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,得到了其中“人”字一本,就辅佐帝王,建立了一个王朝。

只是沾点边的一本书,就能做到这个程度,那真的会这个天卜……近仙?

我一下就想起来了,三清老人,一文,一武,一卜,难不成……

“你们厌胜,没有会天卜的人呀!可我们有。”齐雁和回过头:“荣先生,是不是?”

荣爷爷盯着齐雁和:“我记得你……”

“没错,我是专门处理天师府风水这方面事务的。”齐雁和点了点头:“两位大先生好。”

要说规矩,风水行的事情,确实是要天师府来亲自定夺——有什么罪名要昭雪,也必须要在天师府这里过一道手续,才能昭告整个行当。

没办法,他们是权威。

荣爷爷点了点头:“小孩儿,你懂规矩,是不是要照着规矩来?好些事情,无规矩,不成方圆。”

“可以,”我答道:“不过,我们的人要跟着。”

江辰的家底子厚,哪里不能打点?别还没审问完,人就给救出去了。

齐雁和也到了我身边,事不关己的盯着江辰:“你这一次,是不是要认命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