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88章 十二扇门

“说是,跟你有渊源的一个后辈托它来的。”雷祖答道:“能使唤得动貔虎的,你这亲戚还挺有排面。”

“亲戚?”程星河忙问:“李茂昌?”

可没听说过李茂昌身边有貔虎啊?再说了,他未必知道今天的事儿,要是知道,不可能就任由手底下这么不讲理。

难不成,是我妈的娘家,窥天神测李家人?

那个家族神秘莫测,据说甚至出过一个大城隍。

“那,带了什么话?”

雷祖答道:“说让你务必进第十二扇门。”

这简直没头没脑一句话。

十二扇门是什么情况,我小时候看电视剧,倒是见过“六扇门”,都是捕快。

不过我好歹也入行有一段时间了,对规矩一清二楚——这话八成跟预知梦一样,只有一个片段。

为什么不完整?因为这也属于提前窥伺天机,这个度一旦掌握不好,知道的太多,就跟江辰一样,反而适得其反,引来大祸。

我就点了点头,跟那个貔虎光道了个谢——只是召灵召出来的,没有结灵,它就愿意给我出这么大的力气,甚至还牺牲了一颗牙。

那个秃狗安之若素,点了点头表示接受,又嗷呜了两声。

雷祖接着说道:“它说自己人,不用客气,在你亲戚那里,受过很大的照顾,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,用召灵术喊貔虎光,它还会来的。”

秃狗听了雷祖的翻译,十分满意,爬起来傲然跟我点了点头,转身就走了。

那个姿态,行动迟缓,老态龙钟的,小孩儿都敢上去踢一脚,谁想得到,它是犬中貔虎里最厉害的。

程星河在一边咂嘴:“这狗太猛了——要不是看你亲戚面子上,怎么也得抓了往琉璃桥拍卖去。”

亓俊说你去试试,看谁抓谁。

这会儿看我们要走,那些灵物也都簇拥过来:“恩公——以后有用的上我们的地方,一句话!”

我对他们点头:“以后有用的上我的地方,也一样。还有,不是恩公,是朋友。”

那些灵物顿时一怔:“朋友……”

“我们这种邪祟,也能跟您当朋友?”

“那怎么了。”我答道:“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,咱们就是朋友。”

那些灵物,顿时都欢呼了起来:“不做不做,我们跟恩公一样,讲仁义!”

那些天师们都露出了几分不屑:“歪门邪道就是歪门邪道——居然跟这些东西称兄道弟。”

“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——他倒是想跟咱们结交,你看可能吗。”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听见没有,还挺拿自己当盘菜。”

我也没往心里去——邪祟对歪门邪道,正好。

厌胜门的平时名声就狼藉,更不拿这点虚名当回事,看我平白有了这么多帮手,更高兴了:“门主威武!把它们全给降服了!”

“跟灵物有了交情,那咱们以后的买卖,路子就更广啦!”

乌鸡也为我高兴,但为我高兴的同时,好像想起来了什么,禁不住露出了几分担心。

荣爷爷似乎看出乌鸡想什么了,摸了摸乌鸡的头,转脸对我说道:“小孩儿,那你就跟我们去一趟天师府吧!”

枯大先生的视线还落在了江辰身上,眼神阴沉,似乎也迫不及待,想知道他哪儿来这么大胆子,连自己的徒弟都敢利用。

我点了点头,那些灵物顿时有些担心:“恩公,你这一去了,不会羊入虎口吧?”

“是啊!”厌胜门的也担心了起来:“咱们跟你一起去!”

我摇摇头:“不用担心——这么多眼睛看着呢,天师府是什么地方,不至于怕我怕的,得用了三清老人的名声,和下三滥的手段,把我骗进去。”

许多天师的表情微微一变。

他们哪怕有这个想法——可天师府什么地方,也不乐意背上这个名声:“我们天师府光明磊落,当然不会。”

“没错,我们本来就是主持天道的,怎么会违背天道——邪祟就是邪祟,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”

话说满了,就足够了,他们不怕别的,怕舆论。

我真的在天师府出事儿,他们就等于承认摆不平我,还得设个鸿门宴,这对他们来说,就跟认输一样,死也不愿意承认。

而且——我信得过荣爷爷。

我回头就说:“我很快就回来,还有一件事儿求你们。”

“可不敢说个求字!”一听有用得上它们的地方,那些灵物别提多高兴了:“恩公让我们办事儿,是给我们面子!”

“对,您只管说!”

“我有个朋友,是个下山灵鹿……”

枯大先生的眼皮,微微一撩。

当初,他亲手把灵鹿的角折断,一只眼睛也……

“有能治疗的,请务必帮我这个忙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还有,我出门,在商店街的家,也请大家多照料。”

“好!”

“区区小事,我们能办!”那我就放心了——治疗灵物,其实灵物们自己是最有办法的。

还有一件事儿放心不下,就是白藿香。

也不知道,她在县医院治疗的怎么样了。

把江辰的事情料理清楚了,我得立刻赶过去找她。

这也是我亲自去天师府的目的之一——找黄二白。

一上路,天师府安排了豪华的车——我和枯大先生,荣爷爷,齐雁和坐在一起,江辰也被放在一边,闭着眼睛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枯大先生双眼紧闭,不想搭理我。

我想起了杜蘅芷,就跟荣爷爷和乌鸡打听:“听说杜天师出了事儿?”

乌鸡轻声说道:“师父你不知道,现如今,我们天师府——出了大乱子了。”

大乱子?我有些纳闷:“你们能出什么乱子?”

乌鸡压低了声音:“明面上,天师府自然全听首席天师的,可是现在……”

原来,天师府本来是团结一致的。

可是,就从四相局的事情发生了之后,好多天师府的老资格,认为祸事既然是从我这里出的,那把我抓起来,不就一了百了,能把四相局的大祸全部消弭。

可还有一部分老资格,说我在三清盛会上立了大功,要不是我,天师府中计,跟厌胜门相耗,那就是一场浩劫,天师府不能恩将仇报,传出去有损威名。

那些激进的很不满,说牺牲一个人,能挽救苍生,那不就是天道吗?

这样天师府就成了两个阵容——一方激进,一方仁义。

这两方家族,多数之前就有嫌隙,现在更是水火不容,那些激进的,甚至把责任都推到了首席天师李茂昌身上——之所以留我一个活口,不就因为我是他的“私生子”,他才这么心慈手软吗?

以权谋私,利小家损大家,有什么资格当首席天师?

所以,两方闹的越来越厉害,内耗严重,这才有人,偷偷把三清老人给请出来了——就为了主持公道。

难怪他们亲自来抓我呢,合着我还是个导火索。

这搞得我心里也是一阵过意不去——就因为我,首席天师也多了许多麻烦事儿。

不用说,汪疯子就是激进一派的头子,毕竟首席武先生,一呼百应。

而仁义一派的,就有杜蘅芷。

上次去太岁牙那,他们就是想去找证据的——汪疯子想找害我的证据,杜蘅芷想找帮我的证据。

结果那件事情之后,天师府有了折损,汪疯子不说是他激进,把人带进不该去的地方,反而非要说是杜蘅芷念私情,才害死了天师府的人,这就找了罪名,把杜蘅芷给停职查办了。

现如今听到了我“滥杀生灵”,当然要前来捉拿了。

妈的,还把杜蘅芷给连累了。

好大一盘棋啊。

这次把江辰弄到了天师府,一定要把背后那个黑手给审问出来,不然,时局本来就动荡,天师府再起了内讧,真是要天下大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