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90章 狐狸尾巴

那种气很奇怪,我没见过——可能上了天阶才能辨认。

可我对那些血异常兴奋,仿佛屠戮才是我的本能。

杀,杀,杀……

四肢百骸,甚至每一个毛孔都是酣畅淋漓的,我作为李北斗的这一生,从来没体验过那么痛快的感觉。

杀了他们,就成功了。对了,我在保护谁?

回过头,我看见潇湘就站在我身后,对我微笑。

那个笑,倾国倾城。

就因为那个笑,我什么都能做!

潇湘看向了我身后,眼神冷下去,我顺着她的视线,发现那些人里,有一个,就站在后面,不肯跪。

那个人,看上去很面熟。

我认识他,我肯定认识他,可他是谁?

他看着我,眼里并没有畏惧,只有悲悯。

我忽然有了一种直觉。

江仲离。

他是江仲离!

四相局的始作俑者,间接导致了景朝覆灭的那个真凶!

他缓缓说道:“你会回来的,我也会回来。”

他看上去,跟传说之中一样仙风道骨。

他的眼角,有一颗滴泪痣。

潇湘冷冷的说道:“杀了他。”

我抬起了手。

我睁开眼睛,大口呼吸了起来。

我什么时候,犯过这么重的杀孽?

那个暴虐凶残的景朝国君?还是……

他跟我,到底什么关系?

“谁欠谁的,并不好说,”那个声音缓缓说道:“这种糊涂账不少。”

“那个人,是我?”

“算是,也不算是。”

肯定跟那个景朝有关。

“我还想知道——真龙既然只有一个,那江辰和我……”

“中间出了差错,就是那个差错,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。他不甘心,有不甘心的道理。”木大先生的声音缓缓说道:“你很快就能知道了。”

“我现在就想……”

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。

当初,景朝国君为了跟潇湘在一起,封自己做神君,修建四相局,送自己成神。

可后来,潇湘却被贬谪,堂堂主神,竟然沦为四相局的一个镇物。

是景朝国君,始乱终弃?始乱终弃的原因,又是什么?

可刚才那个场景——恰恰相反,我却并没有跟潇湘决裂,而是要听潇湘的话,杀江仲离。

不对,这一团乱麻,必须得找出一个头来。

我忽然有了一种感觉,背后的人,消失了。

一个小孩儿跑过来拉起了我:“木大先生说,送客。”

我回过头,果然,身后一片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

“木大先生呢,我还有事情想问……”

“自从上次镇压大妖孽,我们木大先生元气大伤,一两年,也不能做一次天卜,”那个小孩儿奶声奶气的说道:“一天之内,做了两次天卜,他身体撑不住。”

我心里悚然一动。

这么说,现在三清老人的能力都因为那次的两败俱伤,衰退的很厉害。

已经元气大伤,还有这样的能力,全盛时期,他们有多厉害?

而那个大妖孽,能把全盛时期的三清老人耗成这样,又有多可怕?

到了外面,程星河紧张坏了,看我还是囫囵的,这才松了口气。

小孩儿把一卷纸交给了荣爷爷,扬长而去。

荣爷爷和枯大先生看了,却只是对视了一眼,一点都不意外,反而同时看向了我,荣爷爷还是微笑,枯大先生则跟看什么灾祸一样的看着我。

荣爷爷对我点了点头:“江辰做的事情,我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——你这一阵子,确实蒙了冤枉,剩下的,我们天师府来处理。”

我立刻问道:“怎么个处理法?还有,真凶呢?”

荣爷爷答道:“你的名誉,自然要恢复,不过……江辰身后的事情,盘根错节,不能打草惊蛇。你放心,这位江辰,先交给我们,眼下有一件大事儿,迫在眉睫,处理完了那件大事儿,我们肯定给你一个结果。”

程星河有些不放心:“把江辰放在你们这……”

可按着规矩,天师府是权威,你也只能放在这里。

我点了点头:“既然这样,可以,但是有一样,那个灵魁,我得带走。”

把灵魁掌握在手里,江辰跟她一体同心,再出什么幺蛾子,我们就不至于太被动了。

更重要的是,她受过天罚,说不定,能知道些什么。

汪疯子忍不住了:“那怎么行,那个灵魁事关重大,师父……”

结果汪疯子没说完,就被枯大先生甩手一个耳光。

这附近的天师全给吓住了,连忙都把脸转开,装成没看见的样子。

汪疯子可是第一武先生,性格又那么傲,当众挨耳光,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,他抬起头盯着枯大先生,眼神别提多复杂了,枯大先生则咬牙说道:“你干的好事儿——今天开始,给我禁足不许出!”

汪疯子大感冤枉:“可是,师父……”

枯大先生眼睛一立,他不敢吭声了,可看着我的眼神,恨不得要杀了我。

荣爷爷自然也不好插手那对凶狠师徒的事情,也装成没看见的样子,点了点头:“咳咳……灵魁可以给你,不过有件事儿……”

我答道:“我知道,是不是,灵魁的尾巴有问题?”

早先,她尾巴那的青气有空门,我就看出来了。

她跟当年那个大狸子一样。尾巴,是后来接上的。

那么强大的能力,也是从尾巴上来的。所以,尾巴在她身上,可以说贻害无穷,难以控制。

荣爷爷扬眉一笑:“你是个聪明人。那个尾巴,可不能再在她身上留着了。”

说着,伸手在灵魁身上一抓,攥着拳头过来,示意我伸出手。

我不明所以的俩手一伸,荣爷爷跟我手掌贴合,我忽然就觉得什么东西呲溜一下,就钻到了我身上来了——就跟钻进去了一个蚂蟥一样!

我也是大吃一惊,立刻低头看自己的手,可自己的手完好无损,什么都没看到。

荣爷爷露出个狡黠的笑容来:“这狐狸尾,必须跟活物共存,我先寄存到你身上,你记住了,可千万别把它弄丢了。”

别说弄丢了,我都不知道,那个尾巴上哪儿去了?

那个感觉别提多奇怪了——就好像身上钻进去了一个活物一样。可你又不知道,那个活物隐匿在了什么地方。

枯大先生皱起眉头:“那么要紧的东西,给他……”

荣爷爷笑了起来:“你有更好的法子,存放那个东西?”

枯大先生似乎也想不出来,不吭声了。

荣爷爷接着低声跟我说道:“天师府的事情忙得很,我就不留你了,这一阵子,好自为之——把自己的一切,都保护好了。”

比如,那个寄存的尾巴?

我点了点头:“一定。”

程星河这下可高兴了:“哎,七星,你又弄到好东西了,这一趟小有收获啊!”

这“好东西”毕竟只是“寄存”在这里,我一来不会用,二来好像还得还回去,有屁收获。

不过,江辰的罪行既然要开始处理,我的名誉也恢复了,就只能继续等他们的下文了,我就拉着灵魁往回走。

还有很多事情要问那个灵魁。

到了个背人的地方,我把灵魁扔下:“别装了,我知道你醒了,告诉我,你到底什么来路?这个尾巴,又是从哪里来的?”

灵魁睁开了眼睛,冷冷的说道:“那是我自己的!”

“不对。”我冷冷的说道:“那是九尾狐的尾巴,你却不是九尾狐。”

灵魁的表情悚然一动。

程星河看着我,喃喃说道:“跟上次那个大狸子一样……”

“那个尾巴是江辰给你的,对不对?以这个尾巴为诱饵,你才死心塌地给他做事,不惜结灵,”我盯着灵魁:“他从哪里找到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