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3:12:24

最新章节: 眼前发黑又发红,眼前重重全是幻影,相柳的头真假掺杂,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。已经到了这里了,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。可惜就可惜在,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,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,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。可不靠气息,怎么赢?耳朵里嗡嗡作响,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,应该是又来了许多

第1392章 九天玄雷

她露出个很奇异的笑容来:“还要谢你。”

我?

原来,她在玄武局上作为唯一的幸存者逃出来了之后,自然没有别的念头——只想报仇。

她看到了站在那些人身后,众星捧月的人。

那些人,管他叫国君。

她们的故乡,就是因为这个人一个命令,才变成了那个样子。这是真凶。

报仇,也该找他报仇!

可要怎么报仇呢?

赤仙狸有能耐的不少,可还不是全让那些武先生给屠戮了?她当时只有一百多岁,约等于人一个十来岁的孩子。

那个景朝国君在这里安营扎寨,亲自视察。身边有数不清的人,一个很长的队伍,领头的,举着黄色的旗帜。

守卫森严,钻都钻不过去。

要安营扎寨,就需要有人劈柴打水,赤仙狸有两个独到的本事,这用上了——她能化人。

于是,她杀了一个小兵,变成了小兵的模样。

当然,景朝国君身后有一个很厉害的人,那个人的眼睛,似乎什么都看的透。

她劈柴打水,蛰伏了很久,才找到了那个人进去观看风水局进度,离开营帐的机会。

她抓住机会就潜藏进去了——让那个国君,血债血偿。

营帐里只有一个年轻人。

很像是那个国君!

那个年轻人打扮朴素,看着她进去,也并不意外,反而跟她招了招手:“外面是不是冷的受不了?过来烤一烤火。”

那个国君暴虐残暴,会有这么和善?

她拿不准那个人是谁,不过,擅入内帐是大罪,他竟然没跟他追究,可见,是个好人。

既然是好人,就不会是那个残暴的国君。

她只好坐在了火边,那个年轻人,拿了半只鸡,给她一个鸡腿:“你小小年纪就出来做事儿,家里如何?”

她自然是喜欢鸡的,只是——很久没吃过了。

以前,有家的时候,她最小,父母,兄弟,都要把鸡腿让給她。

她心里一酸,摇摇头。

那年轻人叹了口气:“要是真的能江山永固,万事平安就好了——你们,也就不用受这许多苦。”

她对这个人倒是好奇了起来,想知道这个人是谁,可偏偏这个时候,那个年轻人觉出动静,立刻让她躲起来:“有人来了,被人发觉,你是大罪过,躲。”

她藏在了桌子后面。

外面是进来了个人,献上了一个东西:“这东西来之不易,国君洪福齐天。”

那年轻人并不在意,随手把那个东西放下了。

她无意之中抬头一看,这就用上了她们另一个独到的本事,辨宝。

那是一个内丹,萦绕着极为强烈的仙灵气。

她不知道那个内丹是谁的,只看得出来,只要吃了那个内丹,那她就不是人人都能践踏的小妖怪了。

能变成,叱咤一方风云的大灵物。

正这个时候,外面一片大乱,好像出了什么事儿,这两个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,那有什么可犹豫的?

她悄无声息的偷了那个东西,趁乱不为人知的逃走,到了安全的地方,立刻把内丹吞服了下去。

可她不知道,以她的身体条件,内丹直接吃下去,就好像在一个小气球里吹了大量的气一样,承受不住。

她痛苦的几乎死去,但报仇这个念头,成了她最后的一丝生机。

骨头拔节,血肉撕裂,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她活下来了。

不知道那个内丹,到底是什么来历,她竟然成了比九丹还要厉害的大灵物。

她记得,山下的灵物,管这种大灵物要灵魁,一步就能上天的。

她可高兴极了——这是冥冥之中的天意,族长肯定在保佑她。

可等到下了山,她才知道晚了——她不知道自己花了多长时间才成了灵魁,景朝国君已经不见了,那地方一片狼藉,像是刚打过仗。

她捶胸顿足的后悔,想去找那个景朝国君。

可这个时候,正好有灵物见到了她是灵魁,来央求她——求她救救一些灵物。

原来,那些灵物,也遇上了危险。

她想起了自己家族的事儿,没犹豫——有能力,就有责任。

到了地方之后,又是一些景朝的人。

她一看是景朝的,没有一丝犹豫,以她的力量,把山劈碎了一半,将那些人全埋住了,祸及山下的村庄,引了大灾祸,杀了数不清的人。

一些本领较低的野神劝阻,竟然也不是她的对手。

她诛灭了野神。

那些灵物欢呼呐喊,说这下可好了——没了这些人和野神捣乱,它们又能吃人了。

她这才知道,原来那些求助的灵物,是专门害人吃人的,因为作恶多端,才被那些景朝的人围捕,本来死它们的报应到了,罪有应得。

可灵魁这一插手,反倒是把那些反抗的景朝人和野神杀了许多。

因此,她背负了滔天大罪,还没来得及去报仇,就引来了天罚,被封在了山下。

而她受诛的时候,那些请她帮忙的灵物,嘻嘻哈哈,竟然没有一个同情她的。

相反,都说她蠢——没见过哪个灵物,敢对上头的下手,罪有应得。

她之前在月亮山,根本没接触过这种尔虞我诈和世态炎凉。

她对这个三界,只剩下了恨——三界不公!

她背负了天罚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只能受罪,无法赎罪。

她也不想死,她还没找到那个景朝国君报仇。

这几百年,她吃了无数的苦,见了无数的肮脏丑恶,对一切都麻木了。

就在她经受了不知道多少年折磨的时候,是江辰忽然出现,以救世主一样的姿态,救了她。

她看到江辰,就想起了那个给她鸡腿的人。

肯定是他!

而江辰也跟几百年前一样和善,问她,愿不愿意跟她走——找那个真正的元凶报仇?

她自然愿意!

可是——她身受天罚,哪儿还有那个能耐?

江辰说不打紧,我专门给你拿到了一个东西。

九尾狐的一条尾巴。

她得到了那个尾巴,自然就获取了天大的力量。

她高兴的很。

江辰带着她就来了。

她第一次见到我,就想起了那个出现在了她家门口的国君。

她认定了,那个仇人,就是我。

我吸了口气,这个灵魁,一生可够跌宕起伏的。

我接着就问:“你凭什么认定,我是恶人,他是好人——也许,当年给你鸡腿的那个人,才是我。”

她摇摇头:“我不会认错——他是好人!”

那是几百年前的事儿,我自然也拿不准,但我就想起来,她吸食灵物灵气的事情了。

难怪,她那么恨灵物,说他们对不起她。

“你跟我说说,”我接着问道:“他到底要滋生什么东西?”

灵魁犹豫了一下:“我只知道——他的一个东西被抢走了,只有万物灵气,才能重新生长回来,我当然要帮他,反正,那些灵物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具体滋生什么,他没说过,”说着,她的眼神担心了起来:“我没有说谎——你不要用雷打我!”

她不像是说谎。

我想了想:“你见过,九尾狐的玄天雷霆阵?”

“没见过,也听说过,”她答道:“九尾狐被三清老人封在了那个阵法里,谁不知道?他取了尾巴,也只能是从那里取——他亲口告诉我的,不会有假。”

那个阵法既然是三清老人拼了老命设下的,有多难开,可想而知。

“所以,你就感动的跟他结灵了?”

她梗着脖子:“这是他前世跟我的缘分,我心甘情愿。”

我就说,收买人心这一项,谁赶得上江辰?

只是——那个给鸡腿的,真的是他?

如果是他——在景朝,他又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?

“关于那个狐狸尾巴,你再跟我多说一点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话没说完,身后就是一阵咳嗽声。

这咳嗽声很耳熟。

程星河回头一看,当时就“卧槽”了一声:“七星,麻烦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