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93章 人龙角现

我回过了头,果然看见个熟悉的人。

汪疯子。

汪疯子斜倚在树上,微微一笑:“李北斗,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?”

废话,我还要找黄二白呢。

我答道:“汪先生,听说你被关禁闭了——跑这里来管闲事干什么?”

汪疯子的眉毛猛然一动。

我却早四下看了一圈,低声说道:“程狗,老亓,躲一边去。”

程狗低声说道:“他……”

表面是自己,可围墙后头,假山石后头,都是人,来者不善。

汪疯子露出个不计较的表情:“事分轻重缓急,抓贼,比禁闭要紧。”

“抓贼?”程星河幸灾乐祸:“天师府丢什么东西了?”

汪疯子盯着我:“那得问李先生啊!”

我一愣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汪疯子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东西,直接丢我怀里了。

是个金色的盒子。

我立马就明白了——这,就是“赃物?”

果然,汪疯子厉声说道:“李北斗,我师父好心好意给你天卜,你反而贼心不改,还偷了三清老人的东西,好大的胆子!”

“你偷了天师府的东西,现在,人赃并获,”汪疯子厉声说道:“给我抓!”

我简直想笑,好么,你跟江辰学会了是不是?

四面八方,一阵破风声呼啸而来。

不用砍——九星连珠网。

是打算趁我没走——来个强龙不压地头蛇。

七星龙泉出鞘,龙气炸起,奔着九星连珠网就劈了下去。

“咔”的一下,我立刻听出来了不对——这次的九星连珠网,跟之前的不一样。

上面好像多了什么东西。

卧槽——是龙虱子!

有备而来啊!

龙虱子被密密麻麻的固定在了九星连珠网上,这东西,不怕龙气,自然就把绳子给护住了,一下没劈开!

这一下没劈开,九星连珠网就重重的罩在了我身上。

我立马挣扎了起来,可挣扎不脱,程星河赶紧抽出了凤凰毛奔着这里抽:“一帮孙子,能用点新鲜的招数不?”

可程星河那边,也早被一帮人围住了。

老亓比较聪明,早把自己裹在了水母皮里消失了。

整个人头重脚轻,天地翻转,我被倒吊了起来。

汪疯子靠近,微微一笑:“你也有今天。”

我一笑:“你想怎么着?请直说。”

一看我竟然一点不害怕,还笑得出来,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里,他不由大怒:“这还用说——九尾狐的尾巴,凭什么让你带走?”

原来是为了这个。

我点了点头:“也是——这东西能力这么大,我拿着是不太好,就在我手里,你拿走吧。”

汪疯子一愣,没想到我能这么顺从,但孤傲如他,肯定是觉得我怕他了,嘴角一抬,伸出了手就抓住了我的手。

“你自己先伸的手。”我盯着他:“别后悔。”

汪疯子一怔,还没来得及皱眉头,忽然眼睛里,就有了惊怖之色。

我反手扣住了他的手,就用出了同气连枝。

一股子力道,顺畅无比的被我抓了过来。

这是右手。

阿四,我给你报仇。

汪疯子愣了没有半秒,反应过来,立刻就要把手给缩回去。

可来不及了。

右手打开,吸的酣畅淋漓。

汪疯子脸色越来越难看,面子也顾不上上:“快来人,给我把他……”

那些人一听,也知道事情不对,所有人全往这里跑过来,想把汪疯子拉开,可拉上汪疯子,就没有得好的。

这就是武先生的行气。

刚劲威猛,别有一番致趣。

汪疯子毕竟是汪疯子,回头大骂了一声蠢材:“打我的手!”

就他平时的脾气,谁敢?

最后,还是他自己,一只手打在了自己的右臂上。

那一大群人应声而倒,我顺势带着网子退开,一道凤凰毛打过来,网子被劈开,我被程星河给拽出来了,而网子跟活了一样——一下罩在了他们一行人身上。

亓俊干的。

汪疯子脸色煞白,死死盯着我:“旁门左道……”

你做的事情,不也一样不是正路?

正道和我们歪门邪道,到底是差在哪里?

我对他笑:“我走都要走了,你还给个饯别礼物——太客气了,下次来厌胜,我请你吃烤火洞螈。”

汪疯子恨不得扑出来杀了我,可惜这是他们的九星连珠网,有多厉害,他比我清楚:“快来人,给我解开!”

一大帮人涌了过去,可盯着我,跟看洪水猛兽一样,没一个敢靠近的。

我一看,就施施然带着程星河和灵魁,昂首挺胸穿过小门,奔着黄二白那走——这地方,还是尽快离开吧,都他娘是是非。

程星河别提多高兴了:“解气!七星,你吸了他多少?”

“五成左右。”

“五成?”程星河更高兴了:“这可是第一武先生的五成,你真他娘是出息了!”

他以后,不再是第一武先生了。

我就说,看着汪疯子就要倒霉,没想到,是撞在了我手上。

可这一瞬,我忽然就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特别渴。

可是——不是要喝水的那种渴。

我想要的,是另一种东西。

“七星,你怎么了,脸怎么这么红?”程星河偏头看着我:“兴奋的?”

我甩了甩头:“没事。可能刚才气吸多了……”

也怪,之前怎么没有过这个感觉?

说话间,已经到了黄二白的门口。

黄二白跟之前一样,还在院子里摆药材晒——是一条一条完整的大干蜥蜴,直直愣愣十分骇人。

一边晒一边还打电话:“桂芳啊,你今天提前在广场上等着我,我早点去——你千万别跟老林头跳,他那条腿有风湿,踩了你怎么办?”

黄二白正打着电话,一抬头看见我,手上一条大干蜥蜴直接被掰断,他当时就嚎了一声:“我的仙龙肉干啊!你个灾星!啊,不是,桂芳,我不是说你……喂,喂?”

黄二白放下电话和蜥蜴干,欲哭无泪,十分悲愤。

这事儿不能赖我。

我就把来意说了一遍,黄二白还想骂我,一听白藿香出事儿,表情立马警惕了起来,赶紧上里面大包小包的拿了好些东西:“你说照顾好她——她跟着你,吃了多少苦了?”

我也挺过意不去的,结果刚要说话,黄二白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下巴。

程星河还以为他要给我嘴里塞个伸腿瞪眼丸什么的,连忙劝阻:“他就是个扫把星体质,您别跟他过意不去,看我的面子!”

你有个屁面子。

而黄二白跟赶苍蝇一样,把程星河赶开,死死盯着的,是我的额头。

那个,旧伤疤?

他抬起手摸了摸,喃喃的就说道:“怪了……”

我立马问道:“这伤疤怎么了?”

程星河插嘴:“是不是致癌?”

“致个屁,”他伸手摸了半天:“这不是人身上能长出来的东西,没错,可不对……”

我一抬手,也摸出来了。

这个东西,怎么似乎,比之前更隆起了一些?

自从暴露出来了之后,还会——慢慢生长?

“那这是什么东西能长出来的?”

“人龙……”

人龙?

但黄二白一出口,就跟说漏了嘴一样,立马把手给拿下来了:“阿弥陀佛,我刚才什么也没说……”

“你分明就说了!”

“人龙角现,天下大乱……”黄二白咬了咬咬:“传说是真的……”

正这个时候,外头来了一个人:“黄先生,可不得了了——这地方,闹了怪病,不少人都出事儿了!你可得想想办法!”

黄二白连忙从我身边挣扎开,一个劲儿去擦头顶的汗:“你说清楚点,什么怪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