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都1394章 垂涎欲滴

那人拿出了一叠照片,黄二白皱起眉头:“是怪——这是虚病。”

所谓实病,就是身体硬件真的出问题了,比如什么肝硬化啦哮喘之类,而虚病,一般是跟邪祟有关,好比丢魂,惊厥,撞客之类的。

黄二白一张一张看完了照片,低声说道:“有点麻烦……”

接着他忽然抬头看我,眼神惊疑不定:“难道,跟你有关系?”

是经常被骂扫把星,可人家生病也往我身上牵扯,我是瘟神吗?

程星河来了兴趣,就想看看,一看就差点吐出来:“这他娘什么病……”

黄二白二话没说,就把自己的家伙背上了,要跟那些人出去,但是一寻思,跟想起来什么似得:“你跟我一起去!”

“我?”

天师府这么多能人,我去合适吗?

果然,传话的人也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。

黄二白没看出来:“这事儿要是弄好,没准对你有利,你真不去?”

我摇摇头:“那也是命里注定跟我没缘分——我得弄了药去看白藿香和哑巴兰。”

现在,没什么事儿,比他们俩要紧。

那个传话的如蒙大赦,眼看着黄二白还想说话,赶紧就把黄二白拽走了:“这前面好多天师等着您呢,您可别耽误了。”

“哎,对了,杜蘅芷……”

杜蘅芷因为天师府派系斗争,现如今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黄二白已经被拉出去了老远,摆了摆手:“西派继承人,不用你操心。”

也是,有杜大先生呢。

我们回过头,就往外走。

亓俊拿出来看了半天,一个劲儿的估价那些药材值多少钱,程星河一问,就拍大腿:“这玩意儿能买俩金藿香金巴兰了,人别救了,卖药算了。”

算你大爷。

这会儿一个人正呼哧呼哧的跑了过来,正听见了程星河这话,立刻暴跳如雷:“程狗,你放什么屁?”

乌鸡。

乌鸡之前一直留在了三清老人那,一听程星河这话急了眼:“白医生出点什么事儿,我宰了你。”

程星河唰的一下把凤凰毛抽出来了:“你试试——跟他娘汪疯子没本事,跟我有能耐,欺软怕硬,你们何家真传啊?”

我说你们吃撑了窝里横?程星河一张嘴没正行,跟他认真犯不上,接着就问乌鸡追上来干啥。

乌鸡喘了口气:“我是觉得有件事儿挺在意的,赶过来给师父报信儿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乌鸡四下里看了看,这才压低了声音:“齐雁和。”

他怎么了?

“之前你们从三清老人那离开,我看见齐雁和和汪疯子正偷偷摸摸商量什么呢。”乌鸡说道:“后来,汪先生气势汹汹就走了,我知道不对,就追过去了,刚才又看见,汪疯子跟你为难,齐雁和就躲在假山后面看。”

我皱起眉头——我说汪疯子怎么跟疯了一样,是齐雁和挑拨的?

可我跟汪疯子打起来,对他什么好处?

我想起来了齐雁和的身份——他也跟屠神使者有关,他的目的,到底是什么?

“反正,师父你小心点。”乌鸡低声说道:“那个齐先生不太对劲儿,天师府内乱,不知道是巧还是怎么回事,就是他来了之后才发生的。”

我点了点头说记住了。

乌鸡高兴了起来:“能给师父帮上忙就太好了!”

但兴奋了一会儿又担心了起来:“白医生那边……”

“你放心吧,我求了黄二白了。”

现如今,江辰终于是被扣在了天师府了,可以后呢?

他身后的屠神使者,会做什么?

他们要杀潇湘,不会这么简单就撒手的——得赶紧把潇湘的身体补回来。

要是能再找到多一点的迷神就好了。

可迷神是何其稀少的存在,上哪儿找呢?

一路往外走,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旧伤疤——这东西,似乎越来越大了。

金毛在我脚下撒欢,盯着我的头,似乎也是越发垂涎欲滴。

角?

我接着问:“对了,首席天师呢?”

这次事情惊动了三清老人,他不至于不知道,但是没露面,有点奇怪。

乌鸡摇摇头:“首席天师去处理一件大事儿了——那件大事儿的严重程度,仅次于四相局。”

难怪他没在,这个时候,能忙什么呢?

后来才知道,跟荣爷爷说的那个“大事儿”,是同一件事儿。

到了大门前面,所有天师看着我的眼神,都别提多防范了,似乎盼着我们这一走,再也不回来了。

我让人鄙视惯了,早不在意了。

跟乌鸡告别,我一回头,就看见一个人远远站在了一丛黄花斛木后面,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,闪身不见了。

是齐雁和。

上了车往回走,程星河一直在走神。

我问他想什么呢?齐雁和?

他皱起眉头:“父子连心,真是没错——那小子怪啊!”

他这趟出现,好像,就是要把这一潭水,搅动的更混一些。

不过——也许,同时也是一个机会。

一个解开屠神使者,还有潇湘被贬谪之迷的机会。

我有种感觉,也许,这一团乱麻,终于要有个头绪了。

到了县医院,我们倒是也算熟悉——毕竟处理尸油小鬼事件的时候来过一趟,赤玲她爹就是死在这里的,老头儿在这住院时间也不短,一回来跟回家似得。

不过这一进来,就闻出来,县医院的味道不对。

平时,是淡淡的消毒水味道,可今天,裹挟着一股奇怪的腥臭气息。

程星河一歪脑袋就想吐:“卧槽,县医院厕所堵了没人捅是吗?”

金毛抬起头,却精神抖擞,似乎对这个味道有点兴趣。

我也知道,这是一股子腥臭气息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然觉得心旷神怡,别提多舒服了,恨不得多闻几下。

“这是血肉的腥气。”

程星河抬头看我,有几分意外:“你——怎么闻出来的?”

亓俊看着我,眼神也有些变化。

我也不知道,但是,之前那种口渴的感觉,再一次出现了。

我觉出自己喉结滚动了一下,仿佛——对这个气息,垂涎欲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