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9章 有夫妻相

这下老白可吃惊不小,人鬼情未了这种事儿,老白也只在电视里看过,还觉得这也太扯了点,人怎么能跟异类有感情?老白自己当鬼医这么多年,也没少给长毛的东西看过邪病,虽然里面也有好看的,但老白一旦知道它们的身份,是一定要保持距离的。

于是老白就想把绣花鞋还给她,表示自己没那个心。

可女尸一看绣花鞋给送回来了,表情就变了——连连给老白磕头,像是恳求老白别不要她。

老白这就想起来了——在古代,你拿了人家定情信物,就是要跟人家厮守终身,可退回定情信物,那跟要休了她差不多,这是奇耻大辱。

清朝的时候,甚至有女人因为这耻辱上吊,还被刻在贞节牌坊上流传百年。

老白一下就尴尬了,这时他就发现女尸伺候他的时候,一条胳膊不对,脱臼了。

人死了,其实是感觉不出疼来的,所以行尸总给人一种刀枪不入的感觉。

老白家里有祖训,他们家不管什么玩意儿的病都给看,于是他就跟给老虎治病的孙思邈一样,把这个行尸的胳膊给接回去了。

而那个行尸现在已经成了飞殭,虽然不能说话,但是有了人的意识,竟然能跟老白躬身道谢,看意思更是认定老白了。

老白也是有点常识的,知道穿嫁衣下葬的女尸不常见,就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,知道了女尸的身份之后,老白气的连连跺脚骂畜生。

原来这个女尸闺名叫婵娟,生前生活在这座山上,家里务农。

古代穷人自己没地,租种富人的地,每年都要给富人交粮,富人每年也会定期到自家地里看看,这叫“采青”。

这一年采青的时候,那个富人看中了来唱戏助兴的婵娟,要把婵娟娶过去做妾。

可富人以凶虐出名,之前几个妾都被活活折磨死了——有投井的,有上吊的,婵娟爹妈也怕孩子进火坑,就让婵娟偷着跑,结果被一个邻居告密,富人赶来抓回了她。

富人当着她的面,拿刀子割她爹的肉,问她愿意不愿意?

她爹求他放过女儿,富人手起刀落,就把她爹腿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了,说你什么时候答应,我什么时候放了你爹。

她爹咬牙也不让女儿从命,流血过多死了,富人又拿了烧红的烙铁,要烙她妈,她妈哭喊求饶,让女儿从了,不然就是不孝,要天打雷劈的。

婵娟自己也忍不住了,叩头就答应了。

富人挺高兴,到了日子,派了花轿来接婵娟,谁知道从山上下来,正碰上了山匪。

山匪冲散迎亲队伍,劫了花轿,杀了轿夫,抓了新娘子,婵娟磕头,求山匪饶了自己。

听了婵娟的事情,连山匪也动了恻隐之心,就把婵娟给清清白白放回去了。

婵娟逃回老家,母亲哭着说你爹就是被你害死的,你回来干什么,还想连我也害死?你要是不回到富人那给人家做妾,我也会被你逼死的,你就看在我生你养你的份儿上,上夫家去吧,当放你娘一命。

那个时代的女人跟现在不一样,没有家是活不下去的,她只好自己去了富人家。

但这一下不要紧——富人当时就觉得受了奇耻大辱,自己的妾还没玩儿,倒是让山匪给玩儿了,传出去自己戴了绿帽,说出去多不好听。

于是富人假意夸奖她,其实把她勒死了——在被麻绳勒死的时候,她看见富人下颌上,有三个黑痣。

富人对外就说新娶的夫人贞洁,为了抵抗山匪,宁死不从,甚至还给她请了个贞节牌坊,光耀门楣。

其实连嫁衣也没给她换,直接扔进了棺材里。

婵娟她妈听说了之后,这才知道自己害了女儿一命,终于良心发现,赶过去灵堂大闹,让官老爷给个说法,可是官商勾结,他妈被砍死在了女儿棺材前面,对外说是思女心切而亡。

这婵娟死的本来就含怨,这下子亲人血溅灵堂,一下惊了尸,富人吓的跑了出去,找了个武先生来压她。

武先生用镇魂楔钉住了她手脚咽喉,又放了一些珍宝镇棺材,意思是让她安息,赶紧就埋在了山上。

她就在这个山上,躺了很长时候,怨气越来越大,可被镇魂楔钉着,她出也出不来,直到马大柱子把她的镇魂楔薅了下来。

她睁开了眼睛,发现绣鞋没有了。

而马大柱子第二次前来,拿上次没拿的了的珍宝。

她自然跟在了马大柱子身后,去了他家。

可她怎么也找不到那双绣鞋——这在古代女人来说,人家拿走了定情信物,你愿意的话两个人就在一起,不愿意,不管用什么法子,也得把绣鞋给拿回来。

所以,她在马大柱子家找了好几天。

马大柱子本来并不知道,后来听说了,知道自己是被女尸缠上了,就打听到了一个偏方——用沾满了狗血的木棍打行尸,就能收服行尸。

于是马大柱子埋伏在了屋里,就对她下了手。

婵娟猝不及防被打中,躺在了地上,马大柱子见她美貌,又动了邪心,可这一下,婵娟就发现了,马大柱子的下颌上,有三颗黑痣。

就跟那个富人一模一样。

婵娟知道,这是老天爷给她的机会。

她恨不得把富人的肉一口一口全咬下来。

可马大柱子的爹见状,就算已经偏瘫,也拼了老命前来保护儿子。

婵娟还看出来了,马大柱子他爹,竟然就是当年那个告密的邻居。

她可算解了恨。

马大柱子父子被咬死,她继续找鞋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

天亮了之后,她只得回到了墓穴之中,谁知道老白从天而降,身上正带着那双红绣鞋。

婵娟立刻就认出来——这个老白不是别人,竟然是当年放了她的那个山匪。

她生前就感念山匪的恩德,没想到山匪竟然带着绣鞋前来“提亲”。婵娟别提多高兴了。

她想跟这个人厮守终生。

老白知道自己跟她竟然还有这种前世纠葛,更是感叹——天命注定,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,就算当年没成,总有一天报应也会来。

这下,他对这个婵娟更怜惜了,竟然舍不得回去找白藿香——当年君王为了美人连早朝都不上,他这点也不算什么。

原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,说白了也挺狗血的,可又让人感觉,冥冥之中,老天把一切都安排好了。

白藿香她娘死得早,她爹本来就当了很长时间老光棍,这下还真找到伴侣了。

说到了这里,老白就十分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藿香啊,你爹岁数也大了,这一辈子积德行善的事情,也干了不少,咱们白家,以后就交给你传承了。”

白藿香可能真是有点面瘫,听见这种事儿也是面不改色的,只是看向了那个女尸,竟然还点了点头。

接着,站起来就走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女的还真洒脱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

没成想,老白一下站了起来,竟然看向了我:“后生,你还没结婚吧?”

我一愣,下意识就点了点头。

而老白一下就高兴了起来:“你跟我家藿香挺有夫妻相的,要不,你们俩处一处?”

“啥?”

“爹!”白藿香猛的回过头,死死的瞪着他爹:“你岁数大了,胡说八道什么?”

老白连忙说道:“是真的,这小子刚才来救我,我就看出来了,有胆气,有本事,带着仁心,你要是跟这样的后生在一起,我满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