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396章 茹毛饮血

这么多?

身后一阵熟悉的草药气息:“我看看。”

白藿香?

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

白藿香看了一遍之后,皱起了眉头:“你能不能带我看看病人?”

小护士犹豫了一下:“可你的身体……”

白藿香原地转了一圈。

小护士寻思了一下,大概因为得到了程星河的微信号,心情大好,立马对我们一歪下巴:“走。”

白藿香点头,可一迈步,脚底下就是一软——躺的时间太长了。

我扶住了,就把她背身上了。

白藿香一开始僵了一下,但很快,就老老实实趴在了我背上。

那个小护士捧着脸发出土拨鼠一样的尖叫:“男友力max……”

“不是男友。”

那些灵物就更别提了:“亲一个,亲一个!”

“别起哄,咱们还是好朋友。”

那些灵物赶紧不吭声了。

下面一层,就是那些怪病患者所在的地方。

那一层的血腥味更重了。

程星河他们都去要口罩,我却舍不得戴上。

这个味道,真好闻。

这一下,白藿香也觉出来有点不对了,仔细的看了我一眼,可还没看出什么来,前面就是一声惨叫。

“俺日你奶奶,俺不活哩!”

小护士赶紧过去了:“清创呢!”

原来,为了让伤口愈合,要清理伤口上促进愈合的药,这个过程很痛苦,一个男的正在来回翻滚,好几个人摁不住。

看清楚了那个人身上的伤,我就皱起了眉头。

那伤口,好像生生从骨头上削下来的一样。

就连灵魁,那满是伤痕的脸上,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。

程星河忍着恶心:“好么,不知道的,以为受了鱼鳞剐了。”

是很像。

但是我一眼就看见,那些伤口上,藏着一种很奇怪的气。

我不认识这种气,跟秽气很像,却不是秽气。

这其实乍一看,跟之前江辰他奶奶得的虚病差不离——江辰他奶奶,是被邪祟一口一口给咬了,算是有因果。

这地方不光这一个病房有了这种病人,整个走廊,都是那种绝望的惨叫声——给人一种感觉,简直跟到了十八层地狱里一样。

走廊里有年迈的父母,有年幼的小孩儿,都焦急的看着病房里的人,默默捏泪,愁云惨雾。

这么多人同时得这种怪病,就不是江辰他奶奶这么简单了。

一个中年妇人在外头盯着那个大汉,心疼的直哭,一把抓住了小护士:“救救俺男人,救救俺男人!俺家上有老下有小,就靠着他一个顶梁柱!”

小护士连忙说道:“我们——肯定尽力。你也好好想想,你男人这一阵子,到底接触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了。”

中年妇人急得团团转:“俺男人天天就是上工下工,吃饭睡觉,也没接触什么东西啊!”

程星河立马问道:“得罪什么人没有?”

中年妇人摇头:“俺们是从外地来的,在这里都不认得几个人,没有得罪过!”

那就怪了,这是什么邪祟造成的?

我回头就看向了那些灵物:“你们知道吗?”

那些灵物也摇头:“没见过,恩公想知道,我们去查!”

说着,哗啦一声,嘴作鸟兽散,来去匆匆。

里头的医生也给他们缓解疼痛的药物了,可药物貌似并不管用,惨叫声还是不绝于耳。

白藿香从我身上下来,推门就进去了。

小护士吓了一跳,就要拦着:“你进去干什么?”

屋里的医生也有些意外,让她出去,可她手里不知道哪里就出来了几根银针,面无表情就扎下去了。

那些医生都吓了一跳,估计以为白藿香脑子有什么问题出来报复社会,刚想把白藿香推出去,那个大汉忽然不叫了:“咦?二姥姥的,不疼哩!”

这一下,把所有的医生全给镇住了!

其中一个岁数大的刚才一直没做声,这会儿看清楚了银针扎的位置,就吸了一口凉气:“高明——你是鬼医?”

白藿香点了点头。

我现在也能看出来,在她扎针的位置,一丝一丝的怪气,就往外冒了出来。

这一瞬间,走廊里的病人家属全挤过来了,看清楚了之后,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:“201有个活神仙,能治!”

“真的?”

好几个小孩儿挤了过来:“救救我爸爸!求求你!”

还有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,拼了老命,从年轻人胳膊下面往里挤,嘶声大喊:“救救我儿子——只要让我儿子少受点罪,你让我得病,让我得病!”

“还有我,求你救救我老公,多少钱都行,我卖房卖车!”

看着,让人心里不是滋味。

白藿香装出了很凶的样子:“排队!”

可她嘴上是凶,手早把那几个岁数大的和小孩儿给扶起来了。

她的身体,也才刚好起来:“你注意点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

按理说,做她这一行的,不是早该麻木了吗?她的心,还是那么柔软。

还是那句医者父母心。

那些人感恩戴德,几乎要给我们跪下。

而这个时候,又有几个人跪在了我们面前,对看了一眼,忽然啪啪啪的自抽嘴巴。

这倒是把我给吓一跳,这一看,好么,这不刚才那个挺凶的秃子吗?

他们身上伤痕累累,好多爪子挠过,牙齿咬啮过的痕迹。

是让灵物们给整治的。

“我们,我们有眼不识金镶玉,不知道你们能救人。”那个秃子的嘴都打肿了,说话也十分含糊:“我求求你,救救我二哥,怎么拿我们出气都行!”

好勇斗狠的倒是挺讲义气。

我就说道:“那你们先想想——你们大哥得罪过谁,或者,有过什么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?”

那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寻思了起来:“得罪的人那是太多了,我们也数不过来啊!可,可这些人都得了这个病,我们的仇家,也没这么大本事啊!”

那个秃子一摸脑袋:“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——哎,那我二哥的饮食习惯算吗?”

“饮食习惯?”我来了兴趣:“什么饮食习惯?”

“我二哥嘴馋,喜欢吃活物,说大补。”秃子连忙说道:“比如,热鸽子血啊,热狍子血什么的,专门上农场拉个口子就喝!”

程星河都听愣了,拿出一袋灯影牛肉丝嚼吧了起来:“卧槽,什么年代了,还有这么茹毛饮血的,他们家祖籍蓝田还是元谋啊?刚学会直立行走吧?”

亓俊也跟着犯恶心。

可我却听到,自己咽口水的声音。

热血,会有多甘美?跟琼浆玉露一样……

但我立马觉出一阵毛骨悚然来——不是,我为什么会想要热血?

“不光如此,”那个秃子连忙说道:“老二他最近,好像还吃了个怪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