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98章 清净菩萨

而这个时候,我又闻到了那个特别馥郁的香甜气息,血腥味儿……

有个灵物正在闲聊:“哎,你怎么受伤了?”

“别提了,出去被个车碾了一下,现如今马路上好些横冲直撞的,防不胜防,不比以前了。”

“哎,恩公,你在干什么?”

这话一下把我激清醒了,我这才发现,自己又凑到了那个灵物的伤口前面,而那个灵物浑身的毛,全支棱起来了。

其他灵物,也是一样。

出于本能,它们对捕猎者的恐惧。

我立马抬起了头,又灌下了一大口冰红茶:“没事没事,我就是,看看伤势……”

“也对,”那些灵物没心没肺就笑:“恩公又不会把咱们怎么样,怕个屁。”

“对,恩公,是自己人。”

要是他们知道我这个欲望……

我跟他们道谢,就看出来,一些个大的灵物没什么,一些能力较低,刚勉强变成人形,模样寒酸的小灵物,盯着我身后超市里琳琅满目的零食,都露出了几分渴慕的表情:“那玩意儿好吃吗?”

“不知道,人反正都吃。”

“等我能耐了,我也弄点尝尝。”

“我看这一二十年还有点悬。”

我会意——他们本事还没那么大,没法随便得到人的东西,就转身进去,买了好多零食,分给它们吃了。

他们一看见那些旺旺大礼包,牛肉干奶片,简直欢呼雀跃,围上去就争抢了起来。

灵物的快乐,还挺简单的。

我刚想笑,一个手搁在了我肩膀上。

程星河和老亓。

程星河盯着我:“七星。你好像有点不大对于劲儿啊。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果然,他看出来了。

“要不我带你去找二十六号技师。”

“技你大爷。”

“你怎么不识好歹呢?上次Maria姐可说了——这次免费陪你。”

“陪你吧。”

“小哥,你不用客气的呀!”这会儿,一个妖娆娇嗲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老娘这辈子说话算数,这不是,专程来找你了嘛。”

一双腻白的胳膊,就跟两条活蛇一样缠在了我脖子上。

好么,Maria姐真来了——当然,现如今容貌十分娇美,一双雪白大腿别提多勾人了,跟现出原形时那个鸡皮鹤发的模样截然不同。

只是,她身上,隐隐约约,有一种奇怪的腥气,本来被各种化妆品的香气掩盖的不着痕迹,可我偏偏就能闻出来。

奇怪,我现在鼻子也变灵敏了吗?

这个味道,对我来说,就跟糖醋带鱼的酱汁味儿一样,特别勾人胃口……

说着,Maria姐就把我往后勾:“看你那天跟雷祖结灵,我就知道,是个棒小伙子,别的方面,肯定也是万马奔腾……”

没那么多马。

我连忙说道:“好意心领……”可说着,我喉结又是一滚,Maria姐终于看出来了,松开了手,眨了眨眼睛:“小哥,你是不是——食欲反常,想吃其他的东西?”

我一愣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Maria姐立马松开我,指着我的眼睛。

没等我反应过来,程星河就跟给苞米剥皮一样扒开了的我眼睛:“诶呀我操……”

我心里倏然一紧:“怎么了?”

眼睛是心灵之窗,一点错没有,人的眼睛其实能看出很多身体状况——瞳孔有竖线,是中蛊,眼白有黑条,那是中邪!

程星河拿手机拍了一下:“你自己看看。”

我一看照片,顿时也皱起了眉头。

他妈的——我的眼白上,赫然也出现了一个条纹。

中邪?

可是,那跟一般中邪的颜色不一样——是赤红色的。

程星河骂道:“好家伙,敢往吃阴阳饭的身上撞,这是毛贼摸进衙门里——自投罗网!”

说着,就把鞋脱下来看,要抽我的脑袋。

这是最简单的驱邪法——鞋底子打脑袋,能把邪祟从七窍之中给抽出来。

可我一把挡住他:“你说,能跑到了我身上来的东西,是鞋底子能打掉的吗?”

我看这货就是趁机想打我一下。

程星河被我识破,悻悻的把鞋拿回去:“那不试怎么知道,也兴许这东西就怕你爹的鞋。”

Maria姐连忙把程星河推走,那个戴着翡翠戒指的手一个劲儿在鼻子前面扇风:“赶紧穿上,怪臭的,老娘都怕。”

灵魁露出个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接着,Maria姐到了我身边:“小哥,你身上,好像多了什么东西——怕是能开血盆大口的那种,你们能治吗?”

按理说,我们正是专业人士。

可这东西既然能钻到了我身上,自然是比我厉害的——而我们这一帮人里,主要负责干苦力的,也就是我自己了。

正是医者不自医。

Maria姐连忙说道:“既然这样,我给你介绍一下,你们知道清净菩萨吗?”

我和程星河对看一眼:“不认识。”

是个神祇?那估摸这是个野神之类的,名不见经传。

Maria姐把个大腿拍的啪啪响:“那就是了,去找那个清净菩萨去,她老人家一高兴,保准就把你给看好了。”

原来,这个清净菩萨的能力,跟名字一样,专门能净化秽气,祛除邪气,而且,对三界众生一视同仁,不管你是忘川野鬼,还是迷途小怪,有求必应。

一想到我们自己就是干这行的,结果自己遇上事儿不说,还得去求神拜佛,实在是有点尴尬。

不过现在确实是渡人不渡己,也只能过去看看了。

我问清楚了Maria姐清净庵的地址,就记住了:“眼下这件事儿处理完了,我一准过去。”

Maria姐十分吃惊:“你不顾着自己的身体,还去管那些非亲非故的……”

我们这一行,管的就是那些非亲非故的。

那些人正在饱受折磨,我现今问题不大,事情分轻重缓急,看感冒的总得先让着看急诊的。

Maria姐十分感动:“就这个高风亮节,什么也别说了,等你治好了,就来找老娘,老娘免费陪你三次!”

真的大可不必。

而Maria姐接着就跟亓俊伸出了手。

亓俊知道什么意思,连忙昂后推:“哎,我还想起来了,我们家还吊着高汤呢!”

出来这么长时间,还吊着高汤,你们家还在吗?

Maria姐立马追了上去:“你把水母皮还给我!”

“找程星河!”

程星河刚要露出侥幸的表情,就变了脸:“老亓你这个叛徒!”

Maria姐回头就看着程星河,程星河眼珠子一转,对着Maria姐就咬了咬耳朵。

水母皮都揪成那样了,Maria姐未必能善罢甘休。

但没想到,Maria姐一听,顿时喜形于色:“那行,就这么定了!”

“君子一言,快马一鞭!”

Maria姐这才跟我抛了个媚眼,妖娆的走了。

程星河拍了拍胸脯子:“水母皮是咱们的了。”

我也来了兴趣:“你跟她说啥了?”

程星河压低了声音:“她喜欢你血统好,我让你跟她生个孩子,什么时候生出来什么时候算。”

这把我给气的,对着他就是一脚,生你大爷!

程星河连忙躲开:“你不是急着救人吗?先捡着要紧的做!”

说话间,我们俩肚子同时叫唤了起来。

程星河一拍大腿:“磨刀不误砍柴工,咱们先找个吃饭的地方。”

说着,拿出了手机打开美团:“这家烤肉店评分挺高。“

我本来哪怕饿,都没什么食欲,但是一听到了烤肉,顿时就咽了一下口水。

血,肉……

”哎,也巧——在蝴蝶桥呢!”

蝴蝶桥?

确实巧——那个清净庵,就在蝴蝶桥。

白藿香忙着救人,走不开,老亓畏罪潜逃,我们俩就开车奔着蝴蝶桥去了。

当时也没想到,这一去,还真去着了——可能这就是冥冥之中老天的注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