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401章 善恶地宫

我立马跟程星河往那个方向过去了。

我们一走的时候,还听见那几个摊贩嘀咕了一句:“今天找那个老婆子的还挺多,她欠人家高利贷了吧?”

我和程星河都以为他们说的是黄二白他们,也就没多想。

估摸着,黄二白一句去追那个老婆子了,我们也看看,老婆子到底何方神圣。

灵魁却四下里看了看,眼神不太对劲儿。

我问她看见什么了?

可灵魁摇摇头不说,我却看见了她眼底下的喜色。

奇怪,她能为什么事儿高兴?

我们一路顺着角落往里走,越走那个位置的腥气就越重,我好几次停下脚步,忍不住就想抓一些附近的生肉来吃,程星河觉察出来,掐了我好几次,眼神越来越忧虑了:“这样不行,黄二白他们处理好了,爹马上带你去找清净菩萨。”

要是能这么顺利就好了。

不过那附近也没看见灰衣服的老婆子,程星河怕我在这个地方闻腥气时间长了,别出什么幺蛾子,一心速战速决,就把我摁下了,在个角落里面拿了两根贡香,放了一把酸梅。

要问问这里的死人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一个影子就试试探探的来了,蹲在了贡香旁边一个劲儿流口水。

虽然没有程星河的二郎眼看的清楚,可我也能看出来,那个人衣衫褴褛,可手上还拎着一个精致的鸟笼子。

程星河对着酸梅做出了个“请”的姿势,那个影子别提多高兴了,大口满塞的就吃了起来:“几位爷吉祥,客气了,本地有什么事儿,只管问咱常五!”

这死人大拇指上有个成色不怎么好的扳指,好像是个破落贵族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:“原来是常五爷,我们是来打听一个一身灰的老婆子的。”

那影子一听被人称为“爷”,别提多高兴了:“讲究,多少年没人这么喊过咱了——一身灰的……”

说着,他皱起了眉头来:“几位爷找她?可不瞒几位爷说——那可不是善茬!”

程星河一乐:“我们也不是善男信女。”

“得类,几位爷是艺高人胆大,那咱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——那个老婆子,咱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,突然上这地方传经布道,哎,你们说,她自己不人不鬼的,怎么还有心情给人传经布道?”

灵魁忍不住说道:“自然是个少见的善人了。”

她翻了我们一眼,意思是我们是常见的恶人。

常五嘿嘿一笑,摆了摆手:“哎,话不是这么说的,那老婆子不简单——几位能防着,就防着点,别去自找晦气。”

“不人不鬼?”我皱起眉头:“你也不知道她什么来路?”

“她心虚,都捂着,看不到呀。”常五爷说着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一拍鸟笼:“不过几位爷小心点,今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好几拨人都盯着她呢!还成了一抢手货了。”

跟刚才那几个摊贩说的一样,我来了兴趣:“都是什么人?”

“一个是背着药箱的老头儿,带着几个小年轻的,好像是吃官饭的,还有一个,咱就不认识了——没见过那种人。”

“什么特征?”

“不敢看啊——那个人怪的很,看他,抬不起头来。”

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心里就有了谱——能让死人不可逼视的,同行?

接着常五爷就告诉我们:“几位爷顺着小门往里,准能找到她——刚才那个背着药箱的已经去了,晚了,喝风都喝补上热乎的。”

说和,给我们指了个地方。

那个地方有个大缸,程星河把缸挪开,露出个比狗洞大不了多少的窟窿,一股子潮气,门口几个脚印,还是新鲜的。

应该就是黄二白他们留下的。

程星河嘀咕着:“好家伙,那个老婆子的元身,别跟灰百仓一家子吧?”

我们就跟常五爷道了个谢,转身钻进去了。

常五爷忙不迭的还礼,手里剩下几个酸梅舍不得吃,在手里抟着。

我看常五爷的鬼相,子女宫塌陷,肯定是没后人,不知道多少年没吃过供,随手就把程星河的酸梅摸了一把全给他留下了。

这一下常五爷眼睛一亮,别提多感动了:“爷是好人,好人一生平安!”

谢你吉言。

程星河抠抠梭梭的,伸手让我转酸梅的钱,被我一下打开。

钻进去,倒是舒服点了——没有外面那么大的腥气,那种吃肉喝血的欲望也就没那么大了,灌了几口冰可乐,舒服多了。

而且这地方说不上为什么,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,让人心情宁静了不少。

程星河在前面举起了手机,光一扫,我们就看见,这地方竟然还有不少壁画,真像是个什么宗教场所。

而内容也都是人跟动物和平相处,宣扬人心向善的,但是后头画风一转,好么,又是油锅又是叉子,是十八层地狱的内容,意思是恶有恶报。

那画风和颜料,肯定有一段年头了,估计还是个有文化价值的遗迹,不知道为什么,这么多年没被考古部门发现。

灵魁看着那些东西,也在出神。

程星河恨屋及乌,对灵魁没有好脸:“哟,您还会鉴赏呢?这哪朝哪代哪个大师的遗迹啊?”

灵魁没看程星河:“这东西,跟玄武局的很像。”

这话一出口,我们俩全愣住了:“这是景朝的东西?”

灵魁点了点头:“景朝的画工,画恶鬼,往往把耳朵画成残损的,飘带也是铁线勾描法,这就是。”

程星河一愣:“唷,还真会啊!”

灵魁冷冷的说道:“只不过是活的长,见得多罢了,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我还想仔细看看那个惩恶扬善图呢,忽然前面就是一阵响声,接着——一声惨叫!

听着,像是黄二白那边的人!

我们立马就跑过去了。

果然,到了地方,几个人摔在了地上,生人气奄奄,就黄二白自己坐在了地上,大声说道:“你别过来啊,我们天师府,有的是人……”

他面前,正是一个披着一身灰的人影!

那个人影盯着黄二白,一只手对着黄二白就要抓下去。

可一接触到了我们手底下的光,那个人影一晃,就不见了。

我立马奔着那个灰衣人的方向追,可这地方竟然交错纵横的,一时间没追上,程星河就喊:“别追了,老黄不好了!”

黄二白怒道:“你会不会说人话……哎呦……你把我的药箱拿来。”

程星河拿起手机光一照,药箱在远处被打翻了,给他拿过来,他心疼的直咂舌:“千年的琉璃草,百年的墨葵,造孽啊……”

他一边抱怨,一边取出个东西给自己抹了抹,抹完跟想起来什么似得:“哎,你不是说不来吗?是不是放心不下我?勉强算你们还有点人心。”

我把来意一说,程星河接口问道:“老黄,那到底什么来路?”

黄二白抿了抿嘴:“你说呢!”

程星河说我知道还问你,越老越叛逆,黄二白还要骂他,我这会儿已经往四处照了照:“不用问了——迷神。而且,可能,正是咱们要找的清净菩萨。”

程星河一愣:“清净菩萨?”

没错,这个地方,其实是个地宫。

就跟朱雀局的七苦塔一样,只有宗教建筑,底下才有地宫。

难怪我们找不到清净庵——清净庵已经被夷为平地,盖上了那个黑心肉作坊。

那个穿灰衣服传道的,估计里头的清净菩萨,也被逼成了迷神了。

程星河一下就急了:“清净菩萨变成了迷神,你的病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