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40章 邪气小村

白藿香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跟看癞蛤蟆似得:“爹,你别乱点鸳鸯谱了!”

白藿香说话我从来都不认同,就这一句,我是双手双脚的赞同。

于是我就说道:“我们这时间也挺紧急,这就要走了,您跟那个什么娟保重,咱们江湖路远,有缘再见。”

老白显然急了眼,还在我身后乱叫乱嚷,说你们俩在一起,我不要房不要车,彩礼也不要,孩子姓白就可以了——我就一个独生女,白家不能绝后啊!

可白藿香瞪了他一眼,他顿时就不敢嚷了,但还是压低了声音:“你舍得给他用肉守宫,爹寻思你是……”

肉守宫?就那个“瓜子”吗?

白藿香冷冷的转身:“不用你操心。”

我还以为白藿香只是看我不顺眼,没想到对她爹也冷的一视同仁。

说着,她跟着我们出了土洞,我一回头,倒是看见他爹还依依不舍的看着她,眼睛红了:“藿香,你保重啊!我就是……就是不放心你一个人跑江湖,想有个人照顾你……”

白藿香没回头,我眼角余光看见,她的眼睛里也带了几分水光,但是一错眼就不见了,搞得我疑心我是看错了。

程星河则直叹气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……”

谁说不是呢。

不过也有例外——比如我的父母。

他们现在在过什么日子,身边的人是谁?有没有——其他孩子承欢膝下?

算了,关我屁事。

白藿香跟我们一起下了山,一路无话,见到了罗教授,罗教授知道了之后,高兴了起来:“没想到老白到了这个岁数,桃花开了第二春了!”

说着又夸我们有本事,接着就问白藿香有什么打算,要是不嫌弃他岁数大,就跟他一起结伴行医。

白藿香想了想,说考虑考虑。

我跟他们告别,可白藿香一下叫住我:“李北斗。”

我回过头,有点难以置信:“你知道我名字?”

白藿香没正面回答,而是说道:“谢谢。”

她那张扑克脸上,竟然十分诚挚。

我一下愣了,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才回过神来:“啊,没事,你也帮我解了毒,我也得谢谢你。”

“还有。”白藿香盯着我的右手,很严肃的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你手上缠了邪物?”

她说的,是潇湘?

“邪物”这两个字搞得我心里很不舒服,语气也硬了下来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知道?”白藿香冷冷的说道:“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,你自己多保重。”

白藿香那个表情让人别提多不舒服了,跟看死人一样。

我正想问她那个眼神什么意思,忽然村子里人声鼎沸,都像是在看什么热闹,程星河爱看热闹,过去一看,脸色就变了,对着我们就跑了过来:“赶紧走!”

我一愣,顺着那个方向一看,就看见山坡下来了很多的黑色商务车。

那些商务车看着眼熟,一望气,我后心就凉了——那特么全是紫气,跟当初杜蘅芷带走张胜才的时候,一模一样!

天师府的来了……

哑巴兰也愣了:“他们……怎么知道咱们在这?”

天师府的,肯定有天师府的法子,我立马问程星河:“你车呢?”

程星河气的跺脚:“山下呢!”

要下山,只有一条路,可一下去,必定要跟天师府的打个照面。

白藿香看出来是什么情况了,忽然说道:“你们跟我过来。”

我连忙问:“你有主意?”

白藿香皱起眉头:“叫你们过来就过来。”

说着,纤细的身材奔着一丛黄花斛木过去了。

眼瞅着天师府要追上来了,我招手把程星河和哑巴兰带上,跟着白藿香就过去了。

过去一看,我倒是吃了一惊——那地方竟然有个小路。

白藿香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这是采药人才知道的路,你们从这里能直接下山。”

这下可真是救了命了,我跟她道了个谢,就从山路上往下跑,可白藿香添上了一句:“这几天,你什么时候改主意,什么时候找罗伯伯,我最近会跟他在一起。”

改主意?这话倒是把我说愣了,这什么意思?

可还没来得及问,已经能从层层叠叠的树叶子里,看到那些天师府的高界精英了——为了逮住我一个玄阶,规格可够高的。

我也来不及问她了,一路往下走,同时也有点放心——白藿香跟罗教授在一起,他爹可以放心了。

这条小路很隐蔽,所以也很崎岖,而上山容易下山难,我们三个走的这叫一个费劲儿,跌跌撞撞的下了山,滚了好几个跟头,灰头土脸找到了程星河的破别克,就一头钻了进去。

屁股刚碰到座位,就听见身后一阵叫声:“他们在这!”

从后视镜一望,原来这里也有天师府的伏兵。

这一惊非同小可,我和哑巴兰忙催程星河快开车,程星河也着急,可说也奇怪,这车竟然点不上火了。

一阵脚步声对着我们就赶过来了,打眼一看都是玄阶的亮蓝和地阶的碧绿,程星河脑门上绽了一头的冷汗,这时两个地阶四品已经追上来了,伸手搭在了车把手上,就要把门拽开,与此同时,破别克发出了一声咆哮,炮弹似得直接射出,把那两个地阶带的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。

好几辆黑色商务车也风驰电掣的追了上来,他们的车比我们的性能好得多,简直紧追不舍,好几次眼瞅咬上了,可程星河一会儿甩尾一会儿漂移,硬是把他们甩开,最后,在一个隧道成功甩掉了他们。

到了一个牛车都不爱走的土路上,把我们颠簸的跟跳跳糖似得,后面才彻底干净了。

哑巴兰回头看了看,表情别提多崇拜了:“程星河,你这技术在哪儿学的?”

“说出来吓死你。”程星河洋洋得意地说道:“QQ飞车。”

正这个时候,破别克的冷不丁就熄了火。

程星河十分心疼的摸了摸油表,说道:“刚才可真是委屈我的达令了,我得赶紧给她加点油——加满三百,七星,你出钱。”

说着,就在四处找加油站。

可这一看才看出来,这破地方也不知道是哪儿,满目荒凉,根本就没有加油站的影子。

哑巴兰赶紧开了手机导航,这一看直咧嘴:“坏了,哥,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没有加油站啊!”

哑巴兰拿起手机要找汽车救援,可程星河摁住了他的手:“你可消停会儿吧,再把天师府的招来怎么办?”

哑巴兰问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程星河则看向了我:“你说。”

好事儿你是不可能想着我的。

我寻思了寻思,就让哑巴兰看看,周围比较近的加油站在哪里,实在不行,咱们走着去买油。

哑巴兰一看,直咂舌:“哥,不近,15公里。”

30里地?这得走两个半小时吧?

程星河顿时泄了气,举起手说道:“我是走不了那么长时间了,要走你们俩走,我等着你们,顺带给我买点旺旺大礼包。”

说着就把驾驶座放平,自己躺下了。

我正想把他拖起来,可这个时候,哑巴兰忽然兴奋了起来:“哥,你看你看!”

我顺着哑巴兰指的位置一看,顿时也高兴了起来——这附近是没有什么加油站,但山坳另一侧,竟然出现了节次鳞比的房顶子,显然有个村!

这地方偏的鸟不拉屎,我连忙说道:“那咱们走过去看看——天师府一时间也追不过来,正好咱们过去休息一下,顺带研究研究那个八角盒。”

八角盒自从拿来了之后,一直还没来得及拆开。

哑巴兰连忙开了门,就要往那边走,而程星河抬了抬头,就皱起了眉头:“那个村,好像有点不对劲儿。”

他这么一说,我也望了望气,这一看不要紧,整个村子,竟然弥漫着一股子邪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