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07章 身上不对

天终于全亮了,这地方,什么都没剩下。

我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而这个时候,不少人冲着这里跑了过来:“卧槽,着火了!”

“我在这也有个摊子——完了……”

“完了就完了,反正是个烂尾的项目,又没人要你摊位费。”

是啊,这一把火,把那个黑市肉铺,烧了个干干净净。

有几个小孩儿也被大人抱来看热闹,其中一个小孩儿倒是不怕,相反,指着湛蓝的天空就笑:“那个阿姨飞了,飞了!骑着云!”

我立马回过头,头顶是极其灿烂的朝霞。

是有一片云彩,看上去,像是仙女飞天。

大人生怕孩子眼睛干净,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,立马大声呵斥:“放屁,你什么也没看到……”

我却过去,说道:“小妹妹,哥哥给你讲个故事……”

“叔叔!”

我眉头直跳,叫个哥哥少块肉还是怎么着?

“从前啊,这地方有一位仙人老婆婆,这里的人一有垃圾,就来求她——老婆婆,我的垃圾太多装不下了,你先帮我背着吧!老婆婆每次都点头,那到时候,你要来拿啊!每个人都点头,可到最后,全没有来。”

那些小孩子都被吸引住了:“那后来呢?”

“老婆婆扛那么多垃圾,多累啊!”

那些家长不由自主也来了兴趣。

“后来,老婆婆一个人扛着大家的垃圾,被压的站都站不起来……”

“那个老婆婆那么好,我可以替她拿一点!”

“我也可以!”

那些小孩儿争先恐后:“老婆婆在哪里呢?”

“好呀,你们都是好孩子,”我笑着说道:“她叫——清净菩萨,要是哪天看见了那个老婆婆,你们要说话算数呀!”

“那当然了,我们才不会跟那些说话不算数的人一样!”

“说话不算数,拉稀又跑肚!”

小孩子的笑容,干净又纯洁,跟朝阳下的露水一样。

你们能记住这个名字,那就太好啦!有了这个信仰,也许,那位清净菩萨有一天,还会回来。

我一动,觉出衣服里不知道什么时候,兜住了一块石头。

翻开,正面还是彩绘的壁画。

从地宫里掉下来的。

我郑重其事,就把那块石头,立在了地上:“这个地方,就是清净菩萨的家,不知道哪一天,你们就见到啦。”

那块石头上,微微的,有了一丝仙灵气。

几个孩子信仰的力量,像是一粒种子,发了芽。

一错眼,灵魁正在盯着我,看我的眼神更古怪了,但是一注意到了我看她,她立刻就把脸错过去了。

几个天师看着我,表情也都不太对劲——是想鄙夷,可忍不住,还是佩服。

黄二白喘了口气,盯着我说道:“这次,你得罪了屠神使者,可一定要小心点,还有啊,仙灵气的事儿。”

“仙灵气?”程星河比我还着急:“他不是弄到了仙灵气,能把身上的暴戾妖气给压住了吗?”

黄二白摇摇头:“你想得美!他身上的力量多大?那个清净菩萨的力量多大?是对等的吗?”

那肯定不是。

我身上的力量,强的可怕。

“还是的!”黄二白说道:“那个仙灵气,只够压制一段时间,你在这段时间之内,还要继续寻找仙灵气来压住那个气息,我看清净菩萨的仙灵气,压个十天半拉月就不错了。”

程星河更着急了:“那,有什么法子,能让他这个毛病根除?”“最简单的,就是把他那个气息取出来,”黄二白说道:“不过,那个气已经跟他有融合,要是取出来,拔出萝卜带出泥,对他的损伤也不小。”

“那个气息那么厉害,取出来也怪可惜的。”程星河接着说道:“还有其他法子吗?”

“那就是……”黄二白有些忧虑的说道:“你自己,比那个气息更强。”

以目前来说,我差的还太远了。

“咳咳……”这个时候,身后传来了一个咳嗽的声音:“大家都没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

齐雁和。

齐雁和看着我的眼神,看似平和,暗含锋锐——正假装不经意的在打量我。

好像——在看什么试验品一样。

那个眼神,让人浑身不舒服。

“没事,就赶紧回去吧,”齐雁和一笑:“首席天师回来了,可还有不少事儿,等着咱们去做呢!”

黄二白还挺高兴:“茂昌那小子回来了?那我得赶紧找他去——说好了,他给我带金花丸……”

“首席天师正等着您呢,”齐雁和还是那种事不关己的淡薄:“那个阵里厉害,他受伤不轻。”

黄二白一下愣住了:“受伤?”

他转身就要走,但这一转身,就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葫芦:“这是九转莲花的蕊晒的茶——你泡了,冰冻了喝,也能勉强帮你抵抗那个气息。”

我道了谢,黄二白急急慌慌又要走,还想说什么,连忙再次拍了脑袋一下,转头说道:“你回去了,让藿香给你检查一下身体,剩下的,她知道怎么做。”

说着,跌跌撞撞,跟着齐雁和就走了。

齐雁和对我们点头致意,施施然的走了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我总觉得,这小子不大正常——你说,他到底想干什么?”

好像,跟他自己说的一样,他只是来看热闹的。

没那么简单。

我回头跟程星河,迎着朝阳,就往县医院走。

靠在车窗上,太阳照的暖烘烘的,我不由自主就闭上眼睛,做了个梦。

一个大桥。

桥头站着好几个人。

那几个人有说有笑的,好像挺开心:“不让咱们来就不来了?”

“看不起谁呢?”

“就是,我倒是要看看,桥底下,到底有个什么东西。”

那几个人岁数都不大,也像是同行。

他们到了桥头,摆开了墨斗线,鲁班尺,点了黄纸,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。

做法驱邪?

可下一秒,一个东西倏然从桥底下出现,直接把那三个人拽了下去。

速度之快——那是那个人跌下去,半声惨叫才在桥下回荡了过来。

桥底下,有个很危险的东西。

我立马想往前看看,那到底是啥——心里一阵渴望。

就好像之前那种奇怪的本能——猎食动物对猎物的本能。

那个欲望,强烈的可怕。

可一只手直接推在了我脑袋上:“这么睡要感冒的。”

我打开了他的手:“好儿子真孝顺——要不你晚上给我洗洗脚吧,驱驱寒气。”

“滚。”

下了车,就看见里面的人喜气洋洋的,唷,这不都是之前那些病人家属吗?

他们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:“那个女医生自己还穿着病号服呢,看的是真准!长得也好看,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媳妇,做梦也笑醒了。”

“你说,她怎么没给自己看好了?”

“这你就没文化了,医者不自医嘛。”

看来,清净菩萨这一走,他们的疮口也好了。

这个时候,我就想起来了——那些疮口奇怪的符号,单看着没什么意义,但是组合在一起,就猜出来了,像是汉字的部首。

“口”“又”“力”“人”“羊”,估摸着,是“劝人向善”。

果然,进到了医院里,那些病人陆陆续续都好转起来了,白藿香病房里,跟个快递点似得,几乎全是包裹。

程星河可高兴了,过去就要拆包裹,结果被那个小护士给拦截了:“小哥哥,见到你之后我想成为一种人。”

程星河看到一个写着“德州扒鸡”的包装袋,早就急不可耐了:“什么人?”

小护士含羞带怯:“你的人。”

哑巴兰和苏寻全笑了。

这个岁月静好的感觉,真好。

这个时候,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。

白藿香。

她脸色重新红润了起来,真好看。

我也更高兴了:“你好了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她秀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:“你身上不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