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08章 帝流仙药

我以为她看出来了身上那个暴戾之气,刚想说话,还想起来了——黄二白说过,让她给我检查一下身体,就老老实实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哎,那就是白医生的男朋友?”

“哎也是,这好姑娘哪儿有剩下的。”

“那小子真有福气。”

她觉出这里人多,把我往背人的地方带,顺手还拿了个马克笔。

我也不知道她要干嘛,赶紧把灵魁和金毛交给了程星河。

周围都是吹口哨的声音:“小别胜新婚!”

“年轻人真甜蜜啊!”

白藿香没回头,可是耳朵红了。

我回头就说我们不是那个关系,可那些人根本不信:“郎才女貌,般配!”

“蒙你们大恩,到时候结婚,我们都去随份子!”

不等我多说,白藿香已经把我拉到了一个没人的病房,就把我衣服给拽下来了。

这衣服这一阵一直没来得及换,才烂成这样,已经算是质量很好了。

不过,这个阵仗什么情况?

她仔细盯着我的,在几个位置,用马克笔画了几个圈,搞得好像要纹身一样。

接着,她说道:“把眼闭上。”

我想问她干什么,可一接触她那个眼神,乖乖就闭眼闭嘴。

下一秒钟,一股子破风声,对着我就盖下来了。

我心头一震——她,要打我?

“睁眼。”

我睁开眼睛,她一双干干净净的眼睛,正盯着我身上几个部分。

顺着她视线一看,我心里也是一震。

那些位置上的龙鳞,虽然应声滋生了出来,可跟以前不一样了——残损的不成样子。

不光如此,那几个被她标注的位置,颜色也不大对——像是有了淤伤。

对了,之前被屠神使者抓,被灵魁抓,被迷神抓,这些位置上的龙鳞始终没有恢复过来,没了龙鳞的保护,那些皮肤的伤,好像也有点严重。

白藿香咬了咬牙,把眼里的心疼压下去,瞪着我就骂:“你自己身体什么样子,心里没点数?”

“不是大事儿……”

“你自己看!”

她马克笔往上一戳,忽然就是一阵锥心的疼。

是啊,能打伤我的,自然都不是一般人,伤口,自然也不是一般的伤口。

她咬了咬下唇:“这样不行——时间越长,这些淤伤扩散的也就越厉害,伤了经络,你就……”

我自然知道经络淤塞是个什么情况,立马问道:“要不,你给我扎几针?”

白藿香瞪了我一眼:“有那么简单,我早给你扎了!”

“那……”

她犹豫了一下:“你不是一般人,一般的法子,不起作用,只有一个法子,也许能试试看。”

“什么法子?”

“帝流浆。”

这东西我听过啊——齐老爷子鼓捣的,不就是这个吗?说是这东西,是天地之间的精华,得之能成仙。

原来,传说之中,有龙受天罚,满身焦伤,撞到了一个悬崖上。

本地人都看见了,能不好奇吗?立马要过去看看龙什么情况。

谁知道,龙碰到了悬崖之后,非但没有擦伤,身上残损的龙鳞反而焕然一新,腾云驾雾就重新上了天。

有懂行的就说——难怪呢,那山的峭壁上有修道之人留下的帝流浆,这个龙运气太好了。

所以,唯独这东西,能治疗龙。

可说是这么说,齐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都没弄到,我上哪儿弄去?

白藿香瞪着我:“你说呢,这事儿跟程星河商量商量,再说了,现在那么多灵物听你的号令,打听什么打听不出来!”

她——是在下命令。

我不由自主就点了点头。

她又瞪了我一眼,转身往外走,轻声自言自语:“平时脑子快,就不知道多给自己想想,从来——也不知道让人省心。”

我刚跟出来,就听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一阵闹腾。

那些灵物回来了。

它们看见我们,别提多高兴了:“恩公,恩婆,我们不辱使命,削人肉的事儿,打听出来了!是清净庵的清净菩萨!”

白藿香脸唰一下红了:“胡说八道,什么恩婆!”

几个灵物一对眼,有点不知所措:“也对,恩婆显老。”

“那就恩娘。”

“要不,恩姐?”

“恩婆才多大,叫恩妞算了。”

白藿香听他们越说越不像话,转身就走了,临走还瞪了我一眼,意思是让我千万别忘了打听帝流浆的事情。

我连忙答应了下来,就对灵物们说道:“你们别瞎喊,当心给你们吃伸腿瞪眼丸。”

可那些灵物对眼一看,异口同声:“可她高兴的很——心扑通扑通的跳!”

“我们全听见了!”

对了,灵物这方面的感觉,比人敏锐。

我心里一震,但还是梗着脖子说道:“那也不能瞎喊!还有,清净菩萨的事儿,我已经处理完了,多谢你们。”

“恩公这么快?”几个灵物一对眼:“那,漂亮女人的事情,您一定也知道了?”

“漂亮女人?”

清净菩萨没承担人的罪孽的时候,还是漂亮的,可成了迷神之后,一直是个老太太的造型,我就有点纳闷:“什么漂亮女人?”

“我们打听的!”一个大嘴灵物说道:“清净庵没了之后,那个清净菩萨,本来也要灰飞烟灭了,可是,那个女人出现了之后,不知道跟清净菩萨祝祷了些什么,清净菩萨,就变成了迷神了!”

我一下更纳闷了:“还有这事儿?长什么样子——我知道漂亮,有什么特征?”

这几个灵物对望了一眼:“那个女人打扮的别提多严实了,都没看到。”

“不是,没看到,你们也知道漂亮?”

“嗨,”一个妖妖娆娆的灵物说道:“我们都知道,美人在骨不在皮,那位漂亮女人,肯定容颜绝世,光那个脖颈,就看得出来。”

脖颈……

“是啊,看见的都说,那简直画里都看不到……”

我心里猛然一震。

这么美的脖颈,打扮严实也看出漂亮——凤凰颈,我妈?

“有照片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

如果真的是她,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

我还想起来,她有一个凤凰断翅的灾。

她现在,怎么样了?已经渡过难关了吗?

约我是八月初七见面——也不远了。

见过一面,就能带着程星河,去破玄武局了。

我还走神呢,窗户外面就是一阵咳嗽的声音。

白藿香。

原来,她一直没走远,就等着我问帝流浆的事儿呢。

我连忙就问了一遍:“关于帝流浆,你们知道点什么吗?”

那些灵物一听这三个字,都是如雷贯耳的表情:“帝流浆?一碰成仙的东西?”

没错——对许多灵物来说,遇上帝流浆,就是从动物变成灵物的契机。

“真要是有,我们也想知道在哪儿!”

“是啊,恩公,你有线索没有?”

唯独一个戴着眼镜的灵物沉思了一下,把我拉过去了。

“恩公,这事儿,您问我,算是问着了——我若是不在这里,你跑断了腿,也找不到线索。”

我也来了精神:“你知道?”

那个灵物点了点头:“田家,恩公,您既然是吃阴阳饭的,知道田家吧?据说,他们家,可怪出名的。”

自然知道——十二天阶“天地玄黄”的天,也就是田家。

不过,我从来没见过田老爷子,似乎他们家的人,都跟隐居一样,不跟外交往。

“田老爷子,一直醉心长生之术。”戴眼镜的灵物说道:“我有一次,上他们家偷——不,观摩的时候,听见了田老爷子,跟他儿子,就说了帝流浆什么什么的几个字,他们家,肯定有那玩意儿!”

我忽然想起来了——齐老爷子当初搞帝流浆,是从四相局里弄了个圈子,难不成,当年这田家老爷子,也进过四相局,从中取出了其他什么跟帝流浆有关的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