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10章 改头换面

这地方依山傍水,风景明秀,桥头桥尾,各有一棵凤头龙眼树,这种树并不多见,四季常绿,树的形状微微前倾,跟凤头几乎一模一样,前小后大,配上左右的展翅水,恰似两只比翼双飞的凤凰。

所谓的大小凤凰地,是求子孙后代福气的地,正所谓“雏凤清于老凤声”,对后代寄予厚望。

还有就是,这地方有女主贵,搁在古代要出皇后贵妃的——以前在张伟丽那个白虎女的事情里,遇上了一个鬼贵妃,估摸阴阳宅就得占上一样凤地。

哪怕是个穷小子,娶上这家的姑娘,那肯定能夫凭妻贵。

到了桥头的凤头龙眼树前面,就看见几个人哭哭啼啼的从桥头往回走,披麻戴孝,手里还捧着不少丧事儿用的东西。

哑巴兰皱起眉头:“这田家死人了?”

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不可能——有事儿,咱们几家肯定早听见消息了。嗨,那几个不是田家的,耳朵小。”

那几个人应该就是本地人,看样子都是普通劳动群众。

我们还要往前开过桥,就有人拦着了:“你们干什么的?”

这几个人个头挺拔模样俊朗,就是耳朵都特别大,人一动忽闪忽闪的,蔚为奇观。

哑巴兰来了精神:“哥你看,田家人真是名不虚传,小飞象!”

苏寻寻思了半天,终于还是开了口:“象也能飞?”

哑巴兰摆了摆手:“所以说你是洞仔——那是个电影,回头哥带你看,长长见识。”

看个电影能长什么见识。

可苏寻有点高兴,就点了点头。

白藿香盯着他们,露出了个看言情剧时才会露出的笑。

我要下去,程星河拦住了我:“当门主的,不知道排面俩字怎么写?”

说着就下了车,大摇大摆的说道:“认识我吗?”

也巧,那几个拦路的年轻人,正有一个是去过齐家的,一见了程星河,连忙说道:“原来是南派的小先生,有失远迎……”

“既然认识,寒暄话就不用说了,”程星河昂首挺胸,装的挺像:“我找你们田老爷子有事儿。”

那几个人一对眼,异口同声:“这十二天阶家族都知道——我们田老爷子岁数大了,不见客……”

这话像是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,这叫一个熟练。

“少跟我来这一套,”程星河打断的也很熟练:“老爷子不见我也没什么,那我们齐家丢了东西的事儿,我就要跟天师府说道说道,请他们给我评理。”

“丢东西?”

那几个人脸色都一白:“您这话……”

“还要我说的更明白点是不是?”程星河抱着胳膊,跟讨要喜儿的黄世仁一样:“帝流浆……”

一听这三个字,那几个大耳朵脸色瞬间一变,不动声色的互相看了一眼,这才说道:“您别着急,我们进去通报一声。”

说着就进去了。

这帝流浆,恐怕是他们这的一个痛点。

真要是制造帝流浆的某种东西落入到了田家手里,田家再碰个大运,真把帝流浆给制造出来,那我们能弄到点,程星河的眼睛是不是也能好了?

程星河回头把头凑过来:“我跟你商量商量——你这个身份,进去就是麻烦,为了省事儿,让白藿香用蜇皮子给你整一整。”

也有道理,本来跟厌胜就是深仇大恨,我这一进去,肯定要添麻烦。

白藿香就掏出了蜇皮子,三下五除二给我整了几下,鼓捣完了,我伸头在后视镜上照了照,不照不要紧——吓了我一大跳,镜子里头是好帅一张脸,剑眉星目,高鼻薄唇,嘴角不笑也挂着笑意。

江辰虽然不是东西,但不可否认,他应该算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人,现如今,这张脸比江辰还在以上。

程星河连竖大拇指,说白藿香这手艺,要是开个整容医院,那还不连下三辈子的钱都给挣来了。

“这么帅,是不是有点扎眼?”

白藿香有些不以为然:“跟你本人差不了多少,我看还不如本来好看。”

我大吃一惊——你认真的?这啥眼光?

程星河和哑巴兰都跟看天外来客一样看着白藿香:“情人眼里出西施。”

白藿香一瞪眼:“绝命十三针来一套?”

“不敢不敢。”

这会儿里头出来个岁数稍微大点的大耳朵,但他耳朵靠脸额头宽,精明强干有手腕,下巴有肉鼻梁挺,人缘人脉不一般。

这种人一般是总管大事儿的,属于古装剧里的管家或者大太监那种角色。

果然,这人恭恭敬敬跟我们行了个礼:“南派小先生大驾光临,我们田家蓬荜生辉!那几个后辈不懂事,您千万别跟他们计较,田老爷子不见客是对外人,咱们两家素来交好,快请快请。”

这话说的十分够水平,谁不爱戴高帽?再计较的客人一听对方这么拿自己当回事儿,有脾气也得烟消云散。

程星河打头阵就进去了,我们一帮人跟在了后头,那些田家人见到我的时候都愣了愣,接着才把脸转过去。

我就说,前来调查事儿怎么能用这种脸,这不是电影院里开手机,自己给自己打光嘛,一会儿得赶紧让白藿香给我整的普通点。

刚要进去,身后又是一阵哭声,又有人上桥头来了,我们回头想看,可管家跟遮掩隐私一样,挡住了我们的视线:“晦气事儿,别污了几位的眼。”

一过桥,我就觉出来了,阴气扑面。

奇怪了,这是大小凤地,凤凰来仪是祥瑞,本来是最好的风水之一,怎么会有阴气?

而且,从桥上一过——我隐隐的,又有了那种饥渴极了的感觉。

当然了,因为清净菩萨的仙灵气,比之前那种无法控制的感觉是好的太多了。

进了大宅,跟齐家和江家,是另一种气派——里面森然,全是绿植。

风水世家很少见到这么多的绿植——花旺人不旺,不是好运道。

可这地方是大小凤地,恰巧相反——凤尾的地方,植物越多,这局也就越好。

门口三个大绣球墩,正摆成了一个三星求寿局。

顾名思义,保佑老人家长寿的。

苏寻对植物是非常有研究的,难得来了兴趣:“老君桃,仙鹤藤,麻姑花……这些东西都不常见。”

可一听这名字也听出来了——老君爷能炼长生不老的仙丹,蟠桃园的桃子能让人延寿几百年,麻姑就更不用说了,谁都知道麻姑献寿的典故。

都是求寿的东西。

这位田老爷子,看来跟秦皇汉武一样,一心求寿。

进到了大堂里,里面的设置更是毋庸赘述——来寿瓶,梅花大肚容寿瓶,松鹤延年大屏风,桩桩件件,都是跟求寿有关的东西。

这东西都是古董,里面弥漫着老年人居所特有的陈旧气息。

程星河忍不住低声说道:“真是名不虚传——都说田老头子想长生不老想疯了,一点错没有。”

所以,才会打帝流浆的主意?

这会儿屏风后面一声咳嗽,出来了一个中年人:“有失远迎!我爹睡午觉去了,我先迎你们一迎,请多恕罪!”

这个中年人应该是田老爷子的儿子,四十上下,按说是我们的长辈,可这一举一动,显然对我们极为客气,我们赶紧还礼,他请我们在客座坐了,自己撑着扶手,慢慢的坐在了主位上。

我对这种动作再熟悉不过了,老头儿也是这个动作——因为身体老化,是尽最大力量防止自己坐空,老年人骨质疏松,一旦坐空,那是灭顶之灾。

这个岁数就这个动作,是不是稍显太早了?

可能跟老年人生活的时间久了,一举一动,也都像是老年人的习惯性动作。

而中年人跟其他人一样,也不由自主多看了我一眼。

程星河咳嗽了一下,以尽量平和客气的语气说:“我来,是为了帝流浆的事情——剩下的,不用我多说,是不是?”

这话留了余地,懂的自然懂——言下之意,是你们偷了我们家制造帝流浆的东西,那真制造出来了,我也得分一杯羹。

不然,捅破了窗户纸,大家一拍两瞪眼,脸上都不好看。

中年人半闭着眼睛,半晌,才“哦”了一声——也是老年人特有的反应:“我明白了——能做出帝流浆,确实是多亏了齐老爷子的帮助,现如今,你们齐家有要求,我们自然不会拒人千里,你容我想想,不过,说来不好意思——现如今,我们齐家也遇上了个难处,你们几位来的正好,不知道是不是能看在两家情义上,帮我们这个小忙?”

程星河一愣:“帮忙?”

中年人点了点头:“不错——按理说,这种事儿求人,也怪不好意思,不过,我身体不好,我爹呢,岁数大了,后人不济,若不是到了束手无策的程度,也不想麻烦贵客,几位别见笑。”

程星河暗暗跟我一对眼:“您请讲。”

中年人举起手,指向了桥头:“那个桥,不大对劲儿,底下可能有东西,我们这几天正在商量呢,几位要是能帮我们把这个棘手的事儿解决了,帝流浆好说。”

还真跟桥有关系。

程星河立马问道:“什么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