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418章

要说宿命锁的来历,那是极为残忍的。

这要从旧社会重男轻女开始说起——男丁能带来劳动力,能保护家园不让人欺负,人人愿意生儿子。

当然财主富户除外——他们有条件,生一个团也养得起,愿意儿女双全,花团锦绣。

可穷人呢?生了丫头,就得耽误儿子,养不起!

有的女人生了丫头之后,可能脸都不看,直接扔水盆里淹死,出了月子就继续怀胎,想生第二个。

可第二个要还是丫头,那就更别提了,把小丫头腿碾断了,看她敢不敢还来投胎!

有的女人“倒霉”,三番五次,都是丫头,在婆家面前抬不起头来,丈夫也怨自己下不出有用的蛋,压力是很大的,认为是之前不要的丫头又回来了,就把气头全撒在新生的丫头身,不让你来,你非又来——就给你点厉害尝尝!

束命锁就是这么来的——一头固定在桥头,一头挂在了小丫头手腕上,埋在桥头。

这得是银的,为了以后能生儿子,也得咬咬牙。

让你生生世世,逃不出去,看你还怎么投胎!

为什么埋在桥头呢?一方面,人们认为,桥头都有桥神保佑,这小丫头有桥神看守,跑不了。

一方面,千人踩,万人踏,让她永世不得超生,敢再来!

狠吗?是狠,可为了生儿子,顾不得了。

田龙成没表情,其他田家人都愣了——都是行内人,谁都知道,这束命锁是什么意思。

白藿香也是知道的,可一想起来,也还是深恶痛绝的表情。

“哪怕有女婴,那也得是其他愚昧村民自己干的,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,跟我们田家没关系,”那个田家人嘴还是硬:“我们——我们家大业大,养不起几个女孩儿?为什么这么做?”

“这个嘛。”我答道:“当然要问你们家的田老爷子了。”

田家人面面相觑:“我们老爷子?这跟我们老爷子又有什么关系?他几十年没出来了,你连我们老爷子也想抹黑?”

我接着答道:“你们这块地,叫什么地?”

他们互相看了一眼,有些不耐烦了:“大小凤凰地,怎么了?”

“那就对了——你们家出生的女孩儿,都是贵命,可不是一般的小姑娘。”我接着答道:“贵命的人死于非命,还被压在一个地方,哪怕你们是名门正派,也知道是什么结果吧?”

他们互相看了一眼,皱起了眉头。

没错,怨气最大的,一为胎儿或者小孩儿,二为被至亲之人抛弃背叛,三为大贵之命,却来不及享受。

这里的,几乎占全了。

怨气越大,能力也就越大——这个尸锁九重阵,是个极为阴毒的借寿阵!

把那些胎儿的命,压在这里,断了她们的轮回,把本该她们享受的寿命,换在了自己身上。

我接着说道:“田老爷子——只怕命数早就该尽了,能把命延续到了现在,就是靠着这个阵吧?”

哪怕程星河也苏寻,也都愣了一下,哑巴兰就更别提了:“别人家的长辈,恐怕恨不得用自己的命,来给孩子续命,可他们家……”

是啊,我们几个,都是老头儿带大的,说来虽然未免肉麻,可心里知道老头儿们对我们的亲情和不掺假的爱。

可那位素未谋面的田老爷子,截然相反。

光看着那些跟寿命有关的摆设,也猜出来田老爷子,对长生有多大的执念了。

那些田家人,也倒抽一口凉气,看样子,不像是装出来的,只怕他们也不知道,自己那些“姐妹”,是怎么“夭折”的。

要不是底下的东西镇不住了,急需解决,只怕,这会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。

有一个田家人,忍不住了:“我还是不信——你们厌胜门的,不是出了名的巧舌诡辩,最擅长把死人说成活的,黑的颠倒成白的吗?真要是我们家老爷子设的阵,绝对不可能出一丝的纰漏,怎么会压不住?”

“那就更得问你们老爷子了,”我答道:“毕竟设阵的是他老人家,又不是我。”

不过,我约略能猜出来了——那个时候,在田老爷子的小宅子,听到的那句话。

少了一个。

就因为这个对自家女婴的尸锁九重,出了某个纰漏,才会闹腾大了的。

可田家自己不好管——一出手,这个阵法就完了,最好的法子,其实是活人祭。

什么叫活人祭呢?

那些女婴的怨恨,也在于自己被人遗弃,在桥底下孤独寂寞,她们需要人陪。

而且那个地方阴气盛大极了,要是能有几个青壮年,阳火高的男人下去,只怕还能多镇压一阵子。

就因为是十二天阶之一的田老爷子亲自设的阵,要是其他人下去,也就成了活人祭,去永远陪着那些女婴了。

我盯着田龙成:“一开始叫我们来帮这个忙,对帝流浆答应的那么痛快,就是看准了,我们这一趟是出不来了,所以,空头支票开多大都不要紧吧?”

哑巴兰一愣:“这么说,他一开始,就想着让咱们当活人祭,没打算把帝流浆给咱们?”

“这还用说?”我盯着田龙成:“大家是哑巴吃饺子,嘴里不露,心里有数。”

田龙成眼里终于有了一层怒意:“荒谬!你这些,全是推测,有一点证据吗?”

程星河一乐:“七星,拿出你一贯的本事——求锤给锤。”

我回过身,看向了蹲在青石板边的苏寻:“找到了?”

苏寻一直没吭声,但是以他对阵法的研究,心里早就有数了,我们说话的时候,他一直在研究那个青石板。

听我一问,他立刻点了点头:“这里!”

那些石板底下,露出了一小块镶嵌在里面的金属。

哑巴兰着急,两根指头就把上头的石板跟揭果丹皮一样解开了。

底下有一块金属板子——上面密密麻麻,都是符咒。

还带着一个窟窿。

这个玩意儿,就是差点把我们压在底下出不来的那个大铁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