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21章 脑生反骨

牛彩虹一听这话,眼睛就立起来了:“先生,你说谁贱人呢?”

我看向了牛彩虹:“我记得,你们牛家跟田家合作了百十来年了,是世世代代的老交情?”

牛彩虹点了点头:“那是没错——我们家跟田家几代联姻,论一论,都是能论上亲戚的——还想给我说个田家人呢,可我就不喜欢大耳朵。”

幸亏你不喜欢大耳朵。

她婶婶就是田家的女儿,小时候,总是带她来这里玩。

“那,这里有没有玩儿伴儿?”

牛彩虹皱起了眉头:“不记得了……啊,”她一拍手:“你怎么知道?还真有!”

原来,有一次家里人整理她小时候的东西,找到了一个金葫芦,可家里人不记得她有这么个东西,不过那个婶婶发现之后,却发了慌,也不知道看出什么来了,其他人就说,小时候虹虹总去田家,别是把田家那个小丫头的东西带来了吧?

说着还叹气,田家那小丫头,跟咱虹虹岁数差不多,可惜夭折了,不然正好说到田家来。

那就对了。

我看向了田龙成——他听了这些话,一口牙都要咬碎了,喃喃就说着:“贱人……”

那个所谓的“贱人”,估计是田龙成的姐妹。

“你那位姐妹,看来是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了?”

十分显然,那个田家的姑娘,牛家的婶娘,明白自己家的女娃娃,会被压到了大小凤地下,给田老爷子换寿。

她本人应该是深恶痛绝的,可又没有能力反抗,这才想出了这个李代桃僵的法子,不知道用什么方式,改头换面,瞒天过海,把田家的小姑娘,换了过来,成了现在这个牛彩虹——无怪她有凤凰颈。

真正的牛彩虹,已经被压在了大小凤地下,成了孤魂之一了。

牛彩虹听到了这里,还是一知半解:“哎,说了半天,贱人到底是谁啊?”

白藿香忍不住低声说道:“田家人,果然一个个,都心狠手辣。”

我问:“你婶婶还在不在?”

“早没了。”

那,就没人知道,那个婶婶的目的,到底是为了留下一个田家的女娃娃,还是存心要破坏这个换寿阵,也或者,是两者皆有。

那个须发皆白的先生,忽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他一出来,白藿香就先给他搭了脉,但他这一笑,声振屋瓦,白藿香立刻说道:“你现在还不能这么用力……”

“不用力,老头子就活活憋死啦!”那个须发皆白的先生抬起了头,露出了一张清癯的脸。

我看清楚了他的面庞,心里猛然一震。

这个先生的迁移宫,本来是高耸的,能力极强,可后来经过了什么大的事故,整个塌陷了下去。

他现在,已经是个废人了。

也正因为是个废人——才被禁锢在田家这么多年。

“报应,哈哈哈哈……”他大笑了起来:“都是报应!”

屋子内外,一片寂然,但下一瞬,田龙成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原来是你……”

“没错。”张同心先生露出了个孩子一样顽皮的笑容来:“你们家那个姑娘来看老头子,是我告诉她的。”

田龙成的表情,一片铁青。

“活该,你们活该……”张同心先生还想笑,可脸色一变,像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,脸色难看了下去,大口的咳嗽了起来,白藿香立刻给他来了几针,喝道:“再不老实点,你好不容易熬出头来的日子,可就又被你断送了!”

白藿香这一开口,声色俱厉,张同心先生饶是受了一辈子罪,也被白藿香给镇住了,跟个小孩儿似得:“那,那你轻点……”

“田老爷子,为了多活几年,可真够不容易的,”我接着说道:“一开始抓了我们厌胜的先生,是不是就是为了帝流浆?”

张同心先生刚要闭嘴保留中气,一听我这话,睫毛都白了的眼睛,虎然又是一睁:“不愧是我们厌胜的门主——厌胜以后,有……”

田龙成盯着我,眼神别提多复杂了。

果然,当初张同心先生,得到了帝流浆的方子,回西川厌胜门的路上,正好路过了田家。

田老头子,对帝流浆是觊觎已久,测算出来张同心先生要从此过,提前设了个埋伏,以多欺少,就抓住了张同心先生。

厌胜的也不是吃干饭的,师父他们知道了张同心的下落,就来要人,可田家哪怕拼上了两败俱伤,也绝对不肯放人——田老爷子早在二十年前寿限就到了,绝不想死,非得知道帝流浆的秘密不可。

所以,反而还找借口,说张同心先生的帝流浆方子,是从田家这里偷来的,一直把张同心先生,禁锢了这么多年。

但是跟齐老爷子一样,他这才知道,这帝流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制造出来的,更何况,他们只有方子,却没有制造帝流浆的器具——当时他们还不知道,那东西在齐家。

哪怕方子和器具俱全,田老爷子的命数,甚至也活不到帝流浆酿造成功的日子。

所以,田老爷子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,身陷囹圄的张同心先生献策——不如,我告诉你一个延寿的阵法。

尸锁九重。

只要把全部孙女儿压在那里——她们的寿命,就是你的寿命。

毕竟是自己的血肉至亲,田老爷子一开始是犹豫的,但是一想到自己会死,他心一横。

那些孙女的命,都是自己的血脉——自己的血脉,自己收回来,天经地义!

她们也应该知道,百善孝为先,把寿命让给祖先,应当应分!

其实,一开始,张同心先生,就知道嫁到牛家的姑娘,经常回来看望老父亲,田老爷子,对她是十分信任的。

于是,张同心先生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。

他看得出来,那个姑娘脑后有一小块不为人知的反骨,主背叛。

果然,那个姑娘对这件事儿深恶痛绝,后来瞒天过海,用牛家小姑娘,救了自己亲侄女。

田龙成的延寿计划破产——本来,要是顺利,他能再活三十年的,可桥底下的东西压不住了,他抢来的寿命,也不够用了。

“因为遗下了这个漏网之鱼,事情没有想象的顺利,你们又找不到其他的方法,这才把主意重新打到了帝流浆上头,是不是?”

齐家葬礼上,他们意外得知,原来那个器具,一直在齐家——就是那个炉子。

所以就千方百计,把东西给偷回来了,现如今,正照着方子来研究帝流浆,我们就上门来了。

齐家的人来讨贼赃,当然不可能给,但是要让我们当活人祭,去镇压桥下的东西,就一石二鸟了。

牛彩虹终于听出什么来了,脸色煞白:“你们的意思是……我,我其实姓田,这地方,才是……不可能,不可能啊……”

而程星河凤凰毛一振:“话说到这里了——把帝流浆交出来,再把我外公的东西还回来!”

田龙成往后退了一步,两只手撑着扶手,缓缓的落在了椅子上:“也好,也好,一切都弄明白了,都是天意……”

说着,他指向了那个炉子,长出一口气:“帝流浆就在里面,你们自己去拿吧。”

哑巴兰高兴了起来:“太好了,还挺顺利的嘛!”

说着,过去就对着那个炉子过去了。

那个炉子也不知道什么材质做出来的,古朴浑圆,毫无锈迹,上头有一个大大的盖子。

跟炼丹炉长得差不多。

哑巴兰的手,就放在了盖子上,想要把它给打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