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422章 分工合作

可我一眼扫到了地上,立刻就摁住了他的肩膀:“等会儿。”

哑巴兰一愣。

而程星河往前一步,盯着田龙成:“帝流浆真要是做好了,田老爷子自己没喝?”

我们刚才都听见了,田老头子的声音,还是老态龙钟的。

田龙成扬起了眉头:“才刚炼制出来,没来得及,不信,你们自己打开看看。”

可惜,张同心先生一直被关在里面,已经很多年没能迈出房门一步,开炉没开炉,成功没成功,他也没亲眼看见。

哑巴兰立马说道:“哥,你拦着我干什么,这都到了眼巴前了,打开看看再说。”

“恐怕这一打开,没什么好果子吃。”

苏寻跟我想的一样,他指向了地上的一个痕迹:“这木头我认识,这样不对劲儿。”

没白跟着古玩店老板学艺。

哑巴兰一看,脸色顿时也是一变。

地板是上好的铁柏木——不发霉,坚硬如铁,工本极高。

可现如今,炉子下面有一道破损的痕迹,跟滴下的蜡烛油相似,像是被什么腐蚀性极强的东西给融了。

我不记得有什么东西,能把金刚铁柏烧成这样,哪怕火和岩浆也不行。

而那个角度——除非,是炉子里流出的东西烧出来的。

炉子里的东西,腐蚀性比岩浆还厉害。

田龙成不慌不忙,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,舒舒服服拖起了腮:“你们要帝流浆,现在帝流浆就在里面,自己不拿,那就跟我没关系了——已经接到了张同心,也得到了拿帝流浆的机会,我们田家答应的事情,都做完了,老头子身体不好,嫌吵,没别的事,我们就送客了。”

程星河暗暗咬了咬牙:“他这是拿准了,这盖子不好打开。”

我则看向了门口里面,扬起了声音:“田老爷子,有件事儿,晚辈还想打听打听。”

里面寂然无声。

我咳嗽了一声:“田老爷子,也是当年打开四相局的先生之一?”

屋里还是没动静,田龙成的眼珠子却转了过来,死死盯着我。

张同心先生也有些意外:“门主,也知道这件事儿?”

“知道,但是不清楚内情。”

我只记得,齐老爷子说过,帝流浆是从真龙穴里起出来的。

现在看来,能制造帝流浆的东西,只怕齐老爷子没拿齐全。

张同心先生立刻说道:“那我知道的,全告诉门主!”

原来,那个时候,张同心先生也正在寻找厌胜门的门主。

门主失踪了一段时间,门内有人来了消息,说门主有可能遇上麻烦了。

为什么?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他为了洗刷当年的冤屈,找天师府报仇,找到了真龙穴。

真龙有多少人觊觎,数不胜数。

而厌胜门作为“歪门邪道”,这些正道的先生,尤其是十二天阶,能让真龙穴落在他手上吗?那还不不天下大乱,生灵涂炭?

所以那些先生打了一个“正道”的旗号,去追杀厌胜门主。

张同心先生当时在厌胜门内地位是很高,能力也是很强的,是门内第一个到达了地方的,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没找到门主,他却撞上了一个身负重伤的人,正躲在一个地方。

是正道上的人——追杀他们门主,有他一份!

当时张同心先生就想逼问他门主的下落,可那个人见了他,却跟见了救星一样,气若游丝的求张先生救他一命,愿意把真龙穴里拿出的东西做谢礼。

所谓谢礼,正是帝流浆的方子。

而这方子上说,要做帝流浆,需要是那样东西,缺一不可——涅槃圈,会光炉,还有就是这个方子。

他也知道这东西非同小可,立刻就问他去过真龙穴?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?

那个人想说话,可是头一歪,死了。

张同心先生没办法,就带着这个东西回厌胜门,为了抄近从这里经过,就被田老爷子给伏击了。

按理说,张同心先生必死无疑,可张同心先生惦记着门主还没找到,这方子可能是个要紧线索,在就擒的一瞬,张嘴就吞到了肚子里。

这样,他就是世上唯一一个知道方子的人了,田家人绝不敢杀他。

跟他想的一样,田家人把他给禁锢了起来,日夜逼问方子的内容——那个痛苦就别提了,张同心先生的能力,就是那个时候被折磨废的。

可他饶是搭上了一切,也不肯吐露出来,才得以活到了现在。

我看向了田龙成:“帝流浆——我猜猜,田老爷子,应该是跟齐老爷子他们一起进到了真龙穴里,目标一致——都是奔着帝流浆去的,是不是?”

传说之中,进了真龙穴,就能长生不老,甚至还有人传说,说真龙穴里是个仙洞,可现在看来,这长生不老的原因,也许,就是因为里面的帝流浆。

齐老爷子想让女婿活,田老爷子想让寿限将至的自己活。

田龙成没开口。

我接着说道:“关于帝流浆的东西,既然有三个,也许,是齐老爷子,田老爷子,还有剩下的某位先生,事先商量好了,三样东西,三个人分工合作,等出去了之后,再一起研究,可后来,真龙穴里出了某种变故……”

根据齐老爷子说,是有人动了不该动的东西。

这样,齐老爷子找到了涅槃圈,某位先生找到了那个会光炉,田老爷子,怕是负责方子。

可出纰漏的时候,方子应该也出了意外,别的正道先生眼红争夺,从齐老爷子手里抢了那个方子,想分一杯羹,才被田老爷子打伤逃窜。

偏偏,那个被打伤的先生,又遇上了我们厌胜的张同心先生。

田老爷子说什么测算出来张同心先生会从这里经过,说不定,不是测算,而是亲眼目睹,才会这么有把握能堵截到张同心先生。

这就足够说明,他也参与到了二十多年前开四相局的事情。

张同心先生一拍大腿:“新任门主,名不虚传!那就对路了!”

程星河脑子也不慢:“可后来,我们家老流氓和田家老不死却没有合作——妈的,这两个老狐狸一个比一个精,也许到了后来,生怕被对方坑了,都不肯把自己手里的货交给对方……”

张同心先生立刻说道:“就是这样——田老头子抓了我之后,确实跟齐老头子询问过,你猜齐老头子怎么说?让他把方子拿出来,可田老头子的意思,是把涅槃圈送过来!还有中间这个炉子,齐老头子奸猾似鬼,说负责找炉子的人死了,炉子不知去向,没想到他捷足先登自己藏匿起来日夜研究,俩人心怀鬼胎,也没合作成!”

所以,他们俩,哪怕各自埋头苦干,却因为缺少必要的东西,都没能成功练成了帝流浆。

直到齐老爷子去世,这田家才从齐家偷取了会光炉。

但是,依然没成功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都知道什么情况了。

我扬起声音:“田老爷子,不知道,我们猜的对不对?”

屋里还是寂然无声,田龙成拍了拍手:“好!都说李北斗聪明过人,我以前总觉得是厌胜的人拍马屁,今天一见,竟然名不虚传,也算,把我们齐家这么多年的困惑解开了,多谢。”

“不敢当。”

田龙成吁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既然你们全知道了,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他缓缓走到了会光炉前面,抬起手,亲自要把炉子给打开。

白藿香和哑巴兰都有些好奇,我却厉声说道:“离远点!”

白藿香和哑巴兰顿时一愣,苏寻和程星河反应快,则一把将他们三个推开。

而就在这一瞬间,一股子煞气炸了起来——跟我和程星河猜的一样,田龙成,一脚把会光炉踢翻了!

里面流出了一股子银白色的液体,铺天盖地对着我们就溅下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