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25章 九龙抬棺

田龙成看着我,沉默了一下:“如果我说了,咱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,你们立刻离开,也不把这件事情传出去?”

不是什么苛刻条件。

我点头。

他抬起眼睛看着我:“那我从头跟你说——当时,十二天阶都收到了一封信。”

内容大致意思是,厌胜门的门主,宗家老二已经顺利的找到了真龙穴。

厌胜门的名声,在行当里一片狼藉,外带他们赌咒发誓要取代天师府,那这种歪门邪道重开四相局,行当自然要承受灭顶之灾。

尊驾是行内翘楚,德才兼具,我辈典范,若是愿意为天地苍生出力,某月某日,到玄黄茶楼四海包厢一叙,亡羊补牢,时候未晚。

一打探,不仅是十二天阶,还有其他有名望能力的正派先生,也收到了这样的匿名书信——比如楼止水那个姨夫。

那个书信是上好的赤金撒团花纸,古法精制,造价不菲,那个时候,有团花纸三两金一说——没人会用这种东西来开玩笑。

再说了,能用得起这种纸的人,不是有钱就够,还得有地位。

这也就是用这种纸的意义——谁看见了这种纸,都不会疑心纸主人的身份。

既然是某位有身份的人写的,那自然是要见上一面的,天阶就去了几个人——但是杜海棠,摸龙奶奶两个女眷没有到,东派夏家,老何老黄没有到,不知道是没看到信,还是不肯来。

剩下的,齐聚一堂——毕竟能被这个信叫来的,都是业界顶尖人物,能跟这些人齐聚一堂,也彰显了自己的身份非凡。

可到了地方,大家一打探,没人承认,是自己寄出的匿名信,但是几个先生能作保,这内容是真的。

既然这样,哪怕找不到写匿名信的人,这帮精英翘楚,也不能师出无名,索性,就上四相局,匡扶天道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当然了,我们这些听故事的,也都心知肚明——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,说是去匡扶天道,其实没肚子里没几个小九九?

没人对真龙穴的传说不动心,有的要名有的要利,齐老爷子和田老爷子,就是两个活例子,玄家的老爷子我没见过,但肯定也希望能找到治疗那俩黑白无常怪病的方法。

而既然是这么多人一起行事,自然要有一个说了算了,按理说,应该是排名最靠前的齐老爷子,可齐老爷子一个流氓,不知道得罪多少人,没人服他,还有人说摸龙奶奶和杜大先生,就是耻于跟他同桌吃饭。

齐老爷子当场撒泼,更显得不稳重,其余的人呢,要么能力不够拔尖,要么资历不够持重,还有的谦虚不肯出头,这一争论,自己人倒是差点先内讧,最后选了一个大家都心服口服的来——江藏土。

也就是——江瘸子的哥哥,江家的掌门人江老爷子!

这位江老爷子年轻就持重,说一不二,最是靠谱,本事也过硬,又据说是一代妖道,四相局缔造者江仲离的后代,破局领导的首选。

是他,大家都没意见。

就这样,他们很费了一番功夫,才找到了厌胜门门主的下落——当时厌胜门门主也是倒了霉。

不光十二天阶,天师府,黑先生,全盯着他呢!

后来还是江藏土设了埋伏,把他打伤了,这才从他身上,找到四相局的线索。

听到了这里,哑巴兰有点摁不住了:“这么多人,还是用阴谋诡计,才抓住了一个人,就冲这个,也知道那个厌胜门主多大的本事了,啧,哥,说不定他真是你爹……”

是啊,以前老听厌胜的吹嘘门主多厉害,我还寻思这话多少得有点水分,可亲耳听到,才跟着振奋起来——那个门主,确实是个人物!

程星河则冷笑了一声:“以多欺少,设下圈套,这也叫正道?哎,你们不嫌丢人啊?”

田龙成泰然自若:“对付歪门邪道,当然是要,为了匡扶天道,拯救苍生,一点面子算什么。”

大家其实心照不宣,你们的目的是什么,谁都明白。

我忽然觉得,正派反派,黑未必是黑,白未必是白。

哑巴兰自己没觉得自己多话,倒是嫌弃程星河打岔,忙问:“那后来呢?”

“后来……”田龙成露出了几分遗憾:“后来,天公不作美,被他跑了。”

我猜得到。

因为就是他跑了之后,身受重伤,才又被我三舅姥爷给抓住的。

再后来——我三舅姥爷说,他下了水,死了。

而那一头,江藏土拿到了关于四相局的“钥匙”。

他带着那个东西,领着这些人,就找到了真正的真龙穴。

他们自然不知道门主的下落——只知道门主失踪,有可能已经潜入真龙穴了,自然要追到真龙穴去看看的。

当时说好了——只是为了追门主去的,里头的东西,谁也不许乱动。

当时就有人低声说道:“真要是够胆动真龙穴的,说不准,子孙万代,受用不尽。”

可还有人说:“也没准,万劫不复,永不超生——那个地方,不是谁的命数都能动的。”

田龙成显然也忘记了说这句话的人是谁,可脸色挂了一抹苦笑。

程星河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。

是啊,那帮老家伙和年轻人,当初就知道,这一去有这么两个可能,可没谁压得住,心里的那个贪念——齐家,眼前的田家,现在,都是例子。

“进去了之后,那个地方……”田龙成的手,微微发抖:“重重关卡,那一行人,九死一生,可死伤过半,到了该去的地方,就发现,不愧是四相局,确实不是人间该有的景象,那些东西,让人眼花缭乱,尤其是……那口龙棺,远远望过去,就觉出雄伟壮丽,震撼人心,九条龙拱起一座阴沉黄金楠,每一条龙嘴里都是一颗无价的夜明珠,说不出来,那种景象,谁也描述不出来。”

我们每个人都直了眼:“那,后来呢?”

“那个真龙穴的地形极为复杂,哪怕见到了龙棺的轮廓,也没能靠近,更何况——那些人想要的东西,已经在眼前了。”

是那些——他们梦寐以求的宝物?

“大家分头行动,说是去找厌胜门主——其实……”

其实,我们心里都清楚他们在找什么。

这事儿传出去,可并不好听,难怪没有一个人,在之后提起过这件事情。

“没过多长时间,忽然一个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。那个声音十分诡异,断断续续,像是在传递什么信号。简直,如同某种暗语,在万籁俱寂的真龙穴里,极为瘆人。”田龙成的额头上,冒了冷汗,喉结一滚:“当时大家为了寻找,已经分散开了,可田老爷子的耳朵很灵——能听到百步之外的鸟是什么品种,他心里清楚,那个声音,是从龙棺里面传出来的。”

我们几个的心,猛然一震。

龙棺里面的是景朝国君……经过了这么多年,他,还活着?

我想起了无极尸。

他也说过——国君,成了一个怪物。

我立马问道:“那个龙棺……”

“后来,声音就消失了。”田龙成缓缓吐了一口气:“田老爷子临危不乱,就继续抓紧时间找东西,自然也要往好处想——也许,那个声音,不过是哪个同行到了龙棺附近,出于好奇,还是什么别的原因,在外面敲的,可谁知道,后来……”

田龙成盯着我:“龙棺,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