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27章 移魂换命

哑巴兰忽然一下就反应过来了:“我明白了……难怪呢!”

程星河给哑巴兰脑袋上来了一下:“你现在才明白,真是个铁憨憨。”

是啊,一开始我就觉得奇怪,田龙成岁数并不算太大,可不管是姿势,神态,都像是一个耄耋老人——看东西的时候习惯性皱眉挤眼,走路和坐下都小心翼翼,这只能是身体退化的老人的习惯。

后来同桌吃饭的时候,我又觉出他的功德光不太正常——他本人应该是个地阶,也算是个精英了。

可功德光的颜色,十分浑浊。

硬要描述的话,很像是两个彩色的透明塑料片重叠在一起的感觉。

一直到了他喊出了九丹铁头鼋——我自己现在也是地阶,也会结灵术,一清二楚,灵物只会臣服于比自己强的人。

当初我喊出来的,也都是一些小杂鱼,雷祖则是“毛遂自荐”,自愿跟我结灵的,铁头鼋为什么臣服于地阶?

最后,他讲述真龙穴里见闻的时候,就更确定了。

当然,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并不奇怪,可以说是田老爷子告诉他的,可他的神情,再怎么压,也骗不了人。

他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和畏惧,不可能是从故事里听来的。

是身临其境。

也可以说,他也跟去了,但是他现在也只是地阶,当年更不可能是天阶,田老爷子不可能带他进去,为什么要让自己能力不足的儿子进去送死?

他不是田龙成——或许说,他的身体确实是田龙成,但是里面住着的灵魂,只可能,是真正的田老爷子。

田老爷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,跟自己的儿子换了魂。

泡在桶里,须发皆无的残损身躯里,才是他儿子田龙成。

刚才,他一副“受罪到头”的模样,也是死心了——最后一丝希望,帝流浆都没了,那他更清楚,父亲绝对不会把身体还给他了。

厌胜门也是有这种术法的,是宗家秘术,田老爷子怎么也会用,不得而知,也许,也跟真龙穴有关。

张同心先生,显然跟我想到了一处去,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原来,那天……”

原来,自从被抓进来,张同心先生都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,不跟外界相通,这种关禁闭一样的感觉,也是折磨他吐出方子的一种方式。

但是有一天,他听到田老爷子和儿子商量什么,儿子慨然应允:“儿子的血肉之躯都是爹给的,爹说怎么做,儿子就怎么做。”

田老爷子大笑,却笑的凄凉,张同心先生也好奇,可他不知道那天,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,从此以后,田老爷子性格大变,不再是那种饱经风霜的沉稳,而是说不出的急躁,几乎天天都来找张同心先生,问他什么时候能熬制出帝流浆。

不再是那种“习惯了”的从容,而是说不出的焦躁。

好像,换了一个人。

田老爷子,未必告诉了我们真龙穴里全部的真相。

牛彩虹侧头看着我们心照不宣的样子,发了愣: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?田先生怎么不是田先生了?”

或许,你应该管他叫爹,或者叔伯?

这个时候,身后的哭声震天动地,撼动人心。

一只手伸了过来,死死拉住了牛彩虹:“大小姐,你这是上哪儿去啊?”

是管事儿的。

牛彩虹甩开他:“你管啊?我要去找我们家李富贵。”

“那怎么行,现在,你是……”管事儿的显然也知道田家的全部秘密,只管把牛彩虹往后拉:“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你不能走!”

“天大的事儿,不是有你们吗?最多……”牛彩虹甩出了一张卡:“白事儿上的花销我包了,啊!”

不知不觉,已经走到了大小凤地的位置了。

来的时候,这地方还是一片繁茂,可现在,大小凤地的气散了。

这气一散,轻则败家,重则人亡。

而尸锁九重阵——还压在那里,宛如一颗定时炸弹。

牛彩虹不管不顾的往桥头走:“我就不信,世上还有什么事儿,是钱解决不了了——好比说李富贵吧,他要是不肯娶我,我就用钱砸他!管是什么宾利吉利法拉利,只要他要,只要我有……”

结果这话还没说完,我忽然就觉出不对来了,伸手就要把牛彩虹给拉回来:“危险!”

可没成想,那一只手比我离得近,瞬间就把牛彩虹抓住了。

田龙成。

不,应该说,田老爷子。

牛彩虹一下愣住了,连忙说道:“先生,你是不是嫌钱少?我这还有……”

可我立刻大声说道:“你别冲动,我早跟你说了,要是执迷不悟……”

田老爷子冷冷的打断了我的话:“走到了这一步,我已经没法回头了。”

我们全知道他想做什么。

他要把尸锁九重那个窟窿,重新堵上,还要继续借寿,继续维持这个身体。

把牛彩虹这个漏网之鱼也压下去,尸锁九重就会重新发挥效力——而他身为十二天阶,也许,有法子能重蓄大小凤地的气。

他的本事是极大的——只是委身在了这个地阶的身体里,好像名刀被孩子拿着,完全发挥不出本来的效力。

牛彩虹到了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:“田先生,你到底……”

他转身,就要把牛彩虹推下桥去!

哑巴兰也急了:“咱们不能白看着……”

我摇摇头,这一瞬,我就知道,已经来不及了。

不,不是牛彩虹的命,而是……

果然,桥头忽然传来了一阵震颤的声音。

一股子乌云一样的东西漫了上来。

阴气,煞气,怨气,还有一双一双,戴着“银镯子”,杏仁白的手。

那些手,在最后一瞬,死死抓住了田老爷子。

田老爷子其实是有心理准备的,浑身一震,就要把那些东西甩开,可这一下,他忘记了一件事儿。

就跟忘记他的身体已经年轻,不再需要小心坐椅子,不再需要努着眼睛看东西一样。

他的身体,不是天阶的身体。

他的眼睛里,终于露出了一丝意外,一丝恐惧。

他身体被抓了下去。

可最后一瞬,他又露出了一丝解脱。

牛彩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等她抬起头,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:“咦……”

她什么都不用知道,也好。

那些被压在桥下,千人踩万人踏的怨气,终于在找到了真凶之后,散开了。

我隐隐约约,听到了许多窸窸窣窣的声音,和细碎的笑声。

像是很多女孩子,在一起嬉戏打闹,听上去,很欢喜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她们很高兴——以后,就解脱了,说是身上再也不用压那么重的东西,那么沉,也不用那么寂寞。”

是啊,她们最大的愿望,就是有人能陪陪她们。

我一伸手,哑巴兰就知道要什么,赶紧拿出了黄纸和贡香。

她们终于大仇得报,散了怨气,我来送她们最后一程——但愿,下一个家庭,哪怕没那么富贵,只要有人陪着她们就好。

香烛的光点了起来,我忽然想起来,白藿香那条漂亮的腰带,还在我手上,立刻拿出来还给了她。

可是——那个腰带上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剥落了光华,变得陈旧凌乱。

我有点不好意思:“我以后,再给你添个更好的!”

白藿香拿过来,默默的把它埋在了桥头下——都是姑娘,都喜欢漂亮的东西,她想尽一点心。

十二天阶,真的开始衰败了,新旧交替,本来是万物规律,就好像黄叶子总要落下去一样,只是,仍然会让人觉得惋惜。

管事儿的反应过来,本下桥头,大声嚎哭了起来,田家,完了。

我刚要叹气,忽然一个声音凑到了我耳边:“有件事儿,你是不是还不知道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