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29章 双凤银冠

“这算是一种跟山下的春节一样的大日子。”那些门人告诉我,这个节日一出,满家欢庆,夜里要点一晚上的灯,热闹的很,我们碰上了,也是缘分,晚上一定要出来看看,大家痛快喝酒吃肉,什么好玩意儿都能看见。

程星河一听“肉”就拔不动腿了:“有火洞螈吗?”

张同心先生倒是高兴:“小哥会吃!不过,你知道吃火洞螈哪里?眼窝下面,最嫩的那块蒜瓣肉!”

不光如此,还有人把本地各种宝贝,趁机拿出来卖——别看这地方是深山,可风水奇佳,有许多古代的贵人墓,山体有时候运动起来,贵人在被窝里被冲出来,那些金银珠宝也散落一地,倒是净出一些绝世孤品,那些卖古玩的,有时候也千里迢迢赶到了这里来收货。

苏寻也直了眼。

更别说,本地姑娘受了这山清水秀的滋养,个个出落的白嫩水灵,米豆腐似得。

哑巴兰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我就知道,今儿晚上是走不了。

村民对白藿香感恩戴德,预备了最干净的吊脚楼给我们住。

窗户外面是一大棵十八里香,山风往窗户里送,东西通透,馥郁的不得了。

躺在竹子床上,抱住了豢龙匣。

一开始,是为了潇湘,才跟四相局产生了联系。

可是后来——桩桩件件的事情都说明,我跟四相局,关系并不浅,

哪怕是身边遇上的朋友,也都给你四相局脱不了关系。

同类相吸,跟磁石总会遇上铁屑一样,似乎都是必然的结果。

我想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——潇湘,你能告诉我吗?

豢龙匣越来越重了,是啊,潇湘也在等一个机会。

屠神使者,真龙穴……

九九八十一难……

不知不觉睡着了,可大概是因为太累了,这一次,先是黑甜一觉,没见到潇湘,但很快,脑子就乱糟糟的。

“杀……”数不清的人追逐我,刀兵闪闪,他们要杀我。

但是,一个身影挡在了我面前。

“要动他,从我身上踏过去。”

潇湘。

跟画片一样,梦杂乱而没有逻辑,下一秒,又是江辰高高在上一句:“龙认主——那就,给我跪下。”

那个壮美极了的白龙,对着江辰屈膝!

“别……别给他跪!”

心里疼——像是被人用刀划!

我没有保护好你……你受委屈了……

但是后来,半睡半醒,朦朦胧胧的,又觉得有个人在喊我:“北斗……北斗……”

那是一个非常温柔甜美的女声,我第一次听到,却怎么听怎么觉得可亲,甚至,让人贪恋。

她是谁啊?

一双胳膊抱住了我,那个怀抱,仿佛是世上最温暖安全的地方。

开心,幸福,从来没这么高兴过……

但是下一秒,一只手拉住了我,死死把我往外拽。

那只手,好冷。

别让我走,不想走,我不想走……

睁开眼睛,天已经黑了,风转凉,我重重一个喷嚏。

“哎,程狗,你觉得我这么打扮怎么样?”

“像个山鸡。”

哗啦一声,果盘子翻了,掉了一地东西,程星河的声音气急败坏:“你可以打我,不能打食物——糟践吃的,月老剪红线,一辈子说不上媳妇!”

“你咒谁呢?”这话触碰到了哑巴兰的痛点,更加气急败坏。

苏寻甚至没抬头,专心数着包里的现钞——他从来都是用现金。

金毛抓住机会,把地上的五香熟牛肉全吃了,没有龙脑,也不能总饿着。

白藿香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做噩梦了?又是咬牙又是皱眉头的。”

我摇摇头,把脑门上的冷汗擦了下去:“不算。”

我——梦见我妈了。

虽然没见到,但是我就是认定了,只有我妈,会有那么温柔的声音,那么温暖的怀抱。

“过来。”

我转过脸,白藿香就把一个东西套在了我脖子上:“照照镜子,”

镜子里面,我脸上还有竹子枕头一条一条的印子,脖子上——是一条围巾。

“山里入夜凉,你最近总打喷嚏,八成不知道多少人骂你。”白藿香的声音是云淡风轻,却压不住的期待:“好看吗?”

说好看——是违背良心。

我从没见过那么丑的围巾。

按理说,围巾只是一块长安保员,能有什么好看难看?

其实,那个围巾是一块蜡染土蓝布,料子很好,显然也花了大心思,可针脚全是错的,剪裁的也稀奇古怪。

但是,我看见了她藏起的双手上,指尖都是针眼的伤痕。

明明救人时把针用的鬼斧神工,她却意外的并不擅长女孩子活。

简直不合逻辑。

“好看。谢谢你。”

镜子里,我身后的白藿香一下就笑了,可她压着嘴角,就是不肯痛痛快快的高兴起来,反倒是继续装出凶巴巴的样子:“老乡送给我当嫁……当谢礼的,扔了可惜,便宜你了。”

我没忍住,回过了头:“你老是对我这么好……我心里有愧。”

她的笑容,一下凝在了嘴角上。

“我对谁好,是我自己的事儿,跟你有什么相干。”她声音一冷:“少管。”

说着,第一个出了门。

围巾上有浅淡的药香,很好闻。

出了门,外面果然灯火通明,说是像春节,我看倒更像是元宵灯会。

本地人穿着民族服装举着火把庆祝,外地人在四周的摊子上挑挑拣拣,大声讲价,空气里都是竹叶酒和蜂蜜酒的香甜气息。

人生有时候步步惊心,可有时候,真美。

苏寻见了古董就好像萝卜一样扎了根,程星河吃了很多我没见过的东西,满嘴流油,哑巴兰被一群载歌载舞的漂亮妹娃抓了过去,刚要高兴,那些妹娃就笑:“阿姐生的真好看!”

“脸上擦的么子粉,这样白嫩?”

他笑不出来了。

白藿香站在了一个摊子前面出神。

那是卖西川银饰的摊子。

西川人自古就喜欢银饰,也因为本地银矿不少,价格不贵,但是手艺精湛,那些银头饰上的花鸟栩栩如生,迎着月亮灵动如水。

她看的是个头冠,上面一对凤凰,周围是大花牡丹。

我立马过去了:“喜欢?”

赶紧把那个头冠拿起,给她戴上了:“我送你。”

“大夫妹娃好这个莫?”那个卖银饰的老奶奶很高兴,拿了镜子给她照:“有眼光的哩,你给我孙子治好了肚子,这个我给你,这是姑娘出嫁戴的,一辈子就戴一次,可代代相传,给妹娃的妹娃——银子不比人心,不会变!”

白藿香显然是喜欢的——镜子里的她,美的像是哪里都找不到的画。

出嫁……

可她刚伸出去要扶正的手,就凝滞了一下,接着取下来放回去,摇摇头。

“大夫妹娃不喜欢莫?”

白藿香的声音轻不可闻:“人心,也没那么容易变。”

这里很嘈杂,我却偏偏听清楚了。

这一句不知道为什么,让心跟猫爪子挠下来一样,疼。

下一秒,我就看见了一条华美的银腰带——跟白藿香埋在了桥头的,几乎一模一样。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立马说道:“你看见没有,那个好看!我给你买!”

白藿香看着我那个样子,忽然就笑了。

“你那么着急干什么?别摔一跤!”

自然着急,那么好看的东西,被其他人抢走了怎么办?

可我这个运气,素来是怕什么来什么,这一伸手,就跟另一只手重叠上了。

我顿时一愣,那个拿腰带的人抬起头看着我,也一愣。

“是你?”

一面之缘,是上次下山灵鹿那件事里,戴着墨镜的大明星。

奇怪,这千里迢迢的,她怎么也跑到了这里来了?

巧是巧,不过……

“这个腰带是我先看上的……”

“先生,”没想到,她反手抓住了我的手:“你得帮我个忙!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,一万条腰带,不,十万条,我也给你买!”

我一看她的印堂,就明白过来。

她好像,遇上麻烦事儿了,这事儿,还挺邪性。

而且——我眼睛一亮。

她的耳朵上,有一丝红光。

说明,她知道某种,我想知道我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