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31章 丈夫转性

“蛊?”我立马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怀疑?”

“他变的太厉害了,”大明星接过了白藿香送来的一张纸,用力的醒了醒鼻涕:“他以前,并不是这样的人,我听说,只有中邪,才会转性子。”

这会儿凉汤上来,西川的凉汤是药材熬的,下了山上的蜂蜜,甜润可口,下了山就吃不到。

我给大明星一碗,这会儿发现白藿香那一碗的勺子上落了个苍蝇,她自己没留意,我就拿了,用茶杯里的开水烫了一遍才给她放回碗里。

白藿香喝了一口——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吃的这么香甜。

大明星看着我们,又要哭——显然,想起了那个丈夫。

原来,这个丈夫一开始对大明星是非常好的——大明星让我们管她叫赵姐就行了——赵姐说一,他就绝不说二,生活中的事情,不论大小,都只听赵姐一个人的话。

自从跟赵姐在一起,但凡是什么莺歌燕舞的事情,他一概就没有粘过——这种地位男人,自然是有数不清的诱惑,可不管是有心之人,还是赵姐暗中试探,他几乎是对其他的桃花运绝了缘——有一次,一个三流小艳星买通司机上了他的车,他给赶下去了!

口头禅就是——娶了我家夫人已经是我的福气了,没福气再沾染其他女人!

那个时候,赵姐幸福到,几乎疑心每一天的日子,都是在做梦。可丈夫让她只管放心,他可能上辈子欠她的,这辈子还她一世幸福。

这会儿,摆摊子的大娘送上了一碗西川特有的金丝米凉汤,也听了一耳朵蹭:“唉哟,男人嘛,婚前婚后两张脸,都是一样的哟,时髦话怎样讲——七年之痒。”

这话也对,婚前展露的,自然都是优点,可在一起生活,缺点跟咳嗽一样,是藏不住的。

可赵姐摇摇头:“不是缺点这么简单——他的心……变了。”

这一阵子,赵姐的丈夫不知道为什么,一回家就没有好脸色,她察言观色,说这些年的钢材买卖许是不好做,压力大,连忙给她丈夫揉肩膀。

可谁知道,一碰她丈夫,她丈夫冷冰冰的就把她的手给甩过去,说她岁数大了,手糙,碰到了身上磨得慌。

赵姐被捧了一辈子,那双手也保养的珠圆玉润,第一次被人说“糙”。

她心里能好受吗?

可不好受没办法,她赶紧就把保姆熬的清心粥送上去了,温言软语的说:“去去火。”

结果她丈夫还真不知道,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,反手就把粥给泼她身上了:“去火去火,我看见你就来火,吃什么能有胃口?”

她挂着一身粥,哪儿受得了,绷不住眼圈就红了。

这一下,她丈夫就更别提了,一脚把高端定制的橡木椅子踢翻:“哭哭哭,老子他妈的还没死呢,你就哭?老子瞎了眼,娶你这么个丧门星!”

说着,一把抓了外套,大步流星就往外走。

丈夫这人儒雅,没说过粗话。

她心慌之余,收了眼泪就要追,可丈夫挣脱了她的手,这一走,就不回来了。

此后丈夫电话不接微信不回,她也心焦,又不好闹乱子让人看笑话,这会儿有个闺蜜给她发消息——那个闺蜜也是大老板的夫人,说你怎么不看好了你们家老洪呢,外头传言可不大好听哇!

她一愣,就问什么传言?

闺蜜把那天的娱乐头条这么一发——好么,狗仔队拍到了,她丈夫跟别的女人上了酒店!

这一下对她来说,无疑是五雷轰顶。

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是哪里对不起老公了?

这好端端的,横不能一点征兆也没有,就变成这样了啊!

她摁不住,就去找丈夫了,结果抓个正着,她还没闹呢,丈夫就对她一个巴掌。

她嘴里咕噜噜掉了一颗牙。

丈夫冷冷的让她滚。

她就想起来,不久之前,丈夫才说她的牙好看,像是珍珠,她说老了就不好看了——人老珠黄,都要掉啦。

丈夫笑着说,你的牙掉了,我嚼碎了喂你。

她忘了自己回到了家里,只觉得天旋地转,一下坐到了意国空运来的沙发上,喘不过气来了。

闺蜜闻讯赶到,给她顺气,说两口子在一起,看西施这么长时间,也得看腻味了,外面的女人,就图个年轻新鲜,也就是玩玩儿,正宫是你,你就不能坐以待毙,两口子最要紧就是羁绊,谁也拆不开的羁绊。

什么叫羁绊?

孩子!你们是不是,也该要个孩子了?

赵姐不是没想过,可她这个岁数了,保养的还是很不错的,而一旦生了孩子,那还不得老的江河日下?以色侍人一辈子,还怎么留住丈夫的心?

闺蜜一拍大腿,说我不是说你——你现在是贤惠好看,也可没留住人啊,可见,没用!有孩子就不一样了,不看僧面看佛面,不看你,也得看看俩人一起生的孩子。

这句“不看僧面看佛面”,可让赵姐伤透了心——演绎了一辈子爱情,追逐了一辈子的爱情,以为得到了爱情,结果却是一句“不看僧面看佛面”。

谁受得了?

可事情到了眼前,受不了也得受——婚姻不是儿戏,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,更何况,她这个身份,多少双看笑话的眼睛?

当初,多少人嫉妒她,恨不得她从豪门摔下马?

她偏就不让她们如意。

于是她多方打听,找到了卖婴儿膏的老太太,差点吃了下山灵鹿的胎。

那天晚上去的那么着急,也是因为知道第二天丈夫要回家取文件,吃了好赶紧受孕。

但是做婴儿膏的老太太已经疯了,她上哪儿再找其他法子怀孕?

卖凉汤的姨婆听上了瘾,索性也跟着在一边支招:“男人莫,玩儿够了,总要回来,野女人万万千,老婆就一个莫!以不变应万变!”

好么,这姨婆不卖凉汤的时候,估计天天看言情剧。

大明星叹了口气:“我一开始,何尝不是这么想的。”

可谁知道,丈夫那天忽然就来了个电话,让她从房子里滚出去,离婚。

她当时就急了,凭什么?

丈夫说就凭老子看你就恶心。

她不肯。

不肯,丈夫终于回到了家里,可二话没说,拳打脚踢。

说她赖着不走,一点脸面也不要。

可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——只剩下丈夫这个脸面了,死也不肯走。

本来她以为,只要不走,日久见人心,就还有转圜余地,但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那天她出去购物,几个人在地下车库就把她给劫持了。

要弄死她。

她这辈子是跟人有过仇怨,可没有一件,是到了要人命的程度。

她拼死就问,死了能不能当个明白鬼?

其中一个人来了一句,下辈子,你嫁人的时候带着眼睛。

说完,一刀下去了。

也巧,正这个时候,有条流浪狗不知道为什么扑过去了,咬住了那人的手,叫唤的很大声,把保安给惊动了,那几个人落荒而逃,她这才捡回来了一条命。

她绝不相信,她丈夫会杀她,可事实摆在眼前,她不信也没用。

她为了自保,家都不敢回,砸了大钱,找人去查她老公——她就想知道,为什么下的去这个狠手?

查来了消息——说她老公性格确实变了,不光对她,在公司里也是一样,凶狠暴戾不说,还突然转换了胃口,爱吃荤腥不说,还吃生的,血淋淋的。

可她老公以前吃素啊!

我心里忽然一动。

转换了性格,还突然喜欢吃生肉。

怎么——跟我有点相似?

而查人的沉默了一下,忽然吐出了一句,方方面面,跟中了邪一样,要不,你往那方面查查。

她茅塞顿开。

对啊,她听说过降头小鬼什么的邪术,是不是她丈夫真的招惹了什么东西了?

于是她跑了泰国柬埔寨什么的找法师,可也是一无所获。

她越发认准了,丈夫遇上的事儿,跟邪有关,倒是想起来了我,可她也不认识我,根本没地方打听去。

后来八方打听,又听说西川的蛊也能惑乱人心,这不是,就特地上西川来找降洞女了,结果赶上这个节日,她也是为了散散心,谁知道,正好碰上了我。

上次我在婴儿膏的事情上,她是彻底的服了我,这一看见我,就认定了,这是天定的缘分。

我仔细看了看她的夫妻宫,还真没错,夫妻宫上带着一股子不显眼的黑煞气。

她丈夫发生变化,肯定是跟邪祟有关。

我心里是彻底明白她刚才那句话了——她一旦被丈夫给遗弃了,那怎么可能有机会带我们去江家?

宁拆一座庙,不破一桩婚,更何况,她丈夫确实有麻烦,不能见死不救,我就答应了下来。

赵姐一听,别提多激动了,抓住我的手就说,只要能让她丈夫回心转意,别说去什么江家,天涯海角都给我想办法。

同时,我心里也挺好奇的——她丈夫的症状,为什么跟我相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