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32章 小人托盆

接着她有点不确定的问:“这事儿,你说跟风水会有关系吗?”

也有这种可能——风水上出这种事儿的,也不少。

不过听她这么问,我顺口问她,是不是有线索?

她摇摇头说不确定——不过,现在想来,她丈夫的办公室前一阵子确实装修过,而转性的事儿,就在装修之后。

那就更对路了,这不正是我的专业吗!

事情是敲定了,赵姐巴不得我们现在就去看看那位洪老板的办公室,不过她到底还是忍下来了,约好明天早上走,就吧墨镜戴上,小心翼翼的先回去休息了。

这会儿程星河他们也找过来了——程星河把个好端端的肚子吃的跟怀了孕的一样,哑巴兰垂头丧气,估计没碰上什么好事儿。

苏寻更是没顾得上抬头——他捧了一手的盒子,那叫一个爱不释手。

可我一瞟就看出来了,不是仿古就是做旧,看来他跟古玩店老板这么长时间,也没学到什么真东西。

金毛不知道上哪儿扑腾去了,滚了一身的泥,但是看样子心情不错,我一转头,好么,像是跟一群本地猎狗交上了朋友,一步三回头,像是约好了下次还一起玩。

堂堂一个犼,倒是接地气。

程星河把我那碗凉汤咕嘟嘟喝下去了,听说了刚才的事儿,一抹嘴皱起了眉头:“不愧是商店街李柯南,你上哪儿,生意就开到了哪儿——有机会咱们上南极,企鹅没准也得找你看看风水。”

我刚要说话,忽然“呼”的一声,半空就是一阵爆竹响,卖凉汤的姨婆勺子一扔:“阿耶,放九天同庆撩!”

九天同庆?

我们一起站起来伸脖子。

“啪”的一声巨响,半空之中炸起了一道美不胜收的光环。

好像——整个银河都活了,正在普兰的夜空翩然流转!

下一秒,每一颗“繁星”再次爆炸,五彩缤纷,又化作了漫天的花雨。

九天同庆——这名字起的不虚!

一颗又一颗的烟花争先恐后的声控,四面八方是呼啸而过的爆竹响,整个夜空像是打翻了的颜料盘,争奇斗艳,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烟花!

烟花散尽,也是行尽而归的时候了。

我倒是想起来了:“姨婆,说是个祭日,不知道,是个什么祭?”

“神使祭!”

“神使?”

“没错,据说,当年西川这里,来了一对恶龙。那个恶龙盘踞在了这附近,吃人伤人,占了山要当土匪头子,还要跟老天爷造反!老天爷派下了十万天兵天将,哗啦啦哗啦啦,就把那一对恶龙打死抓走,老天爷还派了使者,来安定人心,把土地还给了山民。”

姨婆叹了口气:“哎,你说哪怕是龙,又怎么能跟老天爷造反?虽说是龙,也是蠢物!”

我的心却揪了一下——神使?

难道,是屠神使者?

“那龙什么样?”

“说是一金一白。”

程星河一口凉汤梗在了嗓子里,差点没吐出来。

“不对,是一黑一白!”

一直添柴禾的老头插嘴:“我们祖上都这么传。”

“也不对,是一黑一金!”

其他本地人,也跟着插嘴,好险没吵起来,可也没吵出了什么结果。

我脑子里面乱哄哄的——跟老天爷,造反?

白藿香看着我的眼神,也有几分紧张。

还没等我多问,程星河一胳膊就把我脖子给套住了:“哎呀不行,这凉汤里面一准是掺米酒了!为父喝多了,孽子快搀为父回去……”

父你大爷,也不怕折死你。

可我心里明白——他是怕我听了这个,心里难受。

为了不让那些争吵的声音传入到了我耳朵里,他扯着破锣嗓子唱了起来:“往事不可追,不要多回味,花钱买场醉,几个好妹妹……”

真他娘难听,你跟白藿香搭配个组合吧,跑调双煞,劫道都不用刀。

金毛受不了这个声音,撒欢就先跑了,哑巴兰和苏寻也一个激灵,加快了脚步。

人群跟烟花的硫磺气息一起散去,桂花酒的香气越来越淡,夜里的风已经凉了,树上的叶子,地上的事,该黄的,也都黄了。

第二天早起启程,张同心师父和厌胜门的已经离开了——给我留了话,说急着去把门主给找回来。

真要是能找的就好了。

赵姐跟我一路走,哑巴兰一知道了赵姐的真实身份,别提多激动了,拿出了一个本就求赵姐签名,正是那本《桃花宝典》,说小时候就有一个梦想,把赵姐扮演的一个角色娶回家。

赵姐签名是签名了,可笑的勉强。

回到了县城,我回去看了看老头儿,老头儿一切正常,赤玲也挺好,一老一小一疯一傻,倒是其乐融融,正在玩儿打手心,谁赢了,多吃一颗栗子。

我也想去跟着打,他们不要我——打手心带不了第三个人。

小白脚讥诮的喵了一声,意思是看你这人缘。

我抱了小白脚撸了撸,要换季了,掉了我一身毛。

赵姐那急不可耐的,央求说虽然是舟车劳顿,可请我们办完了事儿再休息,到时候,她愿意带着我们上小包头山泡帝王浴。

开车启程,到了一处地方——是帝都跟我们县城交界的地方,好有牌面的一个大厂房!有个小村庄那么大。

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些穿工作服的,见了赵姐都是一愣,接着点头招呼。

可他们看着赵姐的眼神,都很古怪。

赵姐也勉强跟他们打招呼,但是一擦身过去,我耳朵灵,就听见那些工作人员,以我们应该听不到的音量议论纷纷:“又来啦?徐娘半老,还是不行了,这老板娘喊不了几天了。”

“就是,看着怪可怜的。”

“可怜个屁,都是报应。”

报应?

可说话的立马被踹了一脚:“胡说八道什么呢,饭碗不想要了?”

那个人自认说漏嘴,不吭声了。

“先生,这边请。”赵姐急着解决了老公变心的事儿,这些声音都没顾得上听。

我们到了一个办公楼,那楼也气派,好大一个大厅,门口滴滴的都是门禁,宽敞明亮,赵姐让保安开门,保安一见赵姐来了,顿时犹豫了一下:“夫人,董事长他功夫繁忙,可能不大方便……”

赵姐一听,脸色顿时一变,像是猜出了什么,但她眼睛一立:“你开是不开?”

保安被吓住了,赶紧开了,赵姐的高跟鞋哒哒的踏在了地上,跟上战场一样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好家伙,这就是正宫的气场!”

不长时间在工作人员的指指点点下,我们就到了一个很大的办公室。

办公室门是关着的,秘书一脸为难的让我们别难为她,可我一看门口的风水,就看出来了个一二:“这盆树是谁送来的?”

那是一盆发财树。

因为名字吉利,绿意盈盈喜人,很多办公室爱放这个。

秘书犹豫了一下:“记不清楚了,好像,是董事长哪个老朋友吧?”

这秘书的眼睛到眉毛的距离极长,这种人博闻强识,过目不忘,不会不清楚,是不肯说。

赵姐立马问道:“先生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

我接着问秘书:“没弄错的话——你们老板这一阵生意不太好,很多熟悉的老客户都丢了,亏损特别大,大的邪乎?”

秘书一愣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我伸手往土里挖了挖,果不其然,挖出了一个小人来。

木头做的,上面密密麻麻,写了很多红色的字迹。

但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小人手里捧着一个盆,像是在接水,可那个盆子里,赫然没有底。

果然,不是正常风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