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33章 金元宝地

那个秘书盯着那个小人,眼睛一下就瞪圆了:“这是……”

“这是个风水术,”我答道:“叫一场空。”

也就是,但凡你充满希望的去迎接某种东西,那某种东西就是会落空——要考大学的学子,不管多努力也必定名落孙山,求财的,不管资源多好,也赚不到钱。

开公司的就是求财,所以财运必定一跌到底。

这是专门用来整人的邪性风水,黑风水和厌胜术里都有,小人手里的那个器具,我知道二百多种摆法。

不过但凡是这种黑风水,摆了必定损及自身——质量守恒定律,你让人家倒霉,那你也得付出代价。

有的人就纳闷,说那些黑先生和厌胜门的怎么还没被老天收饭碗?

就是因为他们做了恶事之后,肯定会做其他的好事儿找补——有时候民间传说,遇上困难的人,忽然逢仙,人生改变,其实不光是有好先生,有些时候,也是一些恶先生来补功德,正好碰上那种需要帮助的人了。

不过能遇上这种奇遇的,也说明这人本身干过好事儿,是有福报的。

运势这种东西,看似虚无缥缈,其实宛如一部精密计算的仪器,一分一秒,一丝一毫,都不带差的。

“这个位置很讲究,”我盯着秘书说道:“正财位,平时,是你照看吧?”

赵姐立马就看向了秘书:“对了——这里的东西,都是秘书看管摆放,秘书,洪董事长待你不薄!你敢害他,你良心被狗吃了!”

“不是!”秘书立刻说道:“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……这么说,这就是最近公司财运低迷的原因?那可太好啦,我马上就去报告给董事长!”

秘书是个聪明人,聪明人最擅长的,就是明哲保身。

“不用!”赵姐穿着高跟鞋的脚,一下就把门踹开了——对了,她年轻的时候,演过武侠片,现在腿部线条也还是流畅均匀,据说经受过这方面训练:“我亲自跟他说!”

这下,赵姐就更认定了,洪老板的变化跟风水有关系了。

哑巴兰别提多惊艳了:“连环鸳鸯腿……”

“哎,你们!”秘书快哭出来了:“你们不能……”

这一进了办公室,赵姐抓住我就说道:“你快四处看看,是不是这里还有其他的毛病?”

还真是。

穿过宽阔的落地大窗户,看得出来,这个大厅是在大楼最顶层,左右有两个山包,三方在一个直线上合抱,但是都巧妙的比这个大楼矮一头,中间高两边低,正组成了一个“金元宝局”。

金元宝又值钱又坚固,自然是大大的利好——当初那位洪老板能当上钢铁生意的龙头老大,也跟这个金元宝地有关系。

果然,这洪老板也是个传奇人物。

说是一开始,这洪老板是白手起家,年轻时候图这地方地价低,非挑这个地方贷款建厂,人人都说这地方荒凉,图便宜在这里建厂,还不背一屁股债。

可洪老板倔脾气,就是干,结果没多长时间,就赶上了国家建设高潮,他一跃从乡镇企业家变成了地区老大,这些年长盛不衰,成了行业老大。

哑巴兰也跟着点头,合着洪老板这个金元宝局是误打误撞盖的,命里合该带财。

可现在——我往下一看,就指着楼下的钢结构镂空装饰板问:“那也是这次新装修的效果?”

看上去是非常雄伟的,也彰显了这个买卖的雄厚能力,叫谁看着都觉得有气派。

赵姐立刻点头,紧张的问我是不是有问题?

我回头看着秘书:“这一阵子,你们身上是不是都长了疮?”

秘书几乎要拿电话把保安喊来了,一听我这话,手就僵住了:“你怎么……”

好看是好看,可金元宝局,要的就是敦厚稳重——你弄这么多镂空的窟窿,金元宝支离破碎,散财不说,人的身体,也会跟着千疮百孔。

秘书瞅着我的眼神,跟看鬼一样,吓的话都说不出来了:“这风水,真的……”

“见识到厉害了吧?”赵姐别提多高兴了,连忙说道:“钱不钱的,先放在一边,先生,我丈夫变心,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个钢架子?我现在就让人给拆了!”

“放屁!”

赵姐话音未落,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敢在我这指手画脚?”

大办公室的侧门拉开,出现了一个六十上下,鬓发斑白,却不怒自威的老者。

岁数虽然不小,可他背着手,体态特别好,一身笔挺的西装,赫然是个成功人士的气派,很像是英剧里的老贵族。

迁移宫高耸,剑眉,桃花眼,这种男人,不管多大岁数,都会有极好的异性缘。

赵姐一看见这个能当她爹的丈夫,也没平时那个派头了,连忙堆笑迎了上去:“老洪,我是为了你好,这几个先生可厉害了……”可话没说完,洪先生一巴掌就搭在了她的脸上,她身体一转,墨镜飞出去了老远,直接扑在了地上。

秘书立刻装成了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,飞快的退了出去。

白藿香立刻把赵姐扶起来了,洪先生还要过去,不由自主就皱起眉头退了一步,看向了自己的脚——他自然不知道,白藿香的绝命十三针。

白藿香把赵姐扶起来,冷冷的盯着洪先生:“我最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。”

对重男轻女,家庭暴力这方面,白藿香堪称女权使者,一遇上了,比谁都横。

洪先生吸了口气,冷冷的说道:“不管你们是谁,也没权利管别人的家事儿。”

赵姐连忙说道:“是我不对,我也是为了你好……”

“你要是为了我好,死了就行。”

洪先生轻描淡写,就说了这么一句残忍的话。

跟娱乐新闻上的老夫少妻,宠妻狂魔,判若两人。

赵姐眼里都是泪,立刻就求救似得看向了我,想让我辨别一下,洪先生到底是怎么得的失心疯。

我已经看出来了——洪先生的夫妻宫上,一股子黑气弥漫了出来——他确实是碰上了邪祟了。

我立马问道:“洪先生最近,有没有碰上什么怪事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