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434章 邪气遮眼

洪老板神情先是猛然一震,但马上,跟想通了什么似得,露出了个嗤之以鼻的表情,扫了赵姐一下,看都不想多看我一眼,转身摁了一个呼叫铃:“小张,小魏,都过来……”

叫保镖了。

赵姐不甘心,爬了起来还要拉住洪老板:“老洪,你生我的气不要紧,我就是希望你好……”

“滚。我的风水,是国内顶尖的风水大师给看的,一个嘴上没毛的小子,也敢来指手画脚?是你出钱请了野狐禅,上这里来招摇撞骗的吧?”

洪老板大概经常打网球或者高尔夫,上肢很有力量,一下就把赵姐给摔开了:“你想这些鬼点子没用,我不是说了吗?看见你就恶心……”

白藿香眼神凛冽下来,还要抬手,我拉住了她,对洪老板说:“你很快就看不见她了——你不光财运上出现了大变故,身体也跟着走下坡路,你眼睛什么样,心里清楚。”

赵姐一愣,着急忙慌的就问:“我家老赵眼睛到底怎么了?”

洪老板的手一下僵住了,脑门上瞬间就是一层汗:“是谁告诉你的?”

“不用人告诉。”

普通人看上去,洪老板的眼睛是奕奕有神的,可我看的出来,他的眼睛里,透着一股子乌光。

这个法门,叫“邪遮眼”。

“没看错的话,你这一阵子眼睛经常一阵一阵的剧痛,大概还做过某种跟眼睛有关的噩梦,”我接着说道:“你眼睛上的乌光已经漫过了一半,现如今还来得及,要是放着不管,一定会失明的。”

为什么动他眼睛?

眼睛都被人给遮住了,当然就容易被人蒙蔽了。

洪先生变心,已经昭然若揭,就是让人给盯上了。

洪先生张了张嘴,脸色就白了:“你……你真能看出来?”

赵姐察言观色,知道洪先生也让我镇住,赶紧就劝洪先生,快把事情说清楚,不然就来不及了。

洪先生还犹豫呢,我伸手就点按了他的晴明穴,龙气一撞,就把那股子蒙蔽眼睛的黑气暂时驱散开了。

这一下,洪先生本来大怒,还要伸手拽我,可一瞬间,跟刚酒醒了一样,皱起眉头,看了赵姐一眼,十分痛苦的就揉了揉太阳穴:“奇怪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原来,洪先生这一阵,确实跟我说的一样,时不时,眼睛就会一阵剧痛,来的又快又急,好像被什么锐物扎了一样。

不光如此,晚上做梦,也梦见有一个人跪在了他床头,用一个明晃晃的锥子,就往他眼睛上扎。

他从剧痛之中惊醒,可一旦重新睡着,那个噩梦就继续周而复始,恐惧和痛苦的双重折磨之下,根本睡不好觉。

叫谁精神头都不会好,第二天工作也有影响,当然,这事儿不能说出去——现在形势这么不好,老板要是出什么问题,手底下人人心惶惶,就更不好办了。

于是他秘而不宣的去信得过的私人诊所看病,谁知道那边的专家一番检查,说他眼睛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他坚持说不可能,专家一摊手,说你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,上心理医生那看看去吧。

他怎么也不信是心理原因,可又没办法,当然,去了心理医生那,开了一些镇定药物,每用户!

他最近正为这件事情心烦,可以说看什么都不顺眼,刚才见到了我们,也是一阵烦躁,恨不得把我们赶出去。

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手一碰到了他的眼睛,那种烦躁的感觉瞬间就烟消云散,现在心情稳定多了。

赵姐别提多高兴了,居功甚伟:“你看,老洪,我说什么来着——我又不会害你!”

洪先生立刻看向了我:“你会气功?我愿意聘请你,当我的私人健康顾问,只要能把我眼睛治好了,价格你开。”

我摇摇头:“刚才那一下,虽然见效快,可也是治标不治本——我不可能24小时守在你身边,你要想彻底治好,就得挖出这个事儿的根源。”

洪先生喘了口气:“你说的在理!可是,什么根源……”

“你办公室的风水——是不是,你的眼睛,就是从换风水之后开始的?”

洪先生一细想,点了点头,神色终于有了悚然。

我问道:“你为什么想起来换风水了?”

原来,洪先生自从前一阵子财运就开始变差,有人就建议他,这几年大环境不好,是因为年景有变化,你这风水也得变一变,才会否极泰来。

他一想有道理——成功之后,很多人说起过他这个金元宝山选得好,他也颇为自得,所以确实对风水感兴趣,一听建议,就找了一个很出名的先生给相看的。

那个先生说他是个秤戥之命,压的住黄金白银,扛得起大富大贵——但凡把这里的布局改成镂空的,那就是“金山开口”,符合他钢铁生意的特质,财源滚滚来,他照做了——真管用!

那个月,业绩提升了两番!

公司上下喜笑颜开,他也觉得高兴!

可高兴了没多长时间,生意跟回光返照一样,短暂繁荣,长期跌停,几乎沉入谷底,比之前还差,他就急了,去找那个大师,大师说没关系,不过是你面前一道坎,熬过去就行了还有,就是远离属虎的女人。

白虎跟你相克,正吞你的财,若是身边有白虎女,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。

赵姐听到了这里,脸色顿时就给白了。

她就是属虎的。

一开始,这洪先生还犹豫了一下——别说,他那个时候,对赵姐确实是真爱,有情饮水饱那种,只要能跟赵姐在一起,那他喝口凉水也愿意。

于是他就不置可否,没多说什么,对赵姐也一切如常。

可大师那嘴跟开了光的一样,自此之后,生意江河日下——他甚至没敢跟任何一个人说起,他现在的资产,已经出现了巨额负债,是个说出来能吓死人的天文数字。

这之后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原因,他那种心情开始改变,看见赵姐就来气——之前朝思暮想深爱的人,成了他的眼中钉,看见她就觉得面目可憎,以前觉得她满身香气,现在觉得闻了就作呕。

以前觉得她身姿曼妙,现在看着就觉得徐娘半老卖廉价的风骚。

赵姐对他越好,他越觉得恶心,恨不得一巴掌扇上去,扇她脸,都嫌脏,洗手要洗好几十遍!就希望赵姐永远离开他的视线,恶心反胃的感觉才会好一点。

赵姐没变,是他变了。

赵姐听到了这里,再也控制不住,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:“你这么看待我——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!”

说着就要撞墙,被白藿香给拉回来了——白藿香看着她的眼神,满是同情。

是啊,哪怕潜意识觉得赵姐会妨害自己,可他之前明明爱赵姐胜过爱钱,这种转变,根本就不正常。

这会儿,他眼睛上的黑气散去,看着梨花带雨,跟当年几乎没啥大区别的赵姐,也露出了很爱怜的表情:“奇怪,奇怪,我是不是,猪油蒙心了,我老婆这么好,我怎么……”

显然,就是因为风水的影响。

洪先生弄明白了之后,立刻问道:“我这风水,到底是个什么问题,怎么解决?”

“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,”我问道:“给你看风水的那个先生,姓什么叫什么,哪里人?”

洪先生刚要说话,忽然侧门内“咳咳”一声,有一个年轻女子咳嗽的声音。

洪先生回过头,就看向了那个年轻姑娘。

赵姐正哭着呢,一抬眼看见那个姑娘出来,哭都顾不上了,豁然就站了起来,咬牙切齿:“狐狸精……”

我一抬眼看到了那个年轻姑娘,也皱了皱眉头。

她不是一般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