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35章 回心之局

“这……”程星河皱起了眉头:“这他娘也能当小三?洪老板不愧是被邪遮眼了,口味真清奇。”

这姑娘其实也不算丑,比起了牛彩虹可差得远,模样很普通,身材很普通,牛仔裙下一双粗腿,皮肤微黑小眼睛,一身衣服确实都是当季时髦,可不知道为什么,搭配在她身上,立马就带着一股子十分明显的土气。

当然,这姑娘也不是孤独终老的长相,只是,她跟这里一站,哪怕比赵姐年轻十几二十岁,可跟光彩照人的赵姐比起来,也差的太远了。

这俩人的对比,要是放在电视剧上,那妥妥是皇后见民女。

说洪先生口味清奇,就在这里,好像扔了玫瑰捡大葱一样,哪怕说是图新鲜,可也真是有点不对劲儿了。

而她踩着高跟凉鞋在意国进口的地砖上哒哒哒走过来,旁若无人的就靠在了洪先生身边,嗲里嗲气:“干爹,你让人家等会儿,这都等了多长时间啦?你不陪着人家,人家不高兴!”

干爹……我们几个跟过了电一样,齐刷刷一人一身鸡皮疙瘩。

而这一瞬间,洪先生看着她的眼神,充满了迷恋,一下就把她给搂在了怀里,刮了刮她的小塌鼻子:“这不是来了几个闹事儿的嘛,我怕他们吵了小宝贝,才敷衍敷衍,让我的小宝贝辛苦了……”

我们刚下去的鸡皮疙瘩重新都立了起来。

这一瞬间,洪先生眼里的黑气,就重新给弥漫回来了!

赵姐几乎没把一嘴的牙给咬碎了,就别提了,忽然就窜了过去,抬起手就要把那姑娘给拽过,吼道来:“小小年纪,这么不要脸——你跟谁叫干爹呢!”

那小姑娘见状,脑袋立马往洪先生胳膊底下一躲,声音扯了哭腔:“哎呀,干爹,哪儿来这么个疯婆子,我害怕!”

而刚才还深情款款,有些内疚后悔的洪先生,这一瞬铁青了一张脸,对着赵姐那张精致保养的脸,毫不留情又是一巴掌:“你这个疯婆子,说谁不要脸呢?”

赵姐再次被打翻在地,别说形象了,连委屈都没顾上,血红着一双眼还要撕扯,白藿香立马拦住了她,瞪着洪先生,也带了火药味儿:“一日夫妻百日恩,你刚才不是说了后悔吗?怎么翻脸不认人?”

洪先生把那姑娘护在了怀里,恶狠狠的说道:“我猪油蒙心了,不行吗?你们还在这吵什么,吓着了我的小宝贝,你们担待得起吗?”

接着就瞪着赵姐:“给我滚!”

那姑娘看着眼前这一切,嘴角偷偷勾了上来,但还是撒娇卖萌的说道:“干爹,这些人都是谁啊,凶神恶煞,我好害怕!”

赵姐忍不住了:“老洪,你讨厌我也就算了——可你的眼睛怎么办?”

洪先生想起了眼睛上的痛苦,心有余悸,一瞬间像是清醒了一点,可那个姑娘立刻说道:“眼睛?你们还能看眼睛?白萝卜长胡子——充什么千年人参啊!不就是为了骗钱来的吗?告诉你们,我干爹有我照顾,你们别想骗他一个子儿!”

哑巴兰一下就急了:“你说谁……”

“哎呀,”小姑娘嘴一撇:“团伙了不起啊!”

哑巴兰不会说话偏爱斗嘴:“我们不是团伙,是团队!”

“不是团伙,那也得是你们是有危害性的多人组织。”

这一下把哑巴兰噎的说不出话来,洪老板连声叫好:“柳柳,我就喜欢你这小暴脾气,真可爱!”

你怕对可爱是有什么误解。

程星河看洪老板不顺眼,不管他会不会瞎,一听倒是乐了:“七星,这小姑娘磕倒是唠的一套一套的,很有点为父的风采。”

我说你还不打听打听,没准那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妹妹。

程星河连连摆手,说可惜可惜,她没有二郎眼。

我说别贫了,能不能去江家,就看能不能干过这个小姑娘了。

程星河一乐:“要是这么个小姑娘你也干不过,厌胜门主给你爹我当吧。”

是啊,我早看出来了,她身上,也萦绕着一层黑煞气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长得不怎么样,合着还是个妲己。”

她之所以成为妲己,也因为,她动了风水上的某种手脚。

赵姐还要挣扎呢,这会儿洪老板已经毫不犹豫的摁了警卫铃,几条彪形大汉蹿了出来,就要把我们拉出去。

打是打的过,可这种地方打起来,根本就没必要——毕竟法治社会,判决你个聚众闹事,损毁他人财产,值不值?

赵姐不甘心:“不行,老洪你的眼睛……”

洪老板的黑气更盛了:“跟柳柳在一起,我瞎了也甘心!滚!”

赵姐转脸看着我,还想让我给洪老板眼睛摁一下子,可这个时候,他怎么可能让碰,你劝他也没用。

我拉了赵姐一把:“没事,咱们先走,我有办法。”

赵姐不大相信,那个小姑娘偷眼看着我们,得意洋洋。

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,我盯着她:“有些风水能做,有些做不得——一旦反噬到了自己身上……”

那姑娘挑起了眉头盯着我,挑衅似得说道:“我就管今天过的好不好,谁他妈的有闲心想明天?明天,有明天的我担待!”

典型是个今朝有酒今朝醉。

这种人活的不累。

不过——她这个劲头儿,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熟人来。

以新娘子命给自己借寿的赵老爷子那个妻子——祸国妖妃。

后来,祸国妖妃嫁给了江总的儿子二世祖,之后就没什么联系了。

这俩人,本事几乎一模一样,不过,祸国妖妃至少有倾国倾城的美貌作为资本,这姑娘的模样——可见比祸国妖妃,都是一浪更比一浪强。

赵姐一边走一边哭,见到了外面好奇伸脖子的员工,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墨镜丢在办公室了,立马捂住了自己的脸,别提多尴尬了。

我征得了白藿香的同意,先把她送我那块围巾借给赵姐挡脸。

那些员工指指点点,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:“你们看,哎呀风水轮流转。”

“爬得越高跌得越狠!”

“伴君如伴虎,一点错也没有!”

赵姐听见了,羞愤交加,要不是碍于面子,没准一转身就得从楼上跳下去。

等到了楼下,赵姐就抓住了我,声音别提多绝望了:“先生,你都看见了,我,我可怎么办啊!那个死狐狸精,她一来,老洪就跟被迷了魂一样,是不是那个狐狸精动的手脚,是不是她害了我们家……”

那个小姑娘,确实不对劲儿。

“咱不能坐以待毙!”赵姐接着就说道:“要是老洪一直鬼迷心窍,你不也是进不了那个江家了……”

“我知道,”我答道:“你带我上你住的地方去。我给你做个局。”

赵姐高兴了起来:“能管用吗?”

程星河插了一句:“做黑风水,我们家七星是行当的祖宗。”

祖宗那可绝不敢当,不过,现在厌胜术,我几乎学的差不多了。

到了赵姐家,果然是个广告里都见不到的豪宅——装修以奢华为主,各种玻璃水晶晃的人眼晕,——属于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家有钱系列。

苏寻就盯着一个小八音盒——太精巧了,里面的芭蕾女孩一直在跳舞,还能做出谢幕的姿势。

我定好了夫妻位,就让赵姐给我找个琴弦,再找一个瑟的板子,还有一盒古法胭脂来——最好是有年头的真东西。

赵姐这种身份,找这种东西太简单了,很快就有人送来,我把琴弦和瑟的板子绑在了一起,把那个小八音盒拿了下来放在一起,打开地板,挖出个位置放好,

这叫“琴瑟和鸣”,有助于修复夫妻关系,过不了多久就能起效,作用特别快。

赵姐一听,别提多高兴了,就要谢我,我说这还不够——还有一样,你把胭脂涂抹在把你夫妻宫上,晚上也不要卸下来,就等着丈夫回心转意吧。

这都是正风水,见效其实没有黑风水那么霸道,所以我多加了一样,要了赵姐的一把头发丝,缠在了她丈夫的照片上,放在了坤位。

情思绵绵把人缠,能勾丈夫回来。

一切做好,大功告成,赵姐千恩万谢。

“但是你千万记住一个禁忌。”我说道:“只要你能做到了,事情差不离。”

“什么事儿?”赵姐那个殷切的程度,我让她跳个楼她没准都得答应。

“那就是,这一阵子,不要让孩子在这里哭,”我说道:“孩儿啼哭破你的风水,适得其反。”

赵姐连忙点头:“好办!”

跟黑风水斗法,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。

可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老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我隐隐约约就觉得,这件事儿,可能不会太顺。

想起来了那个叫柳柳的姑娘,总觉得不对劲儿,我就让赵姐还是找机会查一查,那个柳柳是个什么来路,最近,有没有跟什么特别的人交往过。

赵姐一想起来那个柳柳就咬牙切齿,立马说道:“我早打听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