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43章 绝户之脸

而孕妇合着的眼皮飞快转动了起来,显然正在被鬼压床。

一些带青气的有灵之物很擅长这种本事——灰百仓能把人给定住,黄大仙能操控人的行动,这个鬼婆子能来个鬼压床,想必也是这一类来历。

要是地阶天阶,这点雕虫小技不算什么,但我们三个只是玄阶,本事还差的远,很有可能被控制住,所以我才要了坟头黄土——别处的坟头土是邪,但是自家祖坟的不一样,反而能镇邪,带着这个在他家,鬼压床就压不上我们。

跟传说之中一样,那个鬼婆子一进来,就围着床转圈唱歌,跟进行某种神秘仪式一样,拍成鬼片能把人吓死。

我低头一瞅,发现这个鬼婆子的脚也挺瘆人——光着的,露出了又长又尖的长指甲。

但怪就怪在,她的一只脚有指甲,另一只却是秃的。

那鬼婆子果然伸出了手,摸在了孕妇的肚子上,我眼看着她的手抓在上面,精神已经全被胎儿吸引,一手抽出七星龙泉,对着她就砍下去了。

现在升了玄阶,七星龙泉的煞气被进一步开发,用起来更得心应手了,这一下剑气风掣雷行。

鬼婆子完全没想到这里埋伏着人,虽然也积年有灵,感应到了危险,堪堪躲避过去,但还是瞬间被剑气掀翻,发出了一声惨厉的呼号。

接着就警戒的盯着我们,狗一样的露出的尖牙。

程星河后脚跟上去,一把将狗血红线缠过去,要拴住鬼婆子的脚,鬼婆子反应也是超乎寻常的机敏,呲了牙齿叫唤了一声,忽然对着程星河就喷出了一股子东西。

黑乎乎的带着秽气,像是某种油脂。

程星河猝不及防,歪头闪避了过去,那东西落在了他肩膀上,他肩膀上的衣料瞬间就滋出了白烟,程星河见状立刻回头冲我们喊:“七星,这个东西有毒!”

随着这句话,一股子恶臭从他肩膀上弥漫了出来,比阴阳魃的味道还蹿,特别辣眼,熏的人直流眼泪。

程星河作为臭气的源头,顿时也呲牙咧嘴起来:“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来头……”

哑巴兰听见了,一边擦眼泪一边挡在了前面:“哥,我来!”

鬼婆子看出我们人多,愤恨的嚎叫了一声,转头对着窗户就撞出去了。

可哑巴兰早扑了过去,利落的一脚把鬼婆子踢了回来,鬼婆子被踢了一个跟头,脸着地磕了牙,又是一声惨叫。

程星河上去就把她给缠起来了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这下看你还往哪儿跑……”

鬼婆子瞬间被缠的严严实实的,躺在地上不住的嚎叫。

我眼前本来被熏的一片模糊,揉了半天,刚要松一口气,忽然就发觉出来了——不对,这个鬼婆子虽然在吵闹翻滚,可她的眼睛却偷偷的盯着窗户口。

我立马反应了过来:“哑巴兰,找个桶!”

哑巴兰得令,立刻满屋子找桶,

程星河抓着狗血红绳,还没反应过来:“拿桶干啥?”

而这个时候,鬼婆子被红绳拴着的腰正在迅速缩小,眼瞅要从红绳之中脱出来——跟打窗户缝子里挤进来一样,这东西像是根本就没有骨头!

程星河顿时傻了:“这东西……怎么跟橡皮泥一样?”

说着手忙脚乱去把红绳子收紧,可现在鬼婆子的腰身细的跟针一样,眼瞅就要从红绳里钻出去了。

我立马喊道:“哑巴兰,桶呢?”

哑巴兰的声音则慌慌张张的:“太黑,我找不着哪儿有桶!”

妈的,眼瞅这个东西就要跑了,可千钧一发之际,身后的孕妇忽然大声说道:“床下……床下有一个……”

我回身就弯腰去床下掏,程星河则大喊了起来:“七星,不行了……出去了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我一手摸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,心头一喜,够出来,是个扑鼻的尿骚气,跟刺鼻臭气相映成趣——尿桶?

不管是干啥的,是桶就行,我立马回身奔着鬼婆子扑了过去,偏巧鬼婆子比我快一步,对着窗户就撞过去了。

我一脚把窗户合上,一下把尿桶扣在了鬼婆子。

鬼婆子一闻到了尿骚气,惨叫了一声,本来尿桶只能把把她的头和肩膀扣上,可我一压,鬼婆子还真跟橡皮泥似得被我压的越来越小,直到我把尿桶整个扣在地上,只听一个活物,跟瞎蝙蝠似得在里面来回乱撞。

程星河兴奋了起来,对着尿桶踢了一下,捏着鼻子把衣服脱下来了:“什么东西这么臭……”

我答道:“看样子,像是人脚獾。”

没有别的东西,长着那种脚。

程星河一皱眉头:“獾?跟上次那几个假五通是亲戚?”

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个孕妇倒是赶了过来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世上……真有人脚獾?”

所谓的人脚獾,跟北方民间传说里面的“大马猴”“狼外婆”“矬子老蹦”一样,经常被老人讲在睡前故事里吓唬孩子——不听话就会被抱走吃掉云云,吓的小孩儿安静如鸡,跟阿蒙可止小儿夜啼一样。

小时候我偷了邻居家的枣,还兴冲冲的拿来给三舅姥爷吃,老头儿听说这枣的来历,立马骂我一顿,说偷东西的小孩儿要让人脚獾给抱走了,泡在坛子里盐腌了吃。

还给我形容,说盐腌小孩儿最好吃,连骨带肉,鲜嫩多汁,一咬嘎嘣脆。

当时我被吓的直哭,甚至怀疑老头儿就是人脚獾变成的,要不咋知道的那么清楚,睡觉都不敢挨着老头儿——简直算是个童年阴影。

传说之中,这东西站起来跟小孩那么高,还能发出小孩儿的哭声,经常在门口装小孩儿哭,以调虎离山之计把屋里大人引出去,自己就潜入屋子里,抱走小孩儿。

它最大特征,就是长着一双人脚,后窍有臭腺,臭腺里的臭汁子喷到了人眼睛里,是能把人喷瞎的。

哑巴兰疯狂点头:“我也听说过!把我吓的不敢上厕所,尿了好几次炕!”

程星河兴趣盎然的踢了那个桶子一脚:“不是吃小孩儿吗?怎么现在吃开了胎儿了?是怕被其他人脚獾抢了,先下手为强?”

不对,这些其实都是传说,人脚獾并不是以吃人为生——这东西确实是灵兽,擅长挖掘,头脑聪明,是一种珍奇异兽,作用嘛,其实是擅长开机关。

不管你把人脚獾关在什么地方,它都能成功逃脱,就因为这种特性,所以在三国和春秋时代,这东西跟猎狗一样,为人驯养,目的呢,是盗墓。

从古至今,贵人墓地的宝物就为人觊觎,墓主人和盗墓贼总得斗智斗勇,所以古墓往往机关重重,盗墓贼就会用死人骨头来喂养人脚獾,让它有了灵性,驯养成功的人脚獾下墓,如入无人之境,什么机关都困不住它,脖子上套个袋子,就能给主人带来数不清的珍宝。

简单来说,就跟鸬鹚一样。

不过人脚獾跟尸油小鬼一样,驯养起来很困难,有时候几代人的心血,也只能驯养出一两只,所以驯养人脚獾的方法在明朝前后就失传了。

而人脚獾因为经常在墓地里行动,所以被老百姓跟“邪”关联上,这才有了传说之中抱小孩儿的怪物,其实是冤枉它了。

孕妇一听,义愤填膺的说道:“可你扣住的这一只,没有冤枉它吧?它吃了多少孩子了?我这就把村里人都喊来,活活烧死它!”

说着,就跑出去了。

我则蹲在地上,又敲了套它头上的尿桶一下:“你倒是说说,你为什么来吃这些胎儿?”

有灵的东西一旦开始吃人,就等于堕入了邪道,连阿满一个山神都会受到天谴,更别说一个区区的灵兽了——它要吃人,不是因为贪灵气,就是有深仇大恨。

而桶子里传来了一阵磨牙的声音,像是提起这件事情,就恨的牙根痒痒:“他们欠我的,我就要讨回来!你们人——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

程星河听得不爽,踢了那个木桶一下:“你这种四处喷臭水的货色就是好东西了?你以为你抹香鲸啊!”

踢完了他还想起来了,语气变好了一点:“不过嘛,你既然有盗墓的本事,要么就给我盗点值钱的东西,来补偿老子的衣服,要么老子把你皮剥下来当衬衫。”

人脚獾冷笑了一声:“人都贪,都贪,你们死也死在贪上……”

一听这个字,我也听出来了,这个人脚獾不是个没有故事的老同学啊。

而且,之前看了它的面相,这动物虽然跟人不一样,但是化作人形,我也能大差不差的看出一些来——这个鬼婆子的子女宫位置完全凹陷,是“绝户脸”。

看你穿白戴孝,又来吃孩子……

于是我就问它:“人家欠你什么了?——该不会,是你的子孙后代上的事儿吧?”

不听孩子还好,一听“孩子”俩字,这人脚獾冷不丁就爆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啼哭,把我直接吓出了一个激灵:“我的儿啊……是我的过错……我害死了我的儿……”

程星河说道:“一会儿说人害死的,一会儿说你自己害死的,你精神分裂是不是?”

哑巴兰算是有点常识,纠正道:“那叫人格分裂。”

我让他俩别打岔,就听见人脚獾说道:“一开始……是我被一个猎户给救了,我感念恩德,想要报恩,谁知道,那个猎户,是个畜生都不如的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