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36章 金桃花局

程星河他们早把耳朵给竖起来了,都瞪着眼:“何方神圣呐?”

赵姐把鼻涕醒干净了:“是我们公司的保洁!还学历造假!”

程星河才喝了一口他们家的有机杂果茶,扑的一下就喷了一地毯:“造假,你们公司要保洁还得c9常春藤什么的是吗?”

赵姐连忙摇头:“不是,保洁得是初中以上学历,她——她初中都没毕业!”

说着,赵姐又哭了起来:“我就是不甘心,我输在哪儿了!”

对了,赵姐以前在外国什么大学进修过硕士。

原来,那个小姑娘初中都没读下来,混进公司人家也都没疑心——国家不是早就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了吗?谁还检查你个初中毕业证呢?

谁知道,小姑娘从小没人管,爱瞎混,被社会人搞大肚子,自然不去念书了。

结果社会人说是给小孩买奶瓶,骑着二手摩托,改造过的排气管子屯屯屯一炸,就没回来过。

小姑娘家里人都把她当成个肿瘤,恨不得消灭了,她离家出走辗转几年,现如今成年了,听说这地方福利好——管三顿饭一顿点心,就来了。

结果来了之后也不安分,三天两头骂哭同事,上司管,她把上司给打了,好大一块乌眼青。

闹成这样,人事部门一追究,好么,拔出萝卜带出泥,她学历造假!

那就没资格在这干保洁,人事部门劝退她,她撒泼大闹,在门禁那满地打滚。

正巧洪老板经过,就问怎么回事儿,就这么认识的。

结果这么一认识——好么,洪老板的心犹如被丘比特射中,一下就迷恋上这个柳柳了。

就这点消息,还是赵姐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查出来的——钢铁工厂的人嘴都氩弧焊封过的似的,严,不好打听。

“丘比特,”程星河把果茶喝的呲溜呲溜的:“了不起——外来的法师会念经,哑巴兰你有希望了,回头也找个丘比特庙烧烧香。”

哑巴兰还真有点动心,不过再一想,上哪儿找丘比特庙去?再说人家洋神仙也不吃香。

白藿香很不高兴,说他们崇洋媚外,月老不要面子吗?下次去月老庙一定告他们一状。

程星河回过味儿来了:“你上月老庙干什么去?对了,上次你那一大把护身符就那请的吧?”

白藿香的脸一红,一巴掌把程星河凑过来的脑袋扒拉开了:“你管不着。”

我没跟他们搀和,就跟赵姐问:“那柳柳身边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?还有,她住哪儿你知道吗?”

柳柳所在的地方,肯定有风水局。

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我想知道,她身后的是什么人。

赵姐转身打了个电话,回来就告诉我们:“住三里河雅芭街,门口有两棵木槿花的就是。”

过去看看。

哑巴兰难得心细:“她都靠上大山了,现在还会住那吗?”

赵姐连忙说道:“你们放心吧,她每天晚上都回去!”

有局,自然一定得回去。

我就让赵姐记住了这三天不要让孩子在这里哭的禁忌,三天过了就没事了,也就告辞要走——看看柳柳家。

赵姐连忙答应了下来,但还有点纳闷:“不过,为什么不能让孩子哭呢?”

我就告诉她,夫妻和合的时候,眼里应该只有对方,但是能打断琴瑟和鸣的,只有一样——孩子的哭声。

夫妇之间甜蜜,孩子的哭声是唯一能把双方拆散的,这样他对你的专注就会被打断,所以容易失效,就三天,很快就过去了。

赵姐立马答应——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孩子进门。

我们告辞离开,但最后我又想起来:“还有,风水讲究人杰地灵,为了杜绝一切横生枝节,你一定要做好人行好事,给自己积累功德,要是作奸犯科,好风水也不起作用。”

赵姐对我谢了又谢,说这就上什锦大街找活物放生,再给贫困山区的留守儿童捐款。

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,那我们告了别,就等好消息了。

一路也就到了三里河的雅芭街。

雅芭街本名叫“哑巴街”,因为这地方山穷水恶,地价低,也就收入微薄的哑巴聚居在这里。

后来本地管事儿的嫌名字难听,改成了“雅芭街”,还在街边种了不少的芭蕉。

不过这地方是一个聚头散尾,如同鸡形的地势,面前怪石堆叠,是个“贫鸡吃碎米”地,住在这里的,发达不起来,时隔多年,依然只有穷人。

果然,这么一进去,街边的不是晒太阳的,就是搓麻将,斗小牌的,全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——牌本都是现在少见的毛票。

年轻人也大多是穿着工作服,提着面条和特价蔬菜,行色匆匆,疲惫冷漠的样子。

在这里住,穷运缠身,恶性循环,越来越难走出去。

而这一条街上,全是发黄打卷的芭蕉,一眼就能看到,一户门口门前有两棵粉艳艳的木槿,现如今已经过了花季,但开的竟然仍十分明艳。

到了那家门口,大门还是闭着的,他们几个给我放风,我趁着周围的人不注意,就踩着残旧不堪的围墙骑到了墙头上,摁了一手的瓦松。

嚯,这个柳柳,还真是遇上贵人了——瓦松就是寄生在瓦房缝隙之中泥土里的植物,我以前在厌胜门,还给乌鸡找过一次金瓦松。

这东西是预兆人贵人缘的,虽然现在大家住楼房,见的少了,可现在家里来了客人,大家说客套话,也还是要说“蓬荜生辉”,这个“蓬荜”,就是瓦松。

现如今,这个宅子的瓦松长的大而肥嫩,比左邻右舍的几乎漂亮一倍,正说明主人遇上了贵人,助她一臂之力。

往里一看,果然,内里院子五角,各摆了五个花盆。

这五个花盆,应该是金属的。

就凭着摆放的位置,内里应该是五种东西——铜葫芦,铁笛子,锣,镲,唢呐,五乐俱全,都是喜庆事儿上用的,妥妥正是个金桃花局。

高。

只要是搭上了桃花局,就有利于人缘,人际关系顺风顺水,人见人爱,自然也容易找到爱情,尤其为少男少女青睐,百年不衰。

而金桃花局,是让有钱多金的人,格外爱你。

不光是金桃花,我皱起了眉头,里头还有其他的气……卧槽,难怪这么凶……

“哎,你们干啥呢?”

这会儿,一个粗哑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来人呀,妈呀,大白天来小偷啦!”

好么,是个邻居,一脑袋炸了毛的白头发,不知道多久没洗,裤子皱巴巴的也不知道穿了多久了,上头还有福娃彩绣的标志。

我连忙从墙上下来:“姨婆别喊了,我们不是坏人。”

“不是坏人,上房跳墙呀?”那老太太还要喊,我就看向了苏寻:“借给我点现金——好让老太太买点吃的压压惊。”

这老太太眼睛下一片黑气,最近正在走霉运,影响的财帛宫一片乌黑,现如今正穷了个底掉。

但哪怕这样,她还想去赌。

这会儿摆明了,就是想讹诈我们。

但是她耳朵上有红光,显然,知道什么我们想知道的消息。正好,能跟她打听打听。

苏寻立马就掏出了一卷钱——对这方面,他是非常大方的。

老太太一看钱,立马不吱声了,接过去蘸着唾沫数了数,转身要走。

我则拉住了她:“您别着急——多跟我们说几句话,我们再请您喝酒抽烟。”

老太太立马来精神了:“真的?”

那眼神就四个字“人傻钱多”。

我一乐:“真的——住这的那个小姑娘,这一阵,是不是带了什么人来,怪模怪样的人?”

老太太来了精神:“你怎么知道的?来过个老瘸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