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441章 斗法开始

但她马上装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:“嗨,您说什么呢?风水——这不是您这种大人物才信的吗?我不信这个,我要运气干什么,我有干爹就行了。”

洪老板咳嗽了一声:“你别装傻了——我这一阵子鬼迷心窍,也吃了不少苦,你这边,是不是差不多得了,见好就收吧?”

柳柳把手里的马卡龙给放下了。

她抬起眼睛,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不再是娇蛮任性,而是满眼阴冷:“谁帮你了?那个姓李的土鳖?”

冤枉,不是在下。

洪老板没正面回答她,而是谆谆劝导道:“以前的事儿,我可以既往不咎,咱们就算了,我岁数大了,也看淡了,冤家宜解不宜结——你把你身后那个风水师的事情说清楚,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这事儿就翻篇了。”

“你翻篇?”没想到,柳柳霍然站起来,骂道:“你翻篇,我这翻不了!”

她这么一吼叫,周围的客人全看过来了——这可是高档场所,瞬间把周围的视线全吸引过来了。

洪老板脸色一变,立刻把头低下,显然生怕让人给认出来,而柳柳似乎憋了一肚子的委屈,早就想发泄出来了:“你凭什么说翻篇,你也不……”

可话刚说到了这里,她脸色一变,忽然就弯下了腰,先是想扶住桌子,可扶不住,反倒是把精致的刺绣桌布给拽下来了,咣琅一声,满桌子杯盏碗盘,全给掉在了地上,摔了一个粉碎。

而柳柳自己,忽然就尖叫了起来,抱着肚子就在满地玻璃碴子上面滚了起来:“疼……疼……”

“卧槽!”程星河立马站了起来:“有个东西跑柳柳肚子里去了!”

我也看见了,是个黑影子。

“夜哭灵?”

程星河点了点头:“就那成色——三十年靠上了。”

什么叫夜哭灵呢?是地缚灵的一种——死在了一个地方,走不出去了,比如跳楼,吊死,这一类,时间越长,怨气越大,越危险。

所以出过吊死鬼的房间,淹死过人的河流,很容易出事儿,就是因为那些冤魂被留在原地,。

而夜哭灵虽然没有前几种名声响,可这玩意儿也挺危险——怎么呢,这东西是胎死腹中的孩子化成的。

我们常说,没见过世界的胎儿灵是很不好惹的,因为好不容易投胎成功,却又重新夭折,怨气极大。

这种夜哭灵就是,每天死死盯着其他女人的肚子或者怀抱,就想着找机会,自己也钻进去,重新生而为人,怨气太大,影响理智,所以它们见了孩子就要扑,有时候,甚至会因为自身的阴气,而害死好端端的孩子,也跟吊死鬼拉替身的原理差不多。

有时候小孩儿无故夜哭,莫名其妙,大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其实,就是因为孩子面前有夜哭灵,被吓着了。

合着刚才江良是把这玩意儿给招来了。

这一瞬间,柳柳的人中立刻就是一道黑线,接着在满地的玻璃碴子上就打起了滚儿来:“啊——疼,疼啊……”

本来她这么一嚷,就把服务人员给惊动了,这一下更是把服务人员给吓住了,立马围了上来:“女士……”

可洪先生立刻说道:“别拦着她——她是犯了癫痫了,谁拦着,就咬谁的手,滚一会儿就好了,不然的话,出了事儿你们就得负责任!”

白藿香身为医生,哪儿听得下去,豁然就站起来了:“一派胡言……”

可服务员哪儿知道癫痫的原理啊——这里的都是贵客,真要是自己画蛇添足出了什么大事儿,倾家荡产也赔不起。

我看到,江良已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悠然自得的拿起了一个骨瓷杯,喝了一口伯爵红茶,动作极其优雅——我却看出来了,他手里刚才拿捏的,是一块很旧的破布。

照着我的经验,估摸着,是一块陈年旧拭乳布——能引婴灵的,最管用的就是母亲的乳汁。

而洪老板立刻蹲下,装出照顾柳柳的样子,低声问道:“你快说,你背后的先生,除了金桃花,还让你在我这里埋了什么东西?”

我看不见洪老板的表情,只看到,他手背上冒了青筋。

可柳柳竟然特别硬气,强忍着身体里的剧痛:“我就是不说——我答应先生了,死也不能把他交代除出来!啊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又是一声惨叫,江良动了手脚,那个夜哭灵误认为柳柳的身体能投胎,死命的往里面钻。

柳柳痛的死去活来,脑门上全是汗水,张嘴就喊:“救命——救命……”

洪老板显然也失去了耐心,盯着柳柳的眼神,露出了凶光:“还想救命——不说,你就死在这里吧!”

白藿香一看柳柳成了那样,有点坐不住了——一开始,她也觉得柳柳利用局来视线自己攀附权贵的梦想,很看不起,倒霉也活该,可眼瞅着柳柳那么痛苦,她作为女性的共情,和作为医生的天性,让她没法就这么当个观众。

我却摇摇头:“没事儿,你等着看就行了。”

白藿香一愣,我一直心软,她难得看我竟然这么坐得住:“可是……”

程星河一把瓜子就递过去了:“你还信不过七星?实话告诉你,你不知道七星的真实身份。”

白藿香一愣:“你知道?”

我自己都不知道。

“他的名字是七星,原本是一名全国知名的高中生名侦探,不幸的是不久之前被不明组织强灌毒药而变小……”

我一把推开他的脑袋,毒你大爷。

而洪老板很解气,看着柳柳翻江倒海的样子咬牙切齿:“敢对我下手,这就是自己找的……”

可就在这一瞬间,洪老板的身体猛然一颤,忽然也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尖叫了起来:“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……”

江良根本没想到这一点,霍然就站起来了。

斗法开始了——柳柳身后那位,可不是吃素的。

柳柳看清楚了,一边疼,一边大笑了起来:“活该……活该!”

江良立刻看向了四周,像是在找什么。

我高兴了起来——能在这里斗法,江瘸子,就在附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