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42章 千里追魂

洪先生半张脸,黑气大盛,之前那种黑光,卷土重来,变本加厉,显然比之前还痛苦好几倍。

柳柳身后那位,不乐意了。

这一下,店里更是一片大乱,不知道谁说了一句“中邪了”,好几个女贵宾听见,就尖叫了起来,场面一副十分混乱。

洪先生承受的痛苦,并不比柳柳少,这一下站都站不住,翻在了地上就剧烈的翻滚了起来,一边哀嚎,一边跟溺水的人抓救命稻草一样四下里挠,不光自己这边的杯盏被打翻,顺便还把周围的昂贵陈设给撞下来了。

这下这里的服务人员更是傻了眼,不可能放着不管,你护我叫就来了一大帮人,把这里给围住了。

人头攒簇,胆子小的生怕这里的幺蛾子影响到这里,直往外跑,胆子大的伸脖子就往这里看。

我早站起来了,也趁乱找了过去。

江瘸子就在附近,哪儿呢?

而江良早从自己的卡座站起来了,犹如一道寒薄的利刃楔入到了人群里,厉声说道:“让开!”

这里的服务人员固然是认不出我们这些土鳖的隐藏身份,但是江良举手投足,是老贵族了,他们见的多,一句话,就把场子给控制住了。

那些服务人员不由自主就退开了,跟看个主心骨似得。

江良当仁不让的蹲在了洪先生面前,皱了皱眉头,跟江景十分相似的丹凤眼里,露出了一抹凶光。

出来整别人,结果被别人整,这在先生来说,可是个奇耻大辱,更别说,是江家这种祖传的心高气傲了。

江良一只手往洪先生脑袋上一拍——显然跟我之前点洪先生睛明穴一样,想用自己的行气把洪先生的黑气给冲开。

没用。

不光没用,他那双修长的手,也瞬间被打开了。

对方一点情面都没给他留。

江良皱起了眉头,显然更是恼羞成怒。

他转脸往四下里看了看,大声就说道:“不知道是哪个朋友?哪一家的人?咱们有话出来好好说。”

用风水术把人整治成这样,位置绝不会远,这一声,肯定是能听见的。

这叫先礼后兵,意思是先盘盘道儿,别大水冲了龙王庙——风水行内通婚的不少,很多都能论上亲戚,哪怕论不上亲戚,风水流派就这几门,圈子就这么大,没有不知道江家的,哪怕上四家,也不会不给江家这个面子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:“能把江良给逼的喊出声来,老瘸子能耐不小。”

能耐小,可干不出这么多大事儿来。

不过,江良显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。

柳柳虽然疼的打滚,可骨头还挺硬,大声说道:“拿洗洁精冲冲你那脑花吧——你算哪块窝窝头啊?我的先生就算不出来,碾你跟碾稻子差不多!还敢出声叫他,你不是对手,急着到底下叫你爹叫你妈来助阵还是怎么着?”

江良没理她。

我们几个心里暗乐——都是江家的,这次可真是要大水冲龙王庙了。

可除了这一片大乱,没人回话。

这是什么意思?对方先盘道,你不吭声,那意思就是你别管我是谁,今天我跟你卯上了,不死一个不算完。

江良等不到回音,表情越来越难看了,玉面孟尝似得模样,红了半边脸——估计还没碰上敢这么跟他硬刚的,火气撞上来了。

他薄薄的嘴角一斜,缓缓站起来,环视了一圈,冷冷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跟你客气了。”

不得不说,这些老贵族的气势确实凌厉,这个俾睨天下的劲头,谁见了不得敬服三分?

江良重新蹲下,也不管死去活来的洪先生了,一只手抓住了柳柳的头发,一只手扣在了地上,猛然一拍。

这一下我认识——这叫千里追魂,跟问路寻踪差不多。

既然有先生在背后帮柳柳,那柳柳身上,自然有他的气息,顺着柳柳,就能找到他的踪迹——这一下是个大招,等于拿柳柳当踏板,撵上那个先生拾掇他。

这个法子极难,行气需要入了化境才能用,没个十几二十年学不成,我也没学会。

“哟。”程星河把一块栗子奶油糕强咽下去:“姓江的就是狠——这是要赶鬼呀?”

是啊,跟着他拍在地上的手,气成了数不清的黑丝,对着地面就蔓延了下去。

哑巴兰也看出来了:“这附近的邪祟都都给引来了?”

“地缚的差不多——你们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。”

旧王府——这地方古时候丫鬟小妾死的绝对不少,宅斗到了后来,各路的兵,侵略者来的也不会少,那个时候人命如草芥,每一步脚底下,大概都有个屈死的魂。

江良出手又狠又快,那些数不清的地缚被他驱使过去,天阶冷不丁挨这么一下都够受。

可哪怕这样,这地方除了依然乱糟糟之外,没有任何动静——按理说,千里追魂一起效,那头的先生禁不住这么重的阴气,不重伤,七窍也得见红,绝对禁不住那个痛苦。

江良等了半天,可附近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倒是洪先生一嗓子把他的注意力给喊回来了:“江先生,救救我,我不行了……”

洪先生脸上的黑气,一开始跟雾一样,可现在看来,跟煤一样。

是个死黑,再不管,命没了。

更别说那个痛苦劲儿了,谁都想象不到,经受这样的痛苦,是个什么感觉,洪先生一只手,就举起来,抠向了自己的眼睛。

我忽然想起来了在银河大院的救父小姑娘,琉璃眼半夏——也许,这种恨不得把自己眼珠子抠出来的感觉,只有她能懂。

江良犹豫了一下,只好摁住了洪先生的手——但是,没能把洪先生给治好,只是把洪先生的手腕给卸脱臼了,挠不了自己眼睛就算了。

“哎,那不是江先生吗?”终于有人认出他来了:“是吃阴阳饭的!”

“说是老洪请了很长时间,才请到了他,可你看,老洪都那样了——他无计可施。”

“说江家是圈子里面最出名的,现在这一看——嗯……盛名之下其实难副。”

“是啊,有事儿可不能找江家了。”

我听说,江家家大业大,客户都是顶尖圈子的人物,跟这个酒家的客户群体正好重叠。

要是在这里丢了人,那江家这么多年来积累的面子,可就全完了。

江良饶是经过了大风大浪,也没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过面子——没一个做买卖的,希望客户群体里流传着自己的差评。

这是家族荣誉,命丢了,荣誉都不能丢。江良吸了口气,喃喃的说了句什么——别人听不见,可我能听见。

“你不仁,别怪我不义。”

我心里悚然一动——刚才的千里追魂都用出来了,难道,他还会用比千里追魂更厉害的方术?

江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东西,方的,像是个小罗盘。

接着,他一下就把手指头血咬出来,点在了罗盘上。

“驱邪缚魅,度人万千,鬼妖丧胆,秽气分散……”

这一下,罗盘上的行气一炸,一股子金气扩散出来,瞬间把这里的邪气都给冲开了!

这里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,只觉得,像是室内起了一股子邪风。

但我看得出来,那些金气,极为锐利,是奔着对方劈过去的!

程星河的点心梗在了嗓子里:“这是……”

那个罗盘能帮气化形,是个神器!

我后心一凉,这个锐利的程度,只怕龙鳞都禁不住。

江家不愧是江家,好东西这么多?

“扑”的一声,一个角落就响起了一个声音,像是有人忽然摔倒了。

江良站起来,眼神凌厉,盯着那个方向:“给我把那个人抓过来!”

这附近的人早被镇住了,不由自主就按着他说的话做了。

“卧槽,这一下确实狠——”哑巴兰呼吸都快屏住了:“江瘸子都扛不住?”

我却看向了江良。

江良眼里的锐利,忽然一瞬间就变了。

下一秒,他的身体摇晃一下,像是站不住了。

接着,他身上笔挺的白衬衫,倏然就被鲜红从里到外洇湿了。

血!

他盯着自己的身体,眼里有难以置信。

那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反噬到了他自己身上来了!

程星河手里的点心跌到了地上。

一个瓮声瓮气,故意压住自己本来音色的声音,从那个角落缓缓的响了起来:“你们家的人,到了现在,也学不会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?”

江瘸子……

地上打滚的柳柳也立刻高兴了起来:“老先生……”

我忽然想起来——上次在鬼市抓住江瘸子一次。

可那一次,江瘸子直接被我给摁住了,现在看来,似乎他那会儿并没有存心对付我。

江良咬紧了牙,冲着那个方向就要扑过去,可他做不到了——那颀长的身材一晃,只能堪堪抓住面前的欧式雕花围栏。

“月满则亏水满则溢,事情不能做尽。”那个瓮声瓮气的声音接着说道:“没人教给你?”

江良缓缓就倒了下去。

我一丝也没犹豫,一只手撑住了栏杆了,对着那个角落就翻了过去。

终于找到你了,江瘸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