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44章 斩须之刀

可下一秒,我忽然就觉得脚底下一颤,一低头,脚底下一歪,那块地砖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顶了一下。

底下,有江瘸子的东西?

也只是耽误了一秒,可江瘸子跟离弦之箭一样,奔着前面就跑了过去。

我冲着他就追,元神箭一道子接着一道子从后面射了过来,扑扑扑几声,数不清的树叶子和枝干被直接穿断。

金毛也要扑。

我狠劲儿上来:“金毛,退后,苏寻,射他脚踝!”

苏寻没来的及应声,元神箭宛如行云流水,一道一道奔着江瘸子的脚踝就过去了。

他能在大晚上,射下树上的鸟,按理说,百发百中——那个姿势就别提了,矫捷飘逸,宛如神话里的太阳神。

可不管哪一只箭,都落在了江瘸子身边,完美的把他避开,连衣服都没擦上。

苏寻也有些意外,显然,他甚至也怀疑,自己是心浮气躁了?

不——不是箭不准,是江瘸子用了某种方法,把元神箭避过去了。

他身上,有很强大的气!

强大到,像是一个透明的盾,元神箭也穿不过去!

龙气炸起,七星龙泉光芒大盛,诛邪手翻转,我对着老瘸子后背就劈过去了。

“咣”的一声,江瘸子身体一歪,附近的刺李子枝干整个被斩断,地上的荒草全部溅起,在树木汁液的味道里——我看见了,他身上那一团子极其强大的气上,出现了一丝裂痕!

可他非但没有回头,声音反倒是惊喜:“好——越来越好……”

我越来越好,你为什么要这么高兴?

我还要奔着他再追呢,可下一秒,他身体猛然一转,对着护栏就下去了。

护栏下面,是数不清的人钓鱼老人。

那些钓鱼老人听见了上头一片大乱,都不由自主回头往上看,可还没等看清楚,江瘸子猛然扑下去,就把岸边钓鱼的,看鱼的,全体撞到了护城河里。

“扑”的一声响,宁谧的护城河宛如碎镜,炸起了一大圈的波纹,那些老人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了,就沉下去了。

卧槽,这个死瘸子!

可眼瞅着那么多的老人坠进了河里,我也绝不可能放着不管。

妈的,我牙根直痒痒——为了达到目的,可以牺牲一切无辜,真是江瘸子的风格。

没犹豫,我直接沉到了水里捞人:“金毛,苏寻,帮忙!”

一下水,我就抓住了一个老人。

那个老人吓的什么似得,死死搂住了我的脖子,几乎把我也给拉下去了。

下一秒,就听见那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: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……你的机会来了。”

虽然不常见到他,可他似乎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情。

功德——因为潇湘的缘故,我几乎是个功德黑洞。

这是嘲讽吗?

我立马回头要抓他,可其他老人的胳膊腿,就在我面前扑腾,并且飞快的往下沉!

我没法子,只好下去把其他老人抓了起来,就听见那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说:“你的麻烦马上就要来了,小心斩须刀——这是你一个关口。”

斩须刀?

我抓着那几个老头儿转过脸,可后心顿时就凉了。

江瘸子已经不见了。

金毛冲了过来,把几个老头儿给拱了上来,苏寻也拽了上来不少,这会儿岸上一阵吵闹的声音:“七星,你没事儿吧?老瘸子那天杀的呢?”

程星河他们也来了。

我叹了口气,心里发空:“下来救人!”

几个人湿淋淋的把老头儿救齐了,风一来,都同时打了个喷嚏。

程星河一看所有老头儿没有瘸的,呸了一声:“死老头子一个瘸子,比好人跑的还快,屁股上长筋斗云了还是怎么着?”

舒格曼酒家的也跟了上来,又是送毯子又是送热牛奶:“不嫌弃的话,贵宾上我们那换件衣服!”

没得选了。

酒家有贵宾休息室——内里别提多奢华了,有泡汤浴池,水是微微的翡翠色,一股子森林一样的清香。

我仰头吸了口气——自然是没时间泡汤的,洪老板他们还躺在外头呢,速战速决,还得把那件事儿给解决了。

换完了衣服,苏寻正等在了门口,他头发没吹,一滴一滴的水珠顺着几近完美的脸部线条往下滑落,他盯着我,不说话。

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:“你——是不是恨我?”

他之所以跟着我,是因为,认定我是真龙转世,他们苏家,世世代代给真龙效忠。

那个四相局,就是给所谓的真龙,景朝国君修的。

可他没想到他们苏家参与进去,付出的代价是这么惨痛。

设藏,要他们的命,解藏,还是要他们的命。

对待这样的提防,为什么,苏家还是要世世代代为景朝国君,为四相局尽忠?

苏寻摇摇头:“不是你下的命令,至少,不是现在的你。”

“你们苏家,确实付出的太多了。”我盯着他:“要是你以后不愿意跟着我……”

他摇摇头:“我愿意。”

“我不用别人对我效忠,”我拍在他肩膀上:“你可以过任何自己想过的人生。”

苏寻还是摇头,盯着我,眼神澄澈:“现在,已经是我想过的人生了——我没有其他家了。”

我的心猛然一颤。

“四相局的真相,我跟你找,”他转过头:“我也想知道,当年的全部真相,是什么原因,让我们苏家,愿意把一切全搭上。”

程星河这会儿也过来了,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你们俩叽咕什么呢?总觉得,你们这一出去,回来就不太一样了。”

我勉强笑了笑,心里却一阵一阵的不舒服。

没等我说话,酒家的人已经把我们拉过去了:“几位,这……”

这会儿,医生已经来了,江良还是昏迷不醒,几个医生隔着口罩眼镜,也看出来脸色不对,像是正商量他伤口怎么来的——为什么内里是新伤,衣服却没破?

洪先生只剩下叫唤——甚至嘶哑的叫唤都叫唤不出什么来了,柳柳还是挣扎:“你们看不了我的病,一会儿我的先生就来了,我先生不会不管我的……”

我过去,一下脱掉了柳柳的鞋子,看向了程星河:“先帮忙!”

柳柳一愣:“你们干什么?你们疯了——哎呀——你们放开我,我们家那位先生会来的……”

他来了倒好了。

程星河会意,撑住了柳柳,我一下就运上了龙气,啪的一下,用鞋子打在了柳柳的肚子上。

那几个医生一下就愣了:“你们是谁啊,这不是瞎胡闹吗……”

可下一秒,一股子黑气腾的一下,就从柳柳的肚子里被打出来了。

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出来了!”

果然,柳柳几乎是瞬间就精神了起来,一双手脚踢蹬了一半,缓过神来,难以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:“我这是……好了?”

在一边几乎抠瞎了自己,正泪流满面的洪先生也看见了,气若游丝:“救救我——先生,救苦救难,也救救我……”

我一只手往他睛明穴上一按,就看向了柳柳:“你跟江瘸子什么关系?他为什么要帮你?”

现如今,能找到江瘸子突破口的,也就这个柳柳了。

柳柳缓过了劲儿来,扶着桌子就站起来了,横眉立眼:“我凭什么告诉你,你谁啊?”

我抬头看着她:“你不是要伸冤吗?老瘸子一走,就不可能再回来了,我要是不帮你,你这个冤就伸不了了。”

柳柳死死瞪着我,声音也就不那么嚣张了:“那你——你谁啊?”

“你先说。”

柳柳犹豫了一下:“他,他好像是我爸爸的朋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