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45章 金仓开口

手底下一颤,洪先生显然也从难受之中缓过来了——江瘸子都不在这里了,他身上的黑气一赶就没了。

眼睛上的剧痛消失,他刚要高兴,手上的痛感就炸了起来,刚要求救,白藿香不用他说,早蹲下,把他的两只手给接回去了。

只“咔”的一下,洪先生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,简直重获新生:“谢谢,神了……”

周围的人全给看愣了,反应过来,交头接耳:“还真给治好了?”

“神仙……活神仙!”

但下一秒,洪先生回过神,对着柳柳就扑了过去,嘶声吼道:“你这个小王八蛋,什么仇什么怨,把我害的好惨……”

几根银针破空而出,洪先生又是一声惨叫,直接侧翻了过去,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脚,开始嘴歪眼斜,跟中风了差不多:“则是……”

白藿香厉声说道:“你欠了她什么,自己心里不清楚?”

洪先生瞪着眼睛,一副很蒙圈的样子,左眼瞪圆,右眼不受控制的眨动了起来,口齿也不清楚了:“窝,窝欠她什么了?”

白藿香冷冷的说道:“她以前肚子里的孩子,不是你的?对那么小的孩子出手,你是个畜生。”

可洪先生更蒙圈了:“孩子——她没有,有也跟我没关系,我不是!”

“还装……”白藿香咬了咬牙还要甩针:“我这辈子,最恨渣男。”

不知道为啥,一听这话我心里瘆得慌。

她会的针法比银河里的星星还多——数不清的法子,能让人一辈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但我赶紧拦住她:“还是听柳柳说吧。”

我立马看向了柳柳:“你整他的原因是什么?”

“因为他欠账不还!”柳柳立刻爬了起来,指着他的鼻子:“我现在,连本带利,一起跟他和他老婆要!你不认识我是吧,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杨大春的?”

洪先生浑身一颤,满眼难以置信:“你……你是杨大春的女儿?”

白藿香顿时也是一愣,程星河他们也有点意外:“杨大春?这怎么又出来了一个杨大春?”

这就对了——洪先生的子女宫是干净的,命里就没有夭折的子女,当年柳柳肚子里的孩子,铁定跟他没关系。

再说了,赵姐调查出来,柳柳孩子的亲爹是个骑大摩托的小混混,别说前几年了,往前倒个二十年,我看洪先生也不像是能骑着摩托炸街的那种人。

再说了,不是我说,洪先生哪怕真的混蛋,能选的姑娘也多得很,不见得能看上柳柳。

洪先生吸了口气,颓然就坐在了地上:“来了——还是来了……”

杨大春怎么回事儿?我一看柳柳的父母宫,就全明白了:“那个金元宝地,该不会,是你亲爹给他点的吧?”

柳柳盯着我,也愣了:“你——你个土鳖还真是神了。”

请去掉土鳖两个字。

原来,一开始洪先生搞金元宝地,其实就是那位杨大春的主意,那个时候,他们还是朋友。

杨大春那个时候,是个修自行车顺便配钥匙的,机缘巧合,那个时候还只是一个钢材业务员的洪先生骑着自行车跑业务,上他那修车。

杨大春一抬头跟洪先生打了照面,就愣了一下,目不转睛的盯着洪先生。

洪先生让他看的浑身发毛,就问他看什么呢?

杨大春犹豫了一下,低声就问洪先生:“你想不想发财?”

这还用说?你问十个人,十二个就得想,而且想的如饥似渴。

不过洪先生有了戒心——什么年代,骗子都不少,天底下哪儿有白掉馅饼的事儿?又凭什么落在自己头上?

再说了,一个修自行车的说出这种话来,能信吗?

杨大春接着说道:“你放心,你只要按着我说的做就行——你不是正觉得现在家里穷困潦倒,不甘心这种日子吗?”

这倒是没错,当时洪先生对厂子里一个女职工动了心,把他妈留给他娶媳妇用的金戒指送给了女职工。

结果呢,女职工收下戒指,道了个谢,转身就跟厂长弟弟搞上了,还把那个金戒指融了做成了金项链,洪先生气得够呛,想把东西要回来,被厂长弟弟喊人来打了一顿。

就是因为穷——穷就可以被人随便欺负。

他再也不想穷。

于是他就问,怎么个合作法?

杨大春很高兴,就把摊子给收拾起来了,说我早看中了一块地,只要在那块地上做事儿,事情必定能成。

洪先生还是心存疑虑,有发财的事儿,你不指着自己,图我什么?

杨大春叹了口气,说看命先生半路死,地理先生没处埋,我没那个命,这辈子没给家里人留下什么,可你是金仓命,这种命一百万个人也没有一个,但是目前金仓不开口,是个空仓,只要我给你开了这扇门,金仓开口能容,你要是跟我合作,必定能成。

杨大春接着说,不过鸟不起无用的早,你事成之后,发的是大财,成了事儿,我和你一人一半。

洪先生也果断,试试就试试,不就是赤条条一个命,折腾就折腾。

杨大春大喜,当时就领着他,到了金元宝地。

当时金元宝地还是一片荒山,插脚不下,洪先生还有点犹豫——这地方鸟不拉屎,能成什么事儿?

杨大春定好了穴,就等于进仓开口了,说你去贷款,干金属买卖,不成事儿,我把命赔给你。

洪先生想起来自己有个在银行做贷款的表姐夫,一拍大腿,回去就把老房子给抵押了。

家里老人你哭我叫他上吊的拦着,问他好不容易在大厂子有碗饭吃,好端端的日子不过,拿一家人赌?

洪先生就是有这个执拗劲儿,认定了就不改主意,还真的把钢厂——当时是个钢铁作坊,给立起来了。

一开始,这个作坊别提多惨淡了,工人日结工资,就怕他第二天就跑路了。

他还想着去找杨大春问问,什么时候能起作用?

可谁知道,杨大春的修车摊子,跟人间蒸发一样,没了!

当时洪先生脑子都白了——自己该不会,被杨大春给骗了吧?

可后来的事情我们就知道了,洪先生遇上的机遇,如有神助,靠着金元宝地,他顺利的跻身为全国最富有的人之一。

可随着厂子越来越大,他这心里也就越来越紧张了——他一开始觉得,做个万元户了不起了,谁知道,真的这么大?

人的欲望,是没有底的,越有钱,你就越希望钱更多,一早,他跟杨大春俩人说好了,事成之后,杨大春能分他一半家产,到时候,会让自己家里人去要他当面要钱。当时洪先生把胸口敲的跟个鼓一样,说但凡发财,我的就是你的。

可到了现在,家产这么大,分给杨大春一半?

他做不到!

他也辗转难眠了一段时间,可杨大春一直都没有出现,他逐渐也就把心给放下了。

说不定,杨大春早就死了。

直到今天,他才知道,这杨大春是有后人的。

听到了这里,柳柳啪的一下拍上了桌子面,骂道:“你放屁!当初,要不是你杀人灭口,干了我半条命,我……”

柳柳摸着肚子,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:“我的娃儿,现在都能上幼儿班了!”

我们都明白了——当初柳柳怀着肚子,要的不是什么私生子的账,是早先就说好的,金元宝地的账。

可赵姐呢?一看她有个肚子,自然以为是洪先生一时糊涂做的孽,骗了她上楼,就装成不小心,把她推下来了。

而且——赵姐心狠,推下来,都不算完,就是因为后面发生的事儿,柳柳就发誓,哪怕命豁出去,连本带利,也要这家人血债血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