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44章 把桶掀开

原来这个人脚獾当年在盗墓者手里,也是受尽折磨——就跟鸬鹚捕鱼,却不能吃到鱼一样,盗墓者为了让人脚獾保持细瘦的体型,柔若无骨的钻洞盗墓,常年饿着人脚獾。

除非能从墓室里盗出来一些东西,盗墓者才会给它指头大一个死人骨头,让它勉强不至于被饿死。

许多人脚獾因为盗墓者控制不住这个度而活活饿死,也有一部分,是因为盗墓时遇上机关被毒死卡死。

这个人脚獾见惯了同类惨死,早就有了对人的畏惧之心,终于有一次,下了墓地之后,因为东西太大,它根本没法拖出去,出去就是一顿毒打等着它。

而那个时候,它已经怀了小的人脚獾。

真要是被毒打,小人脚獾也会送命——它们这个种族,就离着灭绝不远了。

所以那个人脚獾壮着胆子,直接从墓室里逃走了。

逃出来之后,这个人脚獾进了这个山。

人脚獾常年被人驯养,在野外的生存能力可不怎么样,就算它是灵兽也吃了不少苦头,甚至还被山上的豺狼虎豹追着咬。

有一天,它被一个花豹追上,一只脚爪被生生咬断,眼瞅小崽儿要被花豹咬破喉咙,忽然一声枪响,花豹应声而倒,人脚獾就这么逃过一劫,带着小崽儿藏在了树林子里。

一个猎户来收花豹的尸首,它看出来了,这个猎户日子过的很穷,一身衣服破破烂烂的,而且面黄肌瘦。

她对这个猎户可以说是感恩戴德——他救了它们母子俩的命。

于是它就偷偷摸摸的抓了野物,送到了猎户门口来报恩,猎户一看野物竟然自己上门,也是有常识的,知道是山里的灵物报恩,也不打猎了,天天就在家等着。

人脚獾自己捕猎都不是很在行,偶尔也供应不上,一旦供应不上,猎户就坐在家里骂娘,说老子救了你的命,你连野物都不给老子打,畜生就是畜生,一点不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。

人脚獾被他说的内疚,没法子,重操旧业去墓地里淘换一些银锭金珠。

谁知道猎户一看它有这样的本事,越来越贪心了,要它弄更多的东西回来。

人脚獾带着小崽子,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满足猎户的贪欲,于是猎户就说道,你不弄东西来也可以,但是你得教给我,怎么打猎,能轻轻松松的逮到猎物。

这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,人脚獾一听也是回事儿,它这么些年盗墓,见过的机关数不胜数,正所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已经是这方面的高手。

于是它就化作黑老太太,把设置机关的法子教给了猎户。

机关很巧妙,简单不说,猎物进来就出不去,但是人脚獾告诉那个猎户:“这个机关,可不要告诉别人,还有,不管发生什么情况,一天逮住的猎物,不能超过三个。”

万物皆有灵,如果贪念太重,绝对不会带来好结果。

猎户忙不迭就答应了下来,很快富裕了起来,日子过的美滋滋。

但是时间长了,觉得机关这么好,一天只能用三回也太可惜了,正在这个时候,山下皮草价格暴涨,只要能多弄一些皮子,万贯家财也指日可待。

于是猎户把黑老太太的嘱咐完全抛之脑后,用起机关毫无节制。

这一下,山里的动物可遭了秧了。

而村里人见他山都不怎么上,可一上就弄回这么多的东西,哪个不眼馋,纷纷想方设法,跟他要套动物的方子。

这是猎户的独门绝技,怎么可能说出来,可村里找了个风骚寡妇,把猎户灌醉了,就把法子套出来了。

这下子,村里人全学会了这一招,全去套动物剥皮卖钱。

而且,因为竞争激烈,他们开始下“绝户”手。

山林捕猎,潜规则是抓住小动物或者怀孕的动物,要放回去的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可持续发展,而他为了皮毛,硬是把大的小的一网打尽,竭泽而渔——自己放了小的,还不是被别人逮住赚钱?

谁弄到手,就是谁的。

那一年,这个林子的动物惨遭屠杀,人脚獾的一窝幼崽那时长大了一点,出去吃食,也全被套住,一个不剩的剥了皮。

世上已经没有了公人脚獾,人脚獾这一族算是绝了。

人脚獾看见了后代那些光溜溜的尸体,知道猎户背叛了自己,哭嚎了起来,可已经拦不住了。

它下定决心要报仇。

它间接害死了那么多的动物,罪孽深重,修行起来难的很,但它四处找古墓,从机关里找灵药吃,这才修成了现在这个程度。

等回到了山上,这山几乎已经成了一个空山,往日的獐子小鹿,甚至花豹豺狼全绝了。

人脚獾怒火中烧,就开始四处去咬村民的胎儿报仇。

他们这些人让山上生灵断子绝孙,他们自己,也得断子绝孙。

那人脚獾一边说着,一边嚎哭了起来,声音别提多惨了。

这个时候,孕妇已经把村里人全喊来了:“大家快来看看,大师把幺蛾子抓住啦!”

村民们虎视眈眈就往里面冲,尤其两个女人还带着刀子,声称要把这个人脚獾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吃了,才解恨——那是杨二蛋媳妇和马双梁媳妇,都被黑老太太吃过胎儿。

我立马拦住了他们,把事情说了一遍——孩子虽然无辜受连累,但确实是这些贪得无厌的猎户有错在先。

可没成想,杨二蛋媳妇不乐意了,指着我就骂道:“你什么意思?我们靠山吃山,宰点动物怎么了?那是天经地义!但是动物杀人算什么,那是大逆不道,你还给那怪物说话,你是人不是嗦?”

马双梁媳妇也喊道:“就是,好不容易抓住了这个祸害,你这个死神棍还护着它?妈耶,你该不会跟那个玩意儿是一伙的吧?”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你看他们这个劲头,妈的,一点忏悔的意思都没有!人脚獾吃孩子,保不齐还真是老天给他们降的灾。”

而人脚獾也不害怕,竟然跟着吱吱叫了起来:“一报还一报,你们弄死我们的后代,你们的后代也活不成!我就恨,我就恨自己没本事,让人逮住,没办法让你们全断子绝孙!”

村里人一听这木桶里的东西竟然能说话,先是害怕的退了几步,但一寻思,东西已经被抓,也没什么可怕的,群情激奋就要上来报仇。

我连忙拦住了他们:“现在还不能把桶掀开!”

可村里人实在太多了,个个又都身强力壮,我们不能用对付邪祟的法子来对付活人,哑巴兰靠着自己的神力挡了挡,揪起了几个人给扔开了,可人实在太多,也跟我们一样被撞开了,杨二蛋媳妇跑的最快,一手拿着菜刀,一下就把尿桶给掀开了,

“呼……”一阵黑风猛地从尿桶里面冲了出来,一下就把杨二蛋媳妇给冲倒在地,发出了一阵“嘻嘻”的笑声。

那个黑老太太,赫然出现在了窗棱子上,跟个猫头鹰似得。

那些村里人一瞅,这才吓的哭爹喊娘,四处逃窜——杨二蛋媳妇和马双梁媳妇也不提给孩子报仇的事儿了,跑的比谁都快。

而黑老太太眯着眼睛看着孕妇,嘴边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她奔着那个孕妇,一头就扎下来了。

孕妇吓得动都不能动,顿时爆发出一声尖叫。

我眼疾手快,挡在了孕妇前面,伸手就用七星龙泉对着她劈过去:“哑巴兰,尿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