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46章 九十九穴

洪老板瞪着眼睛:“我老婆她……她对你干了什么了?”

柳柳豁然站起来,抓起了地上的碎片就往洪老板身上砸:“你他妈的还有脸问……”

我看着柳柳,忍不住也叹了口气。

她的命其实很苦。

洪老板被砸的很狼狈,一边躲一边说:“你——你要钱,为什么早点不来?为什么不直接去见我……再说了,这个场子,是我自己辛辛苦苦干出来的,念在老交情上,最多给你十万八万风水上的市场价,要一半,你们这是讹人!”

柳柳刚才被夜哭灵上了体,元气大伤还很虚弱,没砸几下其实就累了,可一听洪老板这话,一鼓作气,重新又对着洪老板砸了下来:“你说的是人话吗?我爹,我爹他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忽然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:“要不是你,他也不会死!”

洪老板一愣:“死——死了?”

柳柳抓住了精致的亚麻碎花桌布,就很用力的醒了醒鼻涕:“就为了点那个该死的元宝地!开什么狗日的口!”

柳柳是杨大春唯一的女儿,算得上是老来得女,从小爱的不得了——村儿里郊县,那会儿还有来了客女儿不上桌的习俗,可杨大春不管不顾,每次都抱着女儿上台面,被人笑话,他不管,有好的,都捡着给女儿吃。

她童年是很快乐的。

但是,穷。

她倒是不知道穷富,只知道没钱买洋娃娃,拿个小棍儿也能玩儿,没钱买新衣服,表姐家淘汰下来的也一样穿,她不好看,所以漂亮衣服也穿不出那个味儿。

但她妈是个争强好胜的女人。

巷子口王家女儿扯了好料子,她没有,就沉着脸,后门张家买了十斤排骨,她买不起,也沉着脸,从小到大,她跟柳柳说的最多的一句话,就是“长大了,可别找你爹这么窝囊的玩意儿!”

杨大春每次一听这话,眼里就有怜惜和愧疚,他也说,爹没能耐——要陪你,就赚不上钱。

柳柳也不懂,说你白天干了活,晚上陪着我,我就挺高兴。

她爹是个修自行车配钥匙的,天天干也干不出什么钱。

可她爹摇摇头,说不是这个意思。

直到有一天,她发高烧没钱去医院看,找了土大夫,土大夫一针下去,她忽然口吐白沫抽搐了起来,跟癫痫了一样。

她妈疯了一样的打骂她爹,说要不是他没能耐,女儿犯得上吃这个苦,受这个罪?

后来她挺过来了,但是落下了轻微的癫痫病根儿。

那天她爹抽了半袋子烟,捻灭了半截子火苗,说,以后爹让你过好日子。

她不明白,她爹说那句话的时候,为啥含着眼泪。

没多久,她爹忽然高高兴兴的回来了,说有指望头了——过几年,你跟你妈就能过好日子了。

说着,还买了一只烧鸡,给女儿撕鸡腿。

她妈骂她爹瞎吹牛逼,还瞎糟践东西,他都不配吃鸡。

她倒是跟着高兴——有鸡能不高兴吗?

但是吃完了,她爹就说:“你以后,跟你妈好好过日子——有了钱,没爹也不要紧。”

她没明白:“为啥没爹?你上哪儿?”

她爹喝了一大口廉价的白酒,半醉的说道:“爹拿命,点了个穴。”

柳柳不知道什么是点穴,还以为电视里的武林高手,戳你一下,你就动不了了,攥着烧鸡的油腻手指,还往他爹身上乱戳:“是不是这样?”

她爹攥住了她的手拉了下来,摇摇头,喷了她一脸很温暖的酒气:“偷偷告诉你,只告诉你一个人,爹是看风水的,命里只能点九十九个穴,多点一个,多泄露了命里不该有的天机,那爹就得偿命。”

柳柳懵懵懂懂,也不大明白什么叫天机,什么叫命,就听着不对:“为啥不告诉我妈?”

他爹摇摇头:“你妈命里有财妨命,穷点倒是能健康平安,现在,爹说的每一个字,你都记得牢牢的,一个也不许忘,这是爹用命换的,你记不记得住?”

柳柳点了点头。

她爹就告诉她:“我找了一个有金仓命的大富人,已经跟他说好了,我给他金仓开眼,他赚了大钱,就能分给咱们家一半,这件事儿,你不要告诉你妈,过五年左右,他的财富会到达巅峰,到时候,你去某地找他,见了面,跟他说杨大春的女儿来要一半的家产,他亲口答应过。”

柳柳又点了点头:“可是,五年之后我也还是小孩儿,爹,你带我去吗?”

他爹一只手摸在了她头上,爱怜的说道:“爹不是说了吗?那个穴是用命换的,爹以后,都没法陪你了。你自己也记住了,万事小心,尤其记住,你命里犯险,忌高,破了规矩,总有代价……”

柳柳不信——爹最疼她,怎么会不陪着她?她妈这会儿过来,拽了柳柳去睡觉,瞪了她爹一眼。

他们母女俩都不知道,昏黄的白炽灯下,她爹那个咧着嘴,散发着温暖酒气的笑脸,竟然是她们见她爹最后一面。

第二天起来,她妈出门口,就看见她爹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躺在了自己搭好的门板上,门口摆上了孝布和香祭,纸元宝也整整齐齐——他最后一晚上,自己一个一个叠好了的。

她爹死了之后她确实吃了很多苦。

她没了爹,人人欺负她,她也跟她妈一样,不想让人欺负,但没用。

她妈听见她被人欺负,还骂她,谁让你长得丑?不欺负你欺负谁?

她爹死了之后,她好像树上跌下来的断枝,没有任何的依靠。

她偶尔提起她爹,就被他妈抽打,说别提老窝囊废的疯言疯语。

她妈再嫁了,后爹比她妈还凶。

一段时间过去,有天她被别的小女孩儿堵在了厕所里出不来了,在里面哭骂,有个小混混路过,机缘巧合把她救出来了。

她第一次被人帮助,觉得小混混英雄的不得了。

小混混看她可怜,大大咧咧的说,以后,有哥罩着你,看谁敢欺负你!

她一下就想起来了她爹——就跟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一样。

小混混让她认自己当哥。

从此以后,她是跟着小混混在一起瞎混,那些不良少女再也不敢动她了,但是相应的,她滑旱冰,泡迪厅,学业落下,小混混跟她在一起时间长了,顺理成章偷吃禁果,她有了孕。

她倒是不怕,甚至想着,年纪轻轻有娃也挺好,到时候孩子大了,自己还年轻,怪美哩!

可这是犯法的事儿。

小混混清醒过来,开始害怕,跑了,她不光失去唯一的依靠,还被她妈给赶了出来——后爹说了,长得这么丑,还这么骚,我们家墙头下丢不起这个人!

在桥洞子里过夜的时候,冷风把人毛孔都吹透了,她忽然很想她爹,很想那温暖的酒气。

接着,又想起来了那句话——忌高。

那个小混混,就姓高。

她豁然站起来,脑袋结结实实磕在了桥洞子上——是啊,五年了,她爹走了,差不多五年了!

她爹当时说的话,一个字一个字浮现在了脑海里,仿佛昨天说过一样清晰。

她按着她爹说的,就找到了那个金元宝地,找到了那个金仓命人的场子——好大的房!满眼都是房!

乖乖,这里的家产要是能分到一半——下半辈子不成问题!

她自然不知道,不光下半辈子,都够一个家族吃好几代。

这是她爹拿命给她换来的!

这一进去,就遇上了赵姐。

一开始,她不认识赵姐,就觉得这戴墨镜的女人好气派——等我分了这一半的家产,我也这么气派。

那雍容华贵的女人领着她上了楼梯,她还有点忌惮,但是一寻思,分家产,还能不上去?

上楼梯不长时间,那女人不住往后看,她还有点纳闷在看啥,后头又没人,接着那女人把墨镜一摘,就问她,你认识我吗?

柳柳一下就傻了——大明星,自己天天守着电视,等着的大明星!

“认识认识……”

大明星一笑:“认识就好,死的不屈。”

还没等柳柳明白过来这几个字什么意思,就从楼上摔下来了。

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被插了一身管子。

原来,她命大,那高度本来是能死人的,可她摔下来了之后,挂在了遮阳棚上,有工人喊了救护车。

更神奇的是,她孩子竟然还在,静养好了,能留下。

她死里逃生,为孩子高兴,可不长时间,来了几个人,在女厕所对她拳打脚踢,她几乎又死了一次。

还好赶上有人来,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,只记得,好多血,把一切都浸透了。

她知道哪些人是谁派来的。

那个姓洪的——背信弃义,不光不把他爹用命换来的家产给她,还要弄死她!

她想报仇,能不想吗?可她哪儿有那个机会?再去了,还不是一样的下场?哪怕她被推下来,报纸上就手指头长一句话,xx工厂发生意外,一女工不慎坠楼。

她妈说得对,有钱能使磨推鬼。

她报仇无门,讨债无门,几乎想死,可不能死——死了,不就顺了姓洪的心了?

她看过越王勾践的动画片,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

又过了几年,她那天看见,这个工厂招工,她正要想法子混进去,找机会给姓洪的下老鼠药,又怕被发现了,搭上命,正犹豫呢,有个一瘸一拐的人就问她,你是杨大春的闺女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