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48章 秘宝鉴赏

那些人脸色大变,立刻把江良给搀扶了起来,那些医生还要拦着,他们也不管,接着就用眼神扫了我一下。

显然是在问江良,我这怎么办?

江良半闭上眼睛,像是在想什么,低声说了一句什么,那些人会意,看也没看我一眼,就把江良带走了。

程星河很不高兴:“遮遮掩掩的——嗓子里卡鸡毛了。”

我倒是听见了。

“时候未到。”

是拿我当高汤炖呢是吗?还他娘时候未到。

不过,我要从江家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,现在不能打草惊蛇——跟江家明面上对垒,会引发整个正道跟厌胜门为敌,闹的是大事儿,我不能为了自己的恩怨,把更多无辜的人牵扯进来。

眼瞅着他们走了,洪老板死死抓住了我:“先生,你好歹给我指一条路,我现在,应该怎么办?”

程星河早看他不顺眼了,直接把他手扒拉开:“我们一不是指南针,二不是北斗星,不能指路。”

但刚说完了,他就回过味儿来了:“哎,你这名字有深意啊——难不成,你就是给人指引方向的?”

我没那么大本事。

而柳柳也看着我,眼神几分不甘,还不住的说:“你们都欺负我——我家先生来了,饶不了你们……”

“你家先生真来不了,”他能来谁不高兴呢:“你要指望,就指望我吧。”

到了嘴的功德——这算是江瘸子给我送到了嘴边的,不吃白不吃。

柳柳一下来了精神,攀着围栏爬了起来:“小土……先生,你跟我们先生,什么关系,你是他孙子,还是他徒弟?”

“我是他大爷。”

柳柳一愣:“那你挺显年轻的。”

我就盯着洪先生:“就问你俩字,舍命还是舍财?”

洪先生浑身一颤,显然,都不想舍:“就不能,再商量商量个折中的方法……”

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。”

程星河插了一句:“也或者,选生不如死。”

他抬手往眼睛上指了指。

洪先生一听,想到了刚才眼睛出事儿受到的痛苦,哪儿还坚持的住,立刻说道:“我想舍财!我想好好活着!”

说着,他还想起来了赵姐:“还有,我老婆那——求求你们,有事儿只管找我,千万不要吓到了我老婆……”

之前伤害赵姐的事儿,他应该也恍若隔世,只剩下心疼了。

现在,他眼睛上的黑雾气,已经被江良暴力驱散,夫妻宫重新正常起来,是微微的红光,果然,他倒是对赵姐一片真心。

我点了点头:“可以,按着你跟杨大春的约定,把家产分给柳柳一半。”

洪先生就跟绝症病人终于听到了医生诊断一样,满脸肉疼,还想说话,可是一张嘴,颓然就坐在了地上,点了点头。

“这是为你好。”

说出去的话,其实就是欠下的债。

人得记住一件事儿——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

柳柳难以置信的听着这些话:“那……那姓赵的,欠我的命呢?”

我答道:“你很快就能知道了。”

洪先生回过神来,立刻就给安庆疗养院打电话,要人把赵姐给接出来,可电话打通,脸色却变了:“那不可能……那不可能!”

程星河把手机伸过来了。

是一条新闻,我一看,就把柳柳叫过来了。

柳柳看见标题,也是一愣。

“震惊了!大明星赵某某因老公变心,突遇恐怖意外,精神病院现恐怖一幕!”

赵姐不是被抓到了精神疗养院去了吗?

结果到了地方,她拒不肯就范,医生摁住了之后,她忽然就尖叫了起来,一诊断,就诊断出来,短时间内受到了太大的刺激,精神崩溃了。

现如今,一个人躲在了墙角下,浑身哆嗦:“不要打我,我错了,全是我的错,不要打我……”

真的疯了。

柳柳一个字没吭。

她流了一脸的眼泪。

接着,她蹲下,抱住了自己的肚子,喃喃的说道:“宝宝,妈妈终于给你报仇了,爹,你没白死……你们俩在地下好好的……”

洪先生也哭了。

我蹲在了洪先生面前:“剩下的事儿,你自己看着办,不过我在这里出了力,也不能白干是不是?”

洪先生擦了擦眼泪,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惧。

他再也不想欠我们这种人的了。

“你,你说……”

我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问道:“你跟江家关系,是不是挺好?”

洪先生点了点头。

原来,洪先生他们这种高端的小圈子,对运势尤其相信,江良作为江家主事,也会出现在社交场合,这么熟悉起来的。

不过,说来也巧,江家这一阵子,据说得到了很多新的镇宅起运秘宝,正要开一个风水秘宝鉴赏会,也请给他请帖了。

我就知道,赵姐这个买卖,不会白做。

所谓的风水秘宝鉴赏会,其实也是风水买卖的一种——好比我们家老头儿也一样,隔一段时间,也会搞一搞五帝钱鉴赏,招财貔貅特卖什么的,不过都是路边摊的水平,跟这种“鉴赏会”差的太远了,好比街边米花糖比法国高端甜点一样。

这好东西存的多了,当然就希望这些好东西能更好的发挥价值——比如招财的金童子头,一展览,大老板能不喜欢?

加官进爵的金玉升,在职场上的风云大佬必定想要。

不光能看到各种新奇的风水秘宝,这在上流社会来说,也是社交上拓充人脉的一种途径,参加者不会少。

有实力有资格办这种盛会的,不会太多,江家就是其中一个。

江家风水世家,根正苗红,家底子厚,在风水秘宝上,比琉璃桥可权威。

那就太好了。

我立马说道:“带着我去。”

洪先生表情悚然一动:“这……可刚才,江先生才受了伤,还能开吗?”

就是因为受了伤,才不会改期。

一来,江家素来好面子,帖子撒出去了,改期?这折损信誉。

二来,他能让大家知道自己受了伤?江景江辰已经倒了霉,不知道多少嫉恨江家的同行要传的风言风语,为了江家的名声,更要强镇精神,免得被同行看了笑话。

洪先生有点担心,处理了自己的买卖才倒的霉,江良还能让自己参加吗?

跟上头同理——他还能上门把你的请柬给要回来?传出去,跟怕了你似得,放心,肯定能去。

只要能潜入到了江家,说不定,就能打听出不少有用的东西。

洪先生现如今对我佩服的是五体投地,赶紧就答应了下来。

一问日子,三天之后,那正好,回去休整休整,就能去了。

处理完了洪先生这头的事儿,柳柳倒是拉住了我:“我……是不是应该谢谢你?”

“谢江瘸子吧。”我接着问道:“他有没有跟你提过,为什么他跟你爹有过命的交情?”

“好像,是我爹帮他点了什么穴,”柳柳答道:“我爹就是因为点了那个穴,这辈子才不能继续干风水行的,本来打算金盆洗手,可为了我……”

为了她能生活的更好一些,还是强行点了第一百个穴。

“在哪里点的?”

“雷泽。”

我心头一震:“雷泽?你知不知道,雷泽在什么地方?”

江采菱找到的金杯上,就有“雷泽”的字样!

柳柳被我给吓了一跳,连忙摇头:“我也只是听江先生提过这么一句,具体在哪里,我不知道。”

果然,那个杨大春,只怕跟真龙穴也有什么关系。

也或者——他是找到了真龙穴,才导致自己有了点穴送命的禁忌?

四相局牵扯的人,实在是太多了。

柳柳接着说道:“我可以给你点报酬……”

“不用。”我说道:“你要是想谢我,有关于你爹的事情,想起来蛛丝马迹,就告诉我。”

柳柳点了点头,眼里忽然发了红:“我爹他,他在你们这一行……”

“你爹不光是能修自行车,”我答道:“他是个大宗师。”

不是大宗师的,绝不可能跟四相局沾边,被江瘸子利用。

柳柳脸上跟雨过天晴一样,瞬间就有了骄傲:“我就知道!”

回到了门脸,我看见高老师的小货车停在门口,三足金蟾标本和雪山神龙爪,神女头发丝之类辨不出真假的东西,源源不断往下搬,就凑过去了:“高老师,你进货了?”

高老师连忙说道:“你来得正好,赶紧帮我理货,我是促销卖货呢!挥泪甩卖——老板娘不在,东西随便卖!”

你别找乐了,你偷老板娘去。

“你好端端搞什么促销?”

高老师答道:“我这不是急着筹钱吗?看中了一个东西,但是可惜的很,那个会门槛太高,我没资格去,抓紧凑点钱,叫我几个老客户帮我留意着点。”

说着压低了声音:“但凡能买到手,倒手三倍不叫事儿。”

“什么东西那么值钱?”

高老师给我看了看手机:“独家秘图,你可千万别给传出去,把其他买家吸引过来,高老师就买不着了。”

那照片十分模糊,光线昏暗,角度刁钻,看上去,像是匆忙之间偷拍的,拍的是个盆。

这盆什么讲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