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449章 斩须之刀

拨到了下一张,我就忍不住“咦”了一声。

那个小盆之中,漫出了什么东西,白乎乎的,像是云雾。

程星河伸着脖子也看:“我知道,这是棉花糖机。”

你大爷的棉花糖机。

高老师一把推开了程星河的脑袋:“懂个蛐蛐儿,这叫月华盆。”

说着压低了声音:“这玩意儿到了手,但凡主家没干什么亏心事儿,每天放在月亮地里,富三代不成问题。”

原来,这个东西据说是月亮石掉在了海里,取了海里的灵气而成。

只要放在了月亮地下,吸收了月光,那这东西就会滋生出“月华”来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日精月华”,物得可成精。

拿了这东西搁在财位上,那财气每天被月华滋养,不富都难,可比风水局简单利落多了。

不过这东西也有忌讳——那就是不能粘一点日光,粘了立刻报废。

但这点忌讳也不算什么,比其他生财之道简单多了,妥妥是个低配的聚宝盆。

有钱人自然都不嫌自己钱多,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这个,高老师也想着试试能不能买过来。

我一下就明白了:“你说的,是江家的风水秘宝鉴赏会?”

高老师一瞪眼:“你也知道?”

这些风水秘宝鉴赏会,算是给江家老客户的福利,圈子里的人想要更是门儿都没有,不过有几个日常找高老师买麒麟爪的是大户,这次也在受邀之列。

程星河一听直了眼,立马拉住了我:“七星,这玩意儿好啊!我买你掏钱。”

给你个黑虎掏心还差不多。

高老师一听程星河也动了心,立刻护住了照片:“你们别不地道……这是我先看中的啊!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,能拍卖讲究的是价高者得之。”

“那你还真错了。”高老师一乐:“拍卖,你以为琉璃桥呢?人家江家,宝物只给有缘人,懂啵?”

“啥意思?”

“你们要是有机会去,就知道了。”

高老师还真怕程星河抢他的盆儿,故意不说。

我一乐,忽然就想起来了:“对了,高老师,你听说过什么叫斩须刀吗?”

江瘸子说,让我小心斩须刀。

高老师一听这三个字,就皱起了眉头:“斩须刀,你打听那么凶的东西干什么?”

“凶?怎么个凶法?”

高老师咽了一下口水,低声说道:“据说,那是当年魏征杀泾河龙王用的宝刀。”

这个典故我听说过。

据说当年泾河龙王因为降雨不当,犯了天条,其罪当诛,就来求唐太宗,跟他的宰相魏征求情,放自己一马——因为魏征就是钦定的监斩官。

唐太宗答应了,当天拖魏征下棋,好让他赶不上时辰。可谁知道,魏征下棋间隙伏案睡着了,结果一个血淋淋的龙头从天而降,众人大惊,魏征醒来,说自己梦中斩了一个金角的长须老龙。

一想起来这个典故,我脖子就不大舒服。

高老师就告诉我:“就因为斩了金角长须龙王,所以得名斩须刀,你想想,龙头都能砍下来,那得是多厉害的一把凶刀,不过,这个名字鲜少人知道,你从哪儿听来的?”

我敷衍过去,就寻思了起来,屠龙的宝刀——江瘸子是要我小心,别被这把刀给砍了吗?

他这是——关心我?

不能吧?

“哎,废话不多说,赶紧帮我卖货!”

斩须刀——这刀既然这么少见,能在什么地方?

高亚聪一看我们来了,也出来了,抱着一大盒点心:“北斗,你可算回来了,我一直给你留着……”

可高亚聪这么一出现,街上的人都被吸引过来了,高老师抓住了这个活招牌就卖货,我一看用不上我,就回到了自己家门脸来了。

这一进来,老头儿抱着一个牛皮纸袋,正在吃东西——偷吃的,他那个身体状况,禁高糖禁高盐,但是他馋。

这一抬头看见我,跟吸违禁品的看见巡捕一样,立马就把袋子抓紧藏起来,行云流水一气呵成,可因为动作太急,一下被卡住了,吼喽吼喽就咳嗽了起来,也宛如一条老龙,吐出了满嘴白烟。

我赶紧给他拿了一杯水来——好家伙,真噎个好歹还得是我的锅。

但老头儿这么一咳嗽,我就闻到了一股子药材的清香:“你吃什么呢?”

老头儿接过水一饮而尽,翻了半天白眼儿:“一缕浓香,一缕温暖,南方黑芝麻糊。”

你也知道那是黑芝麻糊,你嘴里是白色的面儿。

爱说不说。

我刚要再给他添点水,他忽然抓住了我:“你在外头,欠了人家多少?”

“欠?”我不找别人要账就不错了,我能欠谁的?

但我也知道老头儿,他从来不说没用的话,就问他什么意思。

他就对着头指了指。

这一指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对门的暗窗户下,左邻的大柱子后头,都有人。

那些人不是什么善茬——身上的气不对。

屠神使者?

我心里一提,追到了这里来了?

不光屠神使者,还有天师府的,怎么也没想到,这商业街十个客人,有三个就是冲着我来的。

我声音一紧:“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老头儿摇摇头:“冤有头,债有主,要账,得找你。”

幸亏他们没打老头儿的主意——不过这一瞬,我忽然就觉出来了老头儿的先见之明。

他要是不提前装疯卖傻,那估摸现在已经永无宁日了。

不愧是黑风水的头号,这未卜先知的本事,绝不比那几个天阶差。

这会儿手机一响,是柳柳发来的消息——我的东西全到手了,谢谢。

不用谢我,这是你爹给你留的。

我忽然一真羡慕。

老头儿其实也没亏待过我,但是父母之爱,是什么都没法替代的。

我想起了我妈来。

八月初七——她的难事儿能过去,能见到我吗?

时间也刚刚好,见到了他之后,就能帮程狗去破玄武局了——即使死了,遗憾,也少了一个。

“老头儿,我妈给我留下过什么吗?一句话也行?”

“呼噜……”老头儿歪头就是一个鼾。

鼾打了一半,醒了,瞪了瞪眼:“你说啥?”

“我妈……”

“呼噜……”

小白脚跳上来,赶我走,意思说我不孝,不让老头儿睡觉。

算了——这小白脚,跟个家神差不多。

这三天,难得能休息,虽然楼下一如既往的鸡飞狗跳,不是程星河吃多了拉肚子,跟哑巴兰抢厕所,就是白藿香跟赤玲抢电视。

赤玲要看飞来飞去的仙侠剧,白藿香非看霸道总裁爱上我,赤玲吐槽霸道总裁没有师尊帅,白藿香说那是你视力需要矫正。

搞得我看见同学群里卖房的广告都开始心动——家里添了这么多的人口,能买到大房子,添个厕所,再添个电视就太好了。

不过,这个门脸是这么多年的家,真要是搬走,还真舍不得。

生活是难得的宁谧——只要不把外头那些监视我的放在眼里就行了。

我开始做很杂乱的梦,不再跟以前的预知梦一样清晰完整,乱七八糟,全无章法,但这反倒是好事儿——这是预知梦即将升层的征兆。

那些碎片一样的梦里,不是潇湘,就是我妈。

等再次稳定下来,我就能更好的掌握预知梦的能力,知道更多我想知道的事情了。

这天下楼,正看见苏寻在认真的看着那些盒子。

可惜那些盒子,就没有一个是他爷爷生前想要的。

“洞仔,回头我帮你挑。”

他笑了笑:“虽然还没找到,可每一个盒子,都是一个新的希望——希望这么多,也挺好的。”

他平时话说的少,可偶尔一句,又特别直击人心。

正这个时候,外面是车的声音——洪先生来接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