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452章 鞋底洞相

我回头一看,是那个结巴公子。

他压低了声音:“你上茅房?我,我也去。”

程星河这会儿也正准备跟我一起去呢,扫了那个公子一眼,挺亲热的就跟那个结巴挎上了胳膊:“成,那咱们一起去。”

说着还给我来了一脚,让我动作快点。

我躲过去,程星河想拿着小子当烟雾弹?

程星河把手里的夏威夷果一次性吃完,若无其事的问结巴公子:“还不知道,哥们怎么称呼?”

“我,我叫孙文英。”说到了这里,结巴公子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哎,你,你们几个生面孔啊。”

程星河握住了他的手:“我叫李富有,他是李富贵,我们是搞钢铁的老洪的亲戚,见面是缘分,交个朋友?”

这地方本来就是个社交场所,朋友多了买卖多,孙文英反手握住了程星河:“好,好说,以后要是上凉河,提我好使。”

凉河?

程星河一副“我就知道”的表情。

奇怪,他知道这个结巴公子的底细不成?

果然,他压低了声音:“凉河孙家你不知道?”

我一个不入阴阳群的,现在认识这么多家族已经了不起了,哪儿能你比。

他就告诉我:“土鳖!凉河孙家,据说是摆渡人。”

摆渡?我心里一震:“卧槽,那我知道了!”

这个摆渡人,跟阴曹地府送人过河的差不多,但阴曹地府送人做鬼,他们送人成仙。

既然搭船,就得给船钱——所以,就跟坐阴河船要打点船夫一样,成仙的也会给摆渡人一个纪念品,所以凉河孙家,自古以来,就是所有阴阳家族中风水秘宝最多的一家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他们家找不到的。

我立马刮目相看,凉河孙家,还看得上这里的东西?

但是,一端详他的面相,我就明白了。

他的父母宫还是饱满的,可到了命宫附近,是一个大塌陷,好像甜甜圈一样,周围高,命宫低。

这是鞋底洞相。

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?外头看不出啥来,有窟窿只自己知道。

这种人三个字能形容——败家子。

结巴孙连忙摆了摆手:“不,不怕你们笑话,我们家现在,是脱毛凤凰不如鸡……不行了。这不是,兄弟就靠着倒卖点祖上的东西过日子,哎,不提也罢。”

从他一个以风水秘宝出名的家族出身,连鬼血膏也不认识,就看出来了。

“刚才那个凉河玉枕……”

“没,没错,是我卖给江家的。”

程星河一听是个败家子,不由有些失望,但再一寻思,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就说道:“老孙,你们家有什么风水秘宝再出手,可别忘了我们哥俩。”

结巴孙立刻说道:“好,好说—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我们家的灰扫一扫,就够个把人过两辈子!”

“那是,都说凉河之孙,尘土带金!”

这话对结巴孙来说显然很受用,喜形于色:“过誉了!”

借着上厕所这一走,看出来,我们所在的位置是中间的大众座,前面有精致的贵宾卡座。

江家的宅子还是老样子,看似古朴,其实花花道(密道)极多,设计的时候肯定费了不知道多少心思。

转了一圈,果然,四周围严防死守,根本就没什么地方能见缝插针进内宅,进了厕所,这才让我发现,有一个拖把池后头的通风窗,似乎能到后宅。

上面灰尘很厚,显然很久没人动过,显然是被江家人给漏下了。

我正要想辙呢,那结巴公子一只手拍在了我肩膀上:“富,富贵兄弟,你看什么呢?”

我回过神,答道:“没什么。随便看看。”

结巴公子顺着我的视线看了看,忽然跟明白了什么似得,压低了声音:“我,我知道了——你也找机会呢吧?嘿嘿,想不到富贵兄弟这消息,也蛮灵通的嘛。”

“消息?”我一愣:“什么消息?”

结巴公子拍了拍我肩膀:“在,在哥这你就不用装了——你也听说,江家后宅有个传世秘宝,不,不对外展出,想,想开开眼是不是?”

“什么秘宝?”

“我,我也是小道消息听见的,谁也没看到,只听说,江家最近收了一个大的,秘而不宣,不够意思,”结巴公子压低了声音:“要不,咱们一起上后宅看看去?”

我就知道,结巴公子跟我们上厕所来,八成就是为了这个目的——靠着我们的力量,去找那个秘宝。

我们不显山不露水,按理说他不可能认识我们,怎么会想到拉我们一起去?

我刚要说话,几个江家的人忽然就进来了。

我敷衍了两句,就听见那几个江家人以十分低微的声音说道:“东西看好了?”

“万无一失。”

“这次,可千万别再出什么差错了。”

那东西挺要紧?

当然不能当着那些江家人钻后宅,正想等他们走呢,前面就是金老爷子的那个声音:“恭喜魏夫人得到了凉河玉枕,下一个秘宝,碧水砗磲盒!”

卧槽?

我刚想让程星河把结巴公子引开,就听到了这个名字,心头一震。

“回,回魂盒!”结巴公子看着我的表情:“怎么了,兄弟你有兴趣?”

我立马折过了身子——这是苏寻一直想要的东西。

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里出现了!

无论如何,我得帮苏寻买下这个玩意儿。

程星河一看我出来了,赶紧也跟了上来,结巴公子就更别提了。

果然,才刚一出来,就看到苏寻站起来了,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台面。

台面上,是一个盒子。

那盒子看着跟鸡粑粑一个色,其貌不扬,但是金老爷子抬起手,大堂里的灯全部熄灭,一缕月光从琉璃顶上照下来,台下顿时全是惊呼的声音。

是啊,其貌不扬的盒子,在月色下,忽然就变了颜色——通体璀璨生辉,折射出了美不胜收的色彩,水光潋滟,颜色是极其澄澈的碧色。

当然,要是光能变色,也不算出奇,出奇的是,盒子后面,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。

那个女子一身轻纱,古装打扮,身材是风摆荷叶一样,再一转脸,沉鱼落雁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如果真的有仙女,肯定就长这个样子。

只是那个女人的脸上,一片哀愁。

金老爷子说道:“这位,就是传说之中的绿珠!”

绿珠这个名字,乍一听很普通,但是通晓古代史的都知道,她是一代富豪石崇的小妾,艳绝一时,后来因为貌美,被人觊觎,石崇不肯交出,招来杀身之祸,后来坠楼而死。

她一死,石崇悲痛欲绝,以碧水砗磲装殓——就因为这是留魂匣,能把死者的容貌呈现出来,唯独不能见日光。

下一秒,灯光打开,那个美艳绝伦的人影消失了,盒子也重新变成了那个其貌不扬的样子。

“美人埋骨,香魂一缕,”金老爷子科普了这个匣子的历史,凄婉绝伦,现场所有人,都被绿珠的美貌震撼住了,半晌没有回音。

金老爷子提高了声音:“哪一位贵客想给绿珠一个安身之处?不光如此,匣子放在桃花位,大利人缘!”

这一下,所有人才都醒悟了过来,立刻吵嚷了起来:“我要!”

“不,我要!”

苏寻盯着那些人,刚才亮起来的眼神,一下就黯淡了下去——他也明白这地方是个什么规则,他没什么能拿得出手来换碧水砗磲盒的。我没犹豫,一步上去:“我要!”

苏寻一看我来了,开始有点高兴,但接着又有点紧张——他知道,我要换这个东西,也得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金老爷子凝望着我:“你是……”

但是下一秒,他眼里显然有了几分惊喜——就好像,认识我一样!

奇怪,我第一次见到他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