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53章 链锁家神

可没等我说话,后头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我是为这个来的,谁也别跟我争抢。”

是贵宾席上的声音。

这声音耳熟啊!

我一回头,其他的我不认识,但是最前面说话的这个——那不是邸红眼他爹,邸老爷子吗?

邸红眼上次搞四相会被逮住,我托一个靠得住的先生看着,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心虚,担心邸老头子要找我算账,但转念一想怕个屁,现在我是李富贵,谁认识我,于是我就大摇大摆的说道:“我也是为这个来的!”

苏寻这会儿也过来了,低声问道:“拿什么换?”

“只要我有的,什么都行。”

苏寻一愣:“可是……”

你为了我,好几次差点搭上命,只要能做到,就一定得帮你拿下。

这个时候,邸老头子身边的人,已经送上了个信封,金老爷子一看信封,立刻说道:“其他几位贵宾的信封不用看了,在我看来,没人能比……”

我已经没什么更值钱的了——唯独一个。

郭洋给我的最高等级不记名卡。

苏寻一下愣住:“可是……”

我一点没犹豫,就掏了出来,可程星河一把摁住了我的手:“你疯啦!败家子儿,有了这个卡,什么东西买不来?”

可这碧水砗磲,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东西,这一次得不到,也许这辈子都没机会再遇上第二个了。

苏寻从来没跟我要过什么。

我刚要把卡抢出来,白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,塞上一个信封。

金老爷子看清楚了,浑身悚然一动:“这是……”

但他博古通今,已经认出了那东西价值多高昂,立刻说道:“碧水砗磲盒,给洪家兄弟!”

邸老爷子看向了我们,脸色忽然就沉下去了。

白藿香看着我们,神色微微有些得意。

程星河觉出不对,立马抓住她:“不对劲儿,你把什么送上去了?”

白藿香甩开他:“你管不着。”

程星河气急败坏:“你们俩在败家这方面,可真够般配的——玉虚回生露,是不是?”

玉虚回生露?还有呢?

白藿香没搭理他:“你管不着。”

为了做玉虚回生露,白藿香甚至也得了病,这东西珍贵的不能用钱丈量,可为了苏寻,她跟我一样舍得。

接着,就要帮苏寻把盒子给抱过来。

金老爷子看着白藿香就笑了,点了点头,甚至有些嘉许似得:“为了朋友慷慨解囊,可敬!”

他抬手就要把盒子给白藿香,哑巴兰也来了,推了苏寻一下:“洞仔,你还愣着干什么,接啊!”

苏寻吸了口气,就要接过来,可看得出来,他拼命忍着眼泪,眼眶子红了。

他没道谢——我们这种关系,道谢是生分。

可就在这一刻,后头来了个人,低声跟金老爷子说了句什么。

金老爷子皱起了眉头,显然并不乐意,可这一瞬间,他忽然露出了一脸痛苦之色,而后面那个人立刻说道:“金老爷子身体忽然不适,请容老爷子休息半个小时。”

金老爷子皱着眉头还想说话,可瞬间又是一副很痛苦的样子,真跟犯了病似得,那个人立刻跟四周围告罪,把金老爷子给搀扶下去了,我立刻说道:“金老爷子可以休息,盒子给我们。”

那人道了个歉:“贵宾不要着急——稍等,咱们按规矩来。”

“按规矩来,是一手交东西一手交货。”结巴孙也跟了过来:“你们才是不合规矩。”

可这个时候,好几个江家人来了,直接把东西从金老爷子手里抢了过去:“您稍等,我们过一下手续,很快。”

金老爷子一手瘦削的手不肯松开,可还是被抢过去了,他回头看着我,清癯的脸上一抹内疚。

金老爷子,是个好人。

不过,为什么突然不给我们盒子了?

“你们就放心吧,别咄咄逼人。”不少客人说道:“江家办事儿,是出了名的重信誉,当着这么多人,难道还能赖了你们?”

“就是,老人家要休息半个小时也等不了,有些过了。”

看来金老爷子人缘很好,这些人,都很尊重金老爷子。

我一寻思也是,江家又没认出我来,不至于真的自砸招牌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反正那个盒子我非得给苏寻不可。

不过,那些人把金老爷子拖到了一个地方去,似乎好几个人都去了,在商量着什么。

呕吼,有事儿啊。

我跟程星河使了个眼色,让他拖住了结巴孙,我过去看看。

程星河会意,就拽住了哑巴兰:“哎,这是咱们新朋友,互相认识一下。”

我趁机转身,以自己最快的速度,要从通风扇里钻出去,可白藿香一下拉住了我的肩膀,塞给了我一个保温杯:“别忘了。”

对了,之前得到了清净菩萨的仙灵气,我那种嗜血的感觉能暂时被压制住一段时间,可那个时间,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
她给我的,是莲花蕊泡的水。

我道了个谢,就装在了身上。

从通风扇里钻出去,果然,附近没什么人,我悄无声息的顺着墙根往大宅里找,可忽然之间,那种特别渴的感觉,猝不及防就出现了。

这地方,有血腥气。

我立马喝了一口白藿香给我的莲花茶,顺着那个方向过去了。

门缝里有光,可朝着里面一看,我一下就给愣住了。

里头有个人,拿着鞭子,正在抽打一个瘦削的人影。

那个人影——赫然是金老爷子!

金老爷子穿着长袍的后背,瞬间皮开肉绽,可他咬着牙,一声也不哼。

打人的那个冷冷的说道:“你不听话。”

金老爷子说道:“那个盒子,该给那个后生。”

“给了他,邸老爷子怎么办?”打人的江家人厉声说道:“不是跟你说了吗?那个东西,本来就是给邸老爷子准备的,你止不住”

因为我,把金老爷子给连累了?

我心里瞬间有些过意不去,可这个角度就看清楚了,金老爷子脚上,确实有个链子,他的脚腕被链子磨的血肉模糊。

为什么,要这么对待他?

一个声音低低在我耳边响了起来:“这叫锁家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