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55章 石头狮子

几个江家人把金老爷子给拉了出来。

那个链子碰撞在了金刚铁柏门槛上,哗啦啦一阵响。

金老爷子还没来得及抬起脚,就被狠狠拽了一把:“别倚老卖老了,快点!”

金老爷子一只脚刚抬起来,被猛然一拽,直接被绊在了地上。

可那些江家人跟他娘赶着投胎一样,根本不给金老爷子起来的机会,奔着前面就拖,金老爷子被拖的在地上就是一个滚,一个体格在普遍颀长的江家人里,显得格外雄壮的大汉拽那个链子,就跟拽狗绳一样:“贪生怕死的东西——当家神当到了这个份儿上,你说你挑东西眼光准,怎么挑主家的时候,得了白内障了?”

周围的江家人都笑了起来。

金老爷子似乎对这种奴役和羞辱都已经习惯了,趁着他们笑,也就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了。

可那个大汉,故意又把他往前头一拉,想看他踉跄——像是在逗弄一个年老的骡马。

大汉趾高气昂的说道:“自己记住了,你被锁在这,就是这的东西,能进我们江家,这是你的福气,比之前那个人家强千百倍,别给脸不要脸,这是个教训,再有外心,包你比现在受罪十倍。”

这些王八蛋,完全不把他当人,一字一语,都像是在训一个畜生。

不过金老爷子终于趁着他们笑的功夫,勉强站了起来——甚至还从容的掸了掸长袍上的泥。

这附近江家人不少,现在出去救他,一定会闹一个天下大乱。

不过,他们回到前面,有一个门廊,是个必经之地。

我们俩从后面的冬青树丛里翻过去,先一步滑入门廊。

这一动,我还看见看,本来是风水树的位置,被重新栽种了一棵新的大树。

我想起了青囊大会上遇上的那一只白手了。

这个新的大树品相比之前的不差,只是,看上去也没什么生气,蔫哒哒的。

进了黑门廊,那些人还把金老爷子往前拽呢,我悄无声息的从后面扑过去,诛邪手引龙气,往他们几个后颈一拍,生人气被暂时阻隔,全没了意识,麻袋一样,都倒在了地上。

前面走着的人听见动静回头,结果凤凰毛乍然一亮,也跟着躺下了。

程星河往前面放风:“快点。”

金老爷子感觉出来,立刻回头:“你们……”

我已经摸到了锁神链。

七星龙泉兜转,当啷一下,就把链子直接削断。

金老爷子显然也吓了一跳,我四处里看了看,低声说道:“你赶紧走吧——时间长了,前后的人就找来了。”

说着转身就要把程星河拉走,继续上后宅探寻江藏土的踪迹。

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,那一瞬,我觉得自己很帅。

可衣襟一下被拉住了。

我回过头:“嗯?你怎么还不走?”

金老爷子吸了口气:“你们,你们别管我了——你们快走吧!要是让江家人知道你们干了这件事儿,不会善罢甘休的!”

都这个时候了,还给别人考虑呢?

程星河也看着他:“老爷子,管好你自己吧——赶紧走,下次做家神,找个好人家。”

可金老爷子就是摇头:“我不走。”

我和程星河一愣:“为什么?”

金老爷子把第上的锁链给拿了起来,缓缓说道:“我还没还完债。”

“还债,什么意思?”我皱起眉头:“难不成……你是让主家抵债,抵给江家的?”

真要是有这种主家,那简直要遭雷劈!

金老爷子笑了笑:“我是当家神的,我不还,谁能还?”

程星河忍不住说道:“你主家都不要你了,你还给他还?还个屁,你就不想要自由了?”金老爷子盯着门廊后面,那一小块镶嵌着星星的夜空,眼里是说不出的神往:“当然想要——可这世上,有比自由更重要的东西。”

我明白过来了。

程星河跟看傻子似得看着金老爷子:“罪都受到了这个程度,还执迷不悟……”

我拉住了程星河:“算了,人各有志,咱们不能搀着不过马路的老人过斑马线,”接着我看向了金老爷子:“那您多保重。”

可金老爷子没撒手:“你们要上后宅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金老爷子低声说道:“后生,你是好人——可你不能上后宅去。”

“怎么讲?”

“上次在青囊大会,后宅被人闯进去过,江家觉得面目无光,这一阵子,对后宅下了不少手脚,我亲眼看见他们布了黑虎骨,蟠龙角。”

黑虎骨和蟠龙角——这都是损外人的风水局用的东西。

甚至,贵人墓也会做这种局,就是为了抵御盗墓贼,比如草船借箭阵,八方绝客局一类,只要是外人去了,准倒霉。

“而且,这一次,他们为了防着一个对头,弄来了一个可怕的东西。”金老爷子殷切的说道:“哪怕是你们,遇上也危险!”

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江瘸子的法宝?

“是什么?”

金老爷子苦笑着摇摇头:“他们不拿我当自己人,不让我看。可是那个东西的煞气……比九丹灵物还要厉害。”

“谢谢,可跟你留下一样,我也有非去不可的理由。”我点了点头:“咱们,都多保重。”

金老爷子盯着我,一脸惋惜:“上次就蒙你帮忙,这次又……”

我还想起来了,之前金老爷子看着我,就跟眼熟似得,立刻问道:“您什么时候见过我?”

金老爷子摇摇头:“已经不能算是你了——是以前的你,我欠你的人情还没还,这一次,又多欠了一次。”

以前的我……我立刻问道:“以前的我,是谁?”

金老爷子刚要开口,忽然前面就是一片人声:“五叔,你过来了吗?”

“时间怎么这么长,前面都等急了!”

金老爷子脸色一变,立刻推了我一把:“要走,就赶紧走——不然就来不及了。”

这话,还是我们刚才跟他说的。

程星河拽了我一把。

而金老爷子一看我们要走的方向,又把我们给拉回来了,指向了一个位置:“从那翻过去,安全,但是记住了,要是见到石狮子,立刻绕着走。”

“五叔?”前面的江家人觉出不对来了:“怎么不回话?”

“不对,别是出事儿了吧?快喊人!”

那头喊着人,有几个先过来了。

我一寻思,低声就跟金老爷子道了个谢,道:“对不住了!”

接着,我一脚将金老爷子踹翻,压着嗓子吼了一句:“老王八蛋,敢拦着我,一脚踹死你!”

那一下,金老爷子跟个风筝似得,飞出去了老远,后背撞在了墙上,不住的咳嗽。

那几个江家人觉出来,立刻厉声说道:“不好了,有人闯进来了!”

下一秒,我跟程星河翻过了花墙就闯到了后面那一重院落。一重一重的脚步声闯了进来,有人怒吼:“人呢?”

“又进来一次——咱们江家还真是流年不利!”

“传出去,就更……老东西,来的是什么人?”

金老爷子咳嗽着说道:“是,一个大块头男人,我没见过,不认识……”

我和程星河都很瘦,他故意要替我们放烟雾弹。

“大块头——莫不是渭南的宋家人?”

“也可能是钱家的——钱家的块头最大。”程星河仔细听了听,吸了口气:“你那一脚……”

“放心吧,力道控制住了,雷声大,雨点小。”

要是不当着江家人踹金老爷子一脚,那他们肯定要认定我和金老爷子是同谋,金老爷子既然不肯走,那日子肯定会更不好过。

那一脚,意思就是告诉他们,我跟金老爷子,不是一伙的。

让家神替自己还账——那个主家,呸。

“不过,进去了也好。”这个时候,那几个江家人冷冷的说道:“估计,很快就会撞到石头狮子那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