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56章 十步迷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看来,那个什么秘宝,就在石狮子附近。

这个时候,外面乱成一团,都在搜寻“块头很大”的人,我们潜在灌木下头,见缝插针,找到了空隙,就从底下钻进去了。

也怪,一进了那一重院落,周围跟被隔绝了一样,忽然一片安静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有点奇怪,这地方怎么没人看着?咱们别是走错了吧?”

我说屁话,我上次来过——我这个方向感,就跟北斗七星一样,永远不会出错,江藏土估计就在后头的宅子里。

程星河鄙视的看了我一眼,试探着站起来,抓了抓后脑勺:“哎,这地方还真安静,是不是江家的鸡棚啊。”

“鸡棚为什么会安静?”

“没文化,不知道什么叫安静如鸡吗?”

安静如你爹。

我也试探着站起来,这地方跟上次看着没什么大区别,刚才金老爷子吹的神乎其神的,别是夸张了吧?

程星河一边往里走,一边问道:“哎,你说这次见到了江藏土,你跟他问的第一个问题,是什么?”

那还用说?

当然是想问问他,当年在真龙穴,到底见到了什么。

当初,打开棺材的人,会不会,就是他?

参与进四相局的十二天阶,都闭门不见客。

为什么?

心虚。

田家和齐家,都是因为拿了四相局里的东西,完成自己的目的,我不信,江藏土一个带头的,没有自己的目的。

更别说他跟江瘸子的关系了。

一个江藏水,一个江藏土,这俩人分明是亲兄弟,又是为了什么事儿闹翻的呢?

里头的说道太多了。

程星河顺手从一棵果树上摘下来了一个梨,在我衣服上蹭了蹭,就是一口:“可传说之中,江藏土已经成了植物人了,那去了之后,问不出什么话来……”

“赌一把呗。”

这地方越走越熟悉,没错,前面一个尖角亭子,后头有个神猴骑仙鹤的青铜香炉,我是来过。

仙鹤的嘴是长着的,可下半部分特别光亮,可能经常被人摸。

上次还在这里,遇上了一个老头儿。

那个老头儿,自称是个清洁工。

可过后我问江总,江总却说,这家里,没有五六十岁以上的人工作。

那个老清洁工的真实身份,又是什么呢?

他说,我像他的小孙子……

这地方没怎么变。

过了这个亭子,就是真正的后宅了。

这个时候,周围有点发凉,我胳膊上开始泛了鸡皮疙瘩。

这地方虽然是有个池塘,可潮湿的有点过分。

隐隐约约,还像是起了雾。

现在,是最干燥的季节——怎么会起雾?

而且,雾气昭昭,越来越大,影影绰绰的假山石和灌木丛,都像是躲在后面,吞吐云雾的一个个异兽。

那些喧嚣的声音,离着我们越来越远了,仿佛翻过了那一道围栏,就到达了另一个世界。

我加快了脚步,程星河也是,我们俩一对眼儿,就是异口同声:“这地方不对劲儿。”

金老爷子一点也没夸张,这地方,肯定被布下了损客局。

损客局之中有好几种,是非常厉害的,好比说十步迷魂局。

效果简单粗暴,只要是外姓人到了这个位置,那你就走不出去了。

这是十分高级的风水阵,就跟蛊术一样,每一个设计的人不一样,这阵法的镇物细节,就不一样,其他人很难解开。

有的村落在战乱年代,为了抵御外敌,也曾经把村子布成了十步迷魂,据说有侵略者想占那个山头,结果去多少丢多少,把大部队都吓毛了,也不敢再去找——跟个黑洞似得,谁救人谁消失,那哪儿有乐意去的?

后来过了二三十年,老一代人离去,都改朝换代了,有孩子说,晚上从这里过,听见里面有人哭,还说听不懂的话,有懂外国话的大学生一听,脸就青了——说的是外国话“妈妈”“我想回家”这一类的。

那会还没有电视,山里的孩子,是不可能学会这两句话的。

再后来,那个村子拆迁,人们才发现,一个小树林子底下,埋着累累的尸骨,还穿着那个年代的军服。

那个小树林子就在村子前面,十几步就能走出去,可那些侵略者,硬是活活饿死,尸身都被困在那好几十年——本地人几乎天天都在这里穿行好几次,可连孩子都没丢一个,没人见到过那些人。

当然,那还是十分粗浅的摆法,要是江家人摆……那不是铜墙铁壁,几乎破不开。

可千万别是十步迷魂。

我脚下更快了,程星河也是,几乎一溜小跑,我们就在浓雾之中,看到了下一重门。

门是很好看的,六角门,黑檐白墙,墙上攀附着很多紫藤花,这大宅有几重,我记得很清楚,没错,穿过去,应该就是江藏土所在的地方了。

太好了。

我们赶紧钻了出去。

到了下一重的园子里。

江藏土……可透过越来越浓的雾气,我就看出,这一重院落的布局,怎么跟刚才那一重这么像?

不对啊,在我记忆力,这一重的院落,是个“回”字形的围栏,中间也不是荷花池,是个金鱼池。

程星河听见之后,指着前头说道:“那有个池子。”

我记得金鱼池附近一马平川,是没有亭子的。

重新装修了?可这种老宅子,一般不会大动土木,会伤气运。

等看清楚了,我后心忽然就给凉了。

不光有亭子——亭子前面,又是神猴骑仙鹤。

仙鹤的下半个嘴,也还是光亮光亮,不知道被人摸了多少次了。

我们非但没能从那个六角门出去,反而,重新回来了。

我假装没看出来:“还得下一个门。”

靠着我的方向感,找到了六角门,俩人一进,看的依然不是围栏,而是尖角亭子。

起雾,会让人迷失方向——什么天象,什么参照物,都看不到了。

程星河吸了口气,看向了我:“你不是说,你的方向感跟北斗七星一样,永不出错吗?”

我现如今也有点脸疼。

可我才不想让程星河看出来——他能笑话到得阿尔茨海默病。

别处还真不见得能弄出这么高级的东西,也就江家。

这是阵法,要是苏寻也来了就好了。

程星河一歪下巴:“你去四角撒童子尿试试——老童子的年代久远,可能比较管用。”

“放屁,你怎么知道我是童子——我看你是,你去。”

“你爹一年去三百多次大保健,不行了,尿尿分叉,还得靠你。”

分你大爷。

我揪住他腰带就让他去试试,他反手也要撸我腰带,俩人这么一争,忽然后头就是一个笑声。

那个笑声阴森森的,我和程星河顿时全给僵住了。

谁啊?

能悄无声息的不被我们发现,就出现在身后。

是个人物。

“还以为你们有多大的能耐……原来,就这么点本事。”

那个声音带着说不出的讥诮,而且——耳熟。

一个人影从浓雾后逐渐清晰了起来:“既然敢来送死,我就送你们一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