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57章 缠足之虫

程星河一把抓住了我躲在我后头:“江老头子来了!干他!”

放屁,你耳朵瘸了?

这声音,是个年轻人。

果然,那个身影一靠近,我就认出了——这是刚才一面之缘,那个年轻的江年。

我瞬间就明白过来了。

原来,这个江年不知道哪儿来的本事,在刚才押送金老爷子的时候,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躲了过去。

接着,一路跟过来了。

江年看着比江景小几岁,可他眼神阴沉沉的,跟江景那种锋芒毕露,截然相反。

程星河一愣,低声说道:“这小子没把其他江家人叫来,是打算跟咱们单打独斗?是不是有点傻?”

这是自信,要么真是傻子,要么——是大佬。

这个十步迷魂阵,难不成,是他刚才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摆下的?

程星河一只手就把凤凰毛给提出来了:“小孙子……”

可下一秒,他二郎眼一扫,忽然“卧槽”了一声。

我也看出来了。

这地方的迷雾里,似乎藏着什么东西。

“小心,”程星河啧了一声:“妈的,这地方有缠脚虫。”

我心里倏然也是一跳——他们江家,还真是什么都有!

缠脚虫是一种很特别的存在,就跟蘑菇不是植物也不是动物一样,缠脚虫不是虫子,也不是邪祟,这是一种怨念催生出来的东西。

模样,长得很像是淤泥,但是,这东西喜欢生人气——见到了人,就往脚上缠!

而一旦被这玩意儿给缠住,人就会跟迷了魂一样,瘫软在地上,挣扎都挣扎不了,净等着被这东西给吸死。

这就是十步迷魂阵的镇物了。

果然,程星河攥住了凤凰毛的手,在微微发抖:“我觉得,咱们不行。”

这就是缠脚虫的能力——风水是能影响一个人的心念和意识的,比如有的人在一个地方办公,精神萎靡,但是换个地方就好了,就是因为风水的影响。

缠脚虫也是一样,只要这东西出现,为了牵绊住人,人会逐渐觉得绝望,窒息,干什么都没有力气,甚至——想死。

说白了,跟抑郁症的感觉差不离。

缠脚虫就是靠着自己这个本事,把人牵制住,吃空。

我环顾四方,果然,浓雾底下,数不清的东西冲着我们就蔓延过来了,像是会动的沼泽地。

我立马攥住了七星龙泉。

那些东西,扑上来就要把我们给淹没。

下一瞬间,七星龙泉锋芒毕露,那些大片胶泥一样的东西,如同天女散花,撒的到处都是。

可已经来不及了,这一下,我心里也生出了一股子绝望和空虚来。

我抽出七星龙泉,就能活下去,可活着——又有什么意思?

我爹不要我,我妈不要我,不听老头儿的话,牵涉到了四相局里,潇湘关在了豢龙匣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,天师府把我当眼中钉,屠神使者跟我结怨,早晚就来对付我。

我算什么东西,我就是一个祸害!

坏了,我立马掐了自己一把,我也被影响到了。

时间一长,我会直接躺下,放弃任何抵抗的等死。

这小子很聪明——能打败自己的,只有自己。

可哪怕这样,我依然难以拿出七星龙泉。

程星河索性靠在了我身后:“七星,你说,活着是不是也没多大意思?反正——我们家的人,都活不过二十五岁,只怕——我也不行,玄武局,又他娘有什么去头?要不——”

他咽了一下口水:“死在这得了。”

这句话,犹如一种咒语,在心里洗脑循环,是啊,死在这得了,活着太累了,站起来是雷,呼吸是累,睁开眼睛也是累,只想休息。

江年满意的看着我们的表现,一只手敲了敲后颈——这动作倒是跟退休老头儿似得:“不过,也不是不能给你们个机会——你们俩是哪头的?”

哪儿头……

对了,因为被白藿香改头换面,他不认识我们两个。

我脑子一转,接口就说道:“你心里清楚!”

其实,论忽悠人,没比这句话更实惠的了。

每个人,都觉得自己聪明,认定眼前一切,是自己猜测的。

他微微一笑:“老魔头岁数大了,手底下还有小魔头了?”

他把我们当成江瘸子的先遣部队了。

“我劝你们,”那小子撩起了眼皮:“把老魔头的下落说出来——别以为那个老东西,还真能翻出什么花儿来,跟着他,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
随着那小子越走越近,我微微吃惊。

这小子的迁移宫极为突出,野心极大。

但是他命宫上头,骨骼丰隆,正把迁移宫给压了——这叫云遮月相,跟之前洪老板手下的秘书一样,能耐虽大,可老被人压一头。

不过那个骨头有往上偏移的迹象,说明,压着他的那个人,终于挪开了,他的前途将一片坦荡。

那这就不是云遮月相了,是“云开月明”相,这小子眼下,正在走好运。

我明白了——这小子,一开始,就是想着争江家家主的地位。

不过,古往今来,都是长者为大,这小子一直被江景压了一头,现如今江景被摆渡门给抓住,这辈子够呛能好生出来了,他就想抓住机会,取代江景。

所以,才偷摸跟上来,就是想独自立一个大功,站稳脚跟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可刚才这小子不是迷迷瞪瞪,什么都不懂,还问了个很没营养的问题……”

是啊,他问为什么不直接把盒子给邸老爷子。

结合他这个面相——他并不是傻,而是聪明。

他应该是正想跟那个五叔交好——但那个五叔可能是个嫉贤妒能的人,你太锋芒毕露,那个五叔就不舒服,要给你下绊子。

这种人,每个人都见过,相反,你在他面前,给他一种你事事要跟他讨教的感觉,那这种人沾沾自喜,反倒是会助你一臂之力。

我就知道,江家就没有一个,是省油的灯。

但我心念一动,瞬间就有了主意。

我想起来,这缠脚虫怕什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