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58章 丧门之星

这东西为什么喷云吐雾?因为这东西怕光。

它们必须生活在阴冷潮湿的地方,跟湿润的泥土一样,一旦见到了光,会干燥爆裂。

“程狗,打起精神来。”

“这里没光,”程星河那么怕死一个主儿,这会儿似乎连呼吸都嫌费力气:“算了。”

算你大爷,你的凤凰毛,不是一燎就着?

可他根本也没有点亮凤凰毛的意思。

而我看到他那个情况,心里也是一阵悲观。

他都不肯拿凤凰毛了,没希望了,没希望的事儿,又何必要去尝试呢?

我被自己这个念头给吓了一跳——不对,这根本不是平常的自己!

我吸了口气,因为这东西的影响,脑子里不断天人交战——是站起来,还是这么死了算了?

对被缠脚虫迷惑的人来说,放弃,绝望,简直跟一块泥淖地一样,陷下去,就出不来了。

可下一瞬间,像是一阵风吹过来,那种让人窒息的绝望,忽然就舒缓了许多。

是江年蹲下,挪开了什么东西,把十步迷魂阵疏导了一些。

我立马猜出来,他自然不希望我们就这么死了,既然认定我们是江瘸子的人,他想从我们嘴里,套出江瘸子的消息。

果然,他缓缓说道:“刚才那个感觉,不好受吧?”

我脑子一转,装出了很害怕的样子:“难受……我甚至,不想活了……”

“那就对了。”江年冷冷的说道:“现在,我给你们个机会,那个老魔头,让你们来干什么?”

程星河也清醒了一点,就用眼睛瞟我,像是问我现在怎么办——他的手,已经能抓住凤凰毛了,一句话,就能横扫过去。

这缠脚虫很多,我刚才也用七星龙泉扫了,效果并不见佳,再说打草惊蛇,更难进内宅了,倒不如,将计就计。

我就是为了打探江家的消息来的,这不正是个机会吗?

程星河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会意,装成了病夫的样子靠在了我身上。

而我接着就说道:“是你们江家先对不起江老先生。”

其实内里的事儿,我一概不懂,但是江家如临大敌的样子,那肯定是因为跟江瘸子闹崩过,只要有摩擦,先来给破桌子先伸腿。

跟我想的一样,江年撩起眼皮看着我:“这是老魔头跟你们说的?笑话!他还说什么了?”

我索性来了个自由发挥:“说你们江家这些年来,重利忘义,冷血无情,还有江藏土,不顾兄弟之情,跟他手足相残……”

这也不能全算胡说八道,他们家办事儿确实不怎么地道。

“一派胡言,”果然,江年的眉头倒竖了起来:“老魔头倒是挺会给别人罗织罪名——他自己办的事儿,就不提了?”

正合爹意:“他——他不是被你们江家还害了吗?那他是个受害者啊!”

“蠢货!”江年眼神一沉,跟刚才对着什么五叔那个愣头青的样子可判若两人:“他还叫屈,既然这样,我就告诉你们个明白话,让你们知道知道,江瘸子的真面目。”

程星河偷偷揪了我一下——这江年要“策反”我们,上钩了。

我则继续装出傻了吧唧的样子——程星河说我是本色出演。

江年扫了我们一眼,缓缓说道:“手足相残,这倒是没错,不过,是他先对我们老爷子下手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人心不足蛇吞象。”江年盯着我们:“他想打四相局的主意。”

果然……

“四相局?”我继续装傻:“他为什么知道四相局的事儿?”

江年略一思忖,眼神暗下来——我心里清楚,他大概打算从我们这里套出话之后,就弄死我们,既然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,所以也就畅所欲言了:“自然是因为,我们家,是江仲离的后代。”

程星河的手越抓越紧,看来,是触及到了江家的核心内容了。

原来,江仲离修建四相局之后,就跟家里人说过,只要守着大宅,以不变应万变,那不管什么惊风骇浪,都会过去,但是记住一点,江家人,千万不要再跟四相局扯上关系。

其实那个时候,江家已经知道江仲离修建四相局,可能会出大事儿,也有人怀疑——为什么要守着大宅?伴君如伴虎,万一江仲离出事儿,那我们怎么办?人家来了,把咱们连根拔起了。

果不其然,四相局出事儿,天下大乱,有一些江家人生怕获罪,提前逃跑,结果有的死在了战乱之中,有的因为各种原因被抓,还有的消失了音讯,总之都没有回来。

唯独走投无路,或者笃信江仲离,守在大宅里面的那些,竟然躲过了一劫——战乱根本就没有波及到了大宅所在的位置,甚至没人前来找他们兴师问罪。

景朝都亡了,谁有功夫找他们问罪?新任国君,也可能觉得景朝灭亡,是托了江家的福,这一场风雨飘摇,还真的过去了。

他们就知道,这个大宅,能保一家人的平安。

不光如此,这么几百年来,龙椅上换了一个又一个人,可江家大宅宛如磐石,坚定不移,一直昌盛到了现在。

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,江家一直兴盛不衰,大宅也一直修葺,历久弥新,哪怕现在,江家人有了很多的分支,各自发展,但是到了年节,重要庆典,也还是要在这里办——要得到老祖宗的庇佑,事情才会顺利。

直到有一代,一夜雷电交加,一道雷劈在了大门上,将大门直接劈破。

风水江的当家知道,这不是好兆头,自己家的大宅,这是家里要出丧门星的征兆——门户之乱。

当天晚上,他做了一个梦,梦见身怀六甲的妻子,竟然生出了一个怪物。

那个怪物一张血盆大口,见什么吃什么,不光是把人咬的血流成河,甚至内室,门墙,整个江家全被毁了。

当家大怒,拿了风水剑就要把那个怪物给砍了——结果一下砍下去,怪物的耳朵被砍出一个小口,可宝剑竟然直接折断。

那怪物张嘴就要吞了他和他的长子,这一下,他睁开眼睛,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,这是个梦。

而这个时候,妻子惨叫,要生了。

当家立刻就想起了那个梦,他已经有了一个长子,叫江藏土。

不长时间,接生的来报喜——生下了次子,额上有红痣,大贵。

这在旧时代,叫红灯高挂,预兆孩子出类拔萃,长大要中状元,骑大马。

他的心一下就紧了。

过去一看,没错——那个位置,跟梦里砍伤怪物的地方,一模一样。

他立刻回身去拿风水剑。

这一拿,风水剑还是亮如秋水,他刚要方向,“喀”的一声,风水剑毫无征兆的断成两截。

这个次子,不是大贵。

是大凶。

那个梦也不是好梦,是祖宗托梦,告诉他,这个次子,将会把江家几百年的基业,全部毁于一旦。

他一声不响的把孩子抱过去,打算把孩子沉入井里。

可谁知道,他妻子得知,拖着刚生产过的虚弱身躯跌跌撞撞过去——母子连心,你要杀了次子,我跟他一起死。

江家当家这就知道,这个祸害,没那么容易去除。

主母若自杀,必将大损气运。

于是他对外只说江藏土夭折了,其实是把孩子偷偷关在了一个密室里养着,连名字也没给取。

所以,哪怕江辰那个十分厉害的祖母,也不知道风水江的分支里,有这么个人。

江家当家,想把这个丧门星,关在密室到老死。

可惜,事与愿违。

那个密室,在机缘巧合之下,被江藏水给发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