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64章 头尾双门

回头扫了那个大石狮子一眼,我们也就进去了,这一进去,内里一股子老家具的味道,混合着若有若无的檀香,老宅子特有的味道。

结巴公子奔着里面东张西望,我们也开始寻找江老爷子的踪迹。

这地方有不少的多宝阁,瓶瓶罐罐,满是摆设,结巴公子如获至宝:“哎呀我的天,这不是西江露水石吗?这玩意儿值钱啊!那是泰山留仙松!好东西,都是好东西!”

露水石是西江特产,专门招桃花的,能让人促成露水姻缘,留仙松带着泰山顶上日经月华的仙气,能增强家神的能力,自己家的运势,也能跟着增强。

一样样看过去,结巴公子可以说爱不释手,赞不绝口。

对了,他们家是专门研究这一项的,见到了这些东西,口齿都伶俐了许多。

接着东摆弄西摆弄,好似一只大耗子。

程星河有点疑心他是个贼,不过结巴公子虽然爱不释手,却什么都没动,看来除了那个什么秘宝,别的东西入不了他的法眼。

程星河也挨个看:“你说江家几百年的基业,还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光靠着变卖这些秘宝,都够养活几代人了,难怪这几个分支个个混的如鱼得水的。”

“哎,看事不能看表面,”没成想,结巴公子听见了这几句话,来了精神,说道:“你,你们听说过没,没有,江家的预言?”

“江家的预言?”我来了兴趣:“什么预言?”

结巴公子说道:“据说,当年江仲离给他们江家后代留下了这个大宅,可风水也是有年寿的,什么时候,气数尽了,要子嗣后代各寻出路,千万不要贪恋祖宗荫蔽,不然适得其反,反而会家破人亡。”

我一皱眉头,就想问他,从哪儿听来的,可没等我开口,他就又补上了一句:“小,小道消息,你,你们别问我是从哪里听来的。”这一下把我的问题给堵回去了。

程星河倒是来了兴趣:“这么说,江家弄秘宝,开人脉,都是居安思危了?”

“那,那是当然,我还听说,那个预兆,已经展现了。”结巴公子有几分得意:“他,他们风光不了多久了。”

“什么预兆?”

“江家的风水树,有一年,一阴一阳,就说明气数将尽……”结巴公子声音压的更低了:“而且,手足相残。”

风水上说树一阴一阳,其实就是半枯半荣的意思。

我心里一震,本来我对他这个“小道消息”是不置可否的,可手足相残,不正跟江藏土和江藏水的关系一样吗?

“所,所以我就来了。”结巴公子有些得意的说道:“大厦将倾,有,有便宜不占,王八蛋。”

江家自己心里有底,所以更想把邸老头子的力量拉过来,收为己用。

这些年过去,跟四相局沾边的,果然一个一个,都要开始倒霉了。

说起了邸老爷子——当年,他好像也参加了那个最初始的四相会。

我就问道:“说起来,我对邸老爷子并不是太熟悉,他们邸家,擅长哪一项目?”

风水术的法门卷帙浩繁,分类也特别细。

“邸老爷子,会的可太多了,博闻强识,触类旁通,各种法门无一不精,最出,出名的是修局,”结巴公子说道:“不管是什么局被破了,只要找他修补,就没出过岔子!好比西,西王母地……”

西王母地?那可是个大贵之地——专利女性,比齐家的大小凤地还要厉害,但也极其稀少,据说某一位权倾朝野的太后,阴宅就是西王母地。

但是珍贵的东西,都是易碎的——西王母地虽然难找,但是很容易破,我也会。

那块地风水眼往西,必定有小山丘,那是冠子。

把小山丘的位置推平,这叫王母脱冠,地就完了。

冠一丢,人就倒了霉,风水气散尽,就是脱毛凤凰不如鸡,家中女儿尽娼妓。

“那个太后,就是因为王母脱冠,死于非命,后代流散,贫困潦倒,可也不知道哪个贵人指点,他们这才知道,是祖坟出了问题,央求到了邸老头子门下,邸老头子也不知道怎么地,竟然被说通,把地给修了,你们知道谁谁谁吧?”

他说了一个几乎家喻户晓的名字。

“她,她风光不风光?她就是那个太后的后人,邸老爷子硬是把西王母地给补上了,她,她也成了事儿。”

好家伙,邸老头子这么厉害?

这就跟做瓷器的工匠一样——一些能补瓷器的,比做瓷器的费的功夫都大。

这么说,江家是想着拉拢了邸老头子,来给自己家修补风水局?难怪江景江辰一个个猴急猴急,要找四相局呢,八成,也有自救的意思。

只是,他们家运势确实不行,碰上了我,节节败退,江瘸子重出江湖,他们更是如临大敌,难怪费这么大功夫设陷阱。

我们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——因为之前碰上了江年的十步迷魂阵,所以我们行走的时候,格外小心,但是把这地方转了一个遍,一个人影都没发现,更别说找江老爷子了。不行啊,这时间经不起浪费,老找不到,谁不焦躁?

程星河和结巴公子也有点着急了,我们几个东张西望的时候,就到了一个长厅。

这种长厅在旧时代是见密友的,隐私性好,两头是门,冬天关了门,烧上炭火很暖和,程星河走累了,直接坐在了一个长榻上,锤了捶腿:“不行啊,这地方太大了,咱们也不能总当没爪苍蝇,七星你赶紧望一望,找到了老江,我急着回去看直播——还得抢特价商品呢。”

谁不着急,再耗下去天亮了。

按理说大方向没错啊!

我就四处里看了看——这个长厅墙上挂着很风雅的四君子,头门关着,我过去开了开,是锁着的。

一听见这个动静,结巴公子也来了精神——锁着的,自然是要紧的东西,秘宝?

我对锁还算是有点研究,捅了起来,结巴公子就在一边添乱:“我,我认识这种锁,这是青州徐记出的,内里九转莲花,不,不好开,哎,你试试,往艮位捅!不对不对,你力气小了!”

这就跟开车的时候身边老有人叽叽歪歪让你超车减速一样,叫谁心里不烦,我说要不你上。

叫唤雀儿没肉,结巴公子自然没有这个本事,讪讪的就缩到了后头:“我,我不也是想,想尽一份绵薄之力嘛……”

你不吭声就是尽了最大努力了。

我继续往里捅,程星河知道我开锁的技术,倒是放心,可他刚想翻个身,忽然就站起来了:“你们俩,谁把尾门给带上了?”

尾门就是我们来的时候那个门。

我和哑巴公子同时一愣:“没有啊!”

关门干什么?

回头一看,我们俩同时皱起了眉头。

来的时候过的小门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严丝合缝的关上了。

程星河立马过去想把尾门给打开,但是一听动静,我和结巴公子都皱起了眉头。

尾门,也给锁上了!

这就怪了,我立马过去了——得了,也是九转莲花锁,我们三个,被锁在长厅里面了!

这个时候,我们同时就看到,铺着毛玻璃的花窗外面,晃过了一个人影。

妈的,这地方,看来不光我们三个。

“一,一点动静也,也没有……”结巴公子结巴的更厉害了:“那,那是人吗?”

不管是不是人,我们都得赶紧想法子出去——困在这里,谁都得觉得糟糕。

可要是用七星龙泉砍,惊动了江老爷子,那我们这一趟,就白来了。

“不管什么法子,你可得快点想,”程星河已经把凤凰毛给抽出来了:“你看门缝底下。”

很多液体似得东西,从门缝流进来了。

我看清楚了,头壳就炸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