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68章 传家之宝

这俩兄弟见面,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辛——正好跟着听个蹭。

他们本来就是为了四相局才闹掰的,一切,就都能联系起来了。

刚才那个江家小子,八成是进来就嚷,直接让江瘸子给扫平了。

果然,江瘸子的身影,蹒跚的坐在了一把椅子上,缓缓的说道:“小时候,咱们还在这个椅子上一起叠问路寻踪符,过去了这么长时间,咱们俩都变了,这椅子没变。”

床上的那个人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必然是江老爷子了,可江老爷子,真成了传说中的植物人?

那我看见的“老清洁工”又是谁?

“四相局的事儿,还算顺利,”江瘸子跟唱独角戏似得,对着纱帐缓缓说道:“我是特地来告诉你一声,他还真回来了。”

程星河看了我一眼。

“你还说,让我千万不要动四相局,可我要是不动——嘿嘿,这都是命,”江瘸子缓缓说道:“是命,就躲不过,就跟那个兄弟相残的预言,一个样。咱们不信,可说来,还是来了。”

“我倒是也不后悔,闹,就得要闹个天下大乱。这才算是,轰轰烈烈,过一世。”江瘸子接着说道:“不过,还差一件东西,我特地过来找你拿。”

东西——这就是,他潜入江家大宅的原因?

他站起来,就要掀开床上的帐子。

程星河看了我一眼,眼神是再说——别是要拿江老爷子的命吧?

江老爷子要是真的被江瘸子害了,那当年的知情人,可又要少一个,真相更查不出来了!

我回身要抽七星龙泉——我不是江瘸子的对手,可不是也得上。

没成想,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得身后不对。

多了个人!

我立刻回头,可一阵破风声,对着我就扫了过来。

我本能的把结巴公子和程星河往后面一推,一道寒芒几乎是贴着我的鼻子就下来了,“嚓”的一个细微声响,地板却全部爆裂,木屑砂石四下里飞溅,把墙皮都划花了。

我的心一下悬了起来——我这辈子,没见过这么锐的东西!

下一秒,我才觉出鼻尖上火辣辣的一阵剧痛。

温热的感觉滑了下来,铁锈气息扑鼻。

久违的——血!

自从身上开始滋生龙鳞,我已经很长时间,没这么直观的受伤了。

来的是江年。

他手里,提着一把刀。

那把刀薄如秋水,颜色发青,泛着非金非玉,却异常华美的光。

绝对不像是人间有的东西。

我不由自主,浑身一个激灵。

似乎出于本能的——我在畏惧那个东西!

程星河也看着我,愣住了:“你的……鳞呢?”

我的鳞,这一次,竟然直接没滋生出来。

也许,是知道,滋生出来,也没用。

只这么一眼,我就有了直觉:“这就是,斩须刀……”

江年微微一笑:“哟,想不到,你这么识货。”

结巴公子盯着那个刀,眼神也直了。

而下一秒,江年手腕一甩,那把刀对着我就横削了过来:“那你就能死的明白点了!”

我立刻往后翻折了过去,

江年身上虽然沾着尘土,可他身姿凌厉矫捷,根本不像是才刚从砖石瓦砾之中爬出来!

要说这人是个肉眼凡胎,我还真不太相信。

他像是——开了挂。

七星龙泉本能的一横,挡了上去,“乓”的一声,手上一阵震动,我眼看着,斩须刀以前所未见的锋锐逼过来,七星龙泉都压出了一个弧度来。

就连刚才煞神口中的刀,只怕都没锋锐到了这种不可思议的程度!

“咔……”

哪怕淬过了无极尸,我也听的出来,七星龙泉上上有了不堪重负的声音!

但是下一秒,程星河的凤凰毛斜刺里冲了出来:“七星,打不过,跑!”

江年之前就见识了凤凰毛的威力,转身就把斩须刀调转,对着凤凰毛劈了下去,“嚓”的一下,凤凰毛直接被削薄了一层,数不清的光华,散的到处都是!

程星河的眼睛顿时就给直了:“卧槽……”

而我退了一步,江年回过头,志得意满,阴鸷的眼睛还想嘲笑我,可他的视线,一下就僵住了。

越过了我,他看到了江瘸子!

江瘸子抱着胳膊,黑暗之中的那个轮廓,看上去,也悠哉悠哉的看着他——似乎,眼前这一场骚动,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。

江年喃喃的说道:“不可能……”

江瘸子笑一笑:“你不相信,我能从煞神的手底下逃出来?好说——因为煞神,被其他东西引开了。”

他看着的——好像是我们。

妈的,我瞬间明白了——难不成,江瘸子知道我们要来,所以让我们来吸引煞神的注意力,他好钻空子上这里来?

这他娘的,是以我们当饵,调虎离山!

江年哪儿还受得了,抬起斩须刀就过去了:“我现在就给江家除掉你这个魔头!”

他眼里不是野心,而是狂喜,真要是能搞定了江瘸子,那离着他的野心,就更近一步了。

可江瘸子一动不动,一点惧色也没有:“这刀不是你的——是你从人家手里偷来的?不好,不好,拿人家的东西,很容易砸自己的脚。”

就在这一瞬间,我身边的结巴公子,忽然就冲了上去——他要抢那把斩须刀!

我立马就明白过来了——他一开始说的什么秘宝,原来,就是斩须刀!

江年根本没想到看上去平平无奇,还一副拖后腿相的结巴公子会冲上去,我们也没想到,那一瞬间,都给结巴公子捏一把汗。

可怎么也没想到——结巴公子似乎对斩须刀极为熟悉,一只手托在了把柄上,江年反手要劈他,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刀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,对着江年自己就过去了。

按理说——不可能!

除非……这把刀,认主!

江年死死盯着结巴公子:“你是……”

果然,结巴公子盯着江年,眼神一暗,一点也不结巴了:“这是我们凉河孙家的东西——当年,就是你们抢走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