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72章 兄弟反目

周围一片大乱,有惨叫,有挣扎,还有惊呼。

身体一轻,耳朵就擦过了风声,脚下悬了空。

不行,不能就这么走了,还没够……

我还想挣扎,下一秒,一股子凉丝丝的东西被泼到了我脸上。

像是一场暴雨,瞬间就把心里的火给浇熄了。

我发现自己浑身发烫,呼吸急促,莲花蕊茶正顺着额头滴答滴答往下流。

一阵夜风吹过来,像是把刚才的火全给浇熄了。

“你身上的东西快压不住了……”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:“你得罪的人,不少哇。”

回过神来,周围已经一片安静,我看到了明净如洗的一片夜空,和悬在头上的一轮月亮。

身下是琉璃瓦,瑞兽头,精致滴水檐。

屋脊上?

院落里散落了星星点点的灯火,好些人冲出来,在院落里四处寻找。

这个地方的高度,想来,好像是江家最高的钟楼子上。

我回过头看向了身边人。

他还是上次见到的那个老样子,一身半新不旧的衣服,手里捧着个保温杯,唯一的区别,不过是最近天气转凉,多套了一件马甲。

“江老爷子……”

他冲着我笑了笑,花白寿眉下的眼睛带着几分不好意思:“子孙不肖,你上这里来,吃苦啦!”

“不敢当。”我终于找到了他。

不,应该说,他终于肯出来见我了。

数不清的问题盘旋在脑子里,跟春运的火车靠了站一样——都想出来,可实在太多,反而不知道先问哪一个。

想起了刚才差点被屠神使者给抓住的事儿,我回过神来,对了,程星河和结巴公子还在底下呢!

我豁然站起来,他摇摇头:“放心吧——你的人我关照过了,没事。”

我这才放下了心来:“刚才,多谢。”

那个感觉,让人心有余悸——要不是他,我现在可能已经被斩须刀给砍了。

“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”他盯着我,说道:“你要愿意谢我,我想求你件事儿。”

我一愣,求我?

他这么大的本事,什么事儿能求的到我?

“什么事儿?”

“希望你,放过江家。”

我皱起了眉头。

“你也太看得起我了,”我一笑:“江家是个什么地方,就凭我……”

“你心里清楚,”老头儿盯着眼下这一大片连绵壮观的宅邸:“江家早晚要撞到你手里——我知道他们做得不对,可我实在喜欢这地方。”

他眼里,是爱惜,慈悲,和孤寂。

“那今天的事儿……”

“那些杀神的?”老爷子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冷笑:“跟江家,是各取所需。可惜啊可惜——跟他们沾染上,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。”

“江家的人,不听您的?”

这件事儿,难道跟老爷子没什么关系,都是江年他们运作的?

“儿大不由娘,更别说我了。”他盯着我:“你以后,万事小心——我这一次出来,可就没有第二次了。”

我心里顿时也有点愧疚——因为我,江老爷子这是跟江家人翻脸了?

“你说可笑不可笑,有些事情,明知道是宿命,却硬要插手——就是没法子坐视不管。”他看了我一眼:“这感觉,你也有过,是不是?”

是。

“对了,你这一趟,是为什么事儿来的?”

“我想知道很多事情。”我吸了口气:“可一时间,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问。”

“慢慢想,”老爷子打开自己的保温杯,我就闻到了一股子铁观音的味道,陈旧醇厚:“你想问的,我知道的,尽量都告诉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我盯着他:“你们家,跟四相局到底有什么关系,跟我,又有什么关系?”

不光如此,还有屠神使者,潇湘,真龙转世……

所有的事儿,似乎都跟江家有所串联。

这要是个故事,那江家,几乎就是一条主线。

“这个事儿,说来就话长了。”老爷子吹起了保温杯上浮起的热气:“从哪儿开始说起?”

幸福来得太突然,我立刻说道:“就从江瘸子,为什么非要打开四相局开始,还有——四相局里出来的,到底是什么。”

老爷子点了点头:“那我就把我知道的,告诉你——我不知道的,可就没法子了。他要打开四相局,大概是因为听了那个预言。”

“预言?”

“兄弟相残的预言。”

老爷子说出这话的时候,眼里只剩下淡然,好像,置身之外,在说别人的故事。

江家的祖先,是江仲离——一代传奇的妖道。

自己是风水大家,又是景朝的宠臣,大权在握,自己家的这个宅子,自然也不是等闲之地,

他留下过话——是二守一散。

一守,是子孙几百年来,只要守着宅子,必定繁荣昌盛,得保平安。

事实也是如此,从江家逃出去的,都遭遇了横祸。

二守,是某个院子里的土,动不得。

一散,是有一句话,说江家每一代,都要居安思危,因为江家若干年之后,会毁于兄弟相残。

为什么?这是因为江仲离当年办过一件错事儿,这是江家迟早要来的报应。

所以,只要事情发生,那就是跟大宅的缘分到了,大家各奔东西,不要留恋。

可以说,安排的井井有条。

江家的繁荣,持续到江瘸子降生的时候。

他爹做了不吉利的梦,梦见他毁了江家。

其实,这种祸患的梦并不少,吃阴阳饭的,甚至能找法子化解。

可江瘸子他爹坚持要杀了他,也是因为祖上留下的这一句“兄弟相残”。

他担心,江家这个泱泱大族,要从自己两个儿子手上衰败,那他就是江家的罪人。

那不如,及早把祸根给掐断。

可后来的事情我们也听说了——江藏土保护了弟弟,而那位当家,反而离奇死亡。

江瘸子坚持要动土,其实也有这个原因。

那一年,江家运势并不好,不,简直可以说是毁灭性打击,流年不利,接连在行业里办坏了几件大事儿,名声扫地,几乎陷入到了困难的境地。

人的运势就是那样,要说坏起来,简直瘟神都躲着走——家里运势江河日下,不光是在生意上,甚至江家人的身体,财运,堪称全方位打击,苦不堪言。

江家是祖传的爱面子,对外还是维持着大家族的风范,可很多人偷偷说,是那个不该活下来的弟弟克的。

江瘸子也难过,甚至也自责过,可江老爷子就跟没听到一样,自己去面对那些困难。

江瘸子却不甘心——他不想让哥哥一个人扛这么多。

除非,他能找到给整个家族转运的方法。

这是水满则溢,盛极必衰的自然规律,江家大概是到日子了,想尽了方法不成,江瘸子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四相局和真龙穴的事情。

更知道了,自己家院落里,就藏着这个大秘密。

他动了心思——能打开这个局,那江家自然能扭转运势,逃离眼下这一场家破人亡的危险了。

再说了,四相局,那不就是祖先设的吗?

后人打开,也是应当应分。

他对江家,曾经一腔热血。

可是,这才是江仲离留下预言的开始。

他去找江老爷子,得到的答复,就是坚决不同意。

江瘸子不明白——他只不过是想把江家从当时的灾厄之中解救出来,哪里不对?

后来的事情跟江年说的也差不多——江瘸子被整个江家对付,断腿之后,竟然神不知鬼不觉,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,逃出去了。

剩下的事情,就没人知道了。

之前他坚持要打开四相局,是想振兴江家,可后来打开四相局——是想向抛弃自己的江家复仇。

“他是怎么逃出去,和怎么打开四相局的,”老爷子缓缓说道:“是个谜。”

我立刻想起来那个四相会来。

“这么说——召集四相会,打开九街抬棺的,就是江瘸子?”我喉结一滚:“他放出了,什么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