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81章 后羿射日

我也来了精神:“什么主意?”

“问邸红眼呗!”程星河说道:“上一次井驭龙主持四相会,邸红眼韩栋梁他们几次三番闹幺蛾子,不是让你给监管起来了吗?问问邸红眼,一准管用。”

对啊,我赶紧就给那头打了电话。

原来,邸老爷子这些年,就不大对劲儿。

从邸老爷子生了那个女儿开始。

邸老爷子一儿一女,一个是邸红眼——又容易对人红眼病,脾气又急,天资也一般,在天阶二代里算是比较不行的一个。

女儿是老来得女,长得很漂亮,本来应该万千宠爱于一身,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女儿身体畸形,脑子也有问题,为了救女儿,需要灵鳝,老两口甚至在一个有灵鳝的地方住了很长时间。

后来“得偿所愿”,给女儿吃下了灵鳝的心头肉,女儿就好了。

不过,这事儿其他人不知道,我们却知道。

其实,是灵鳝跟她女儿的元神互换了——邸小姐的身体里,是灵鳝的魂。

这之后,我们跟邸老爷子就没了什么交往——三清盛会上倒是见过一面,当时邸老爷子甚至很想上前帮忙,却被邸老太太给拽下去了,说什么你忘了你的身体……

这一次在江家的秘宝鉴赏会,见的是第三面。

因为父母把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,所以邸红眼并不受宠,倒是挺自由的,顶着天阶家族的名头,混的不错,直到这一次为了真龙穴,投错了主子。

这一次女儿吃了灵鳝肉“恢复正常”,邸老爷子夫妇更是高兴的不得了,天天围着女儿转,更没空搭理邸红眼了。

邸红眼也回去过一次,但是发现,邸老爷子这一阵子却变了,沉默寡言,总像是在盘算着什么,开始四处找碧水砗磲盒。

这碧水砗磲盒是用来留魂的,这家里又没死人,要碧水砗磲盒干什么?

可邸红眼却让他不要声张,吩咐他也去查探碧水砗磲盒的下落。

不过还没查探出来,邸红眼就因为得罪我倒了霉,也十分后悔。

接着就问我,能不能戴罪立功,让我放他一马。

也不是不行,我就把他放了,让他去查探一下邸老爷子的现在在哪里,弄清楚他要碧水砗磲盒的目的。

只要弄清楚了,我们可以找其他东西,跟邸老爷子换——加价也行。

邸红眼高兴的不得了,满口答应。

对了,苏寻呢?

程星河往嘴里挤了一包旺旺吸得冻,跟楼顶指了指。

门脸一楼做买卖,二楼住人,三楼是个阁楼,苏寻爱清静,就住在阁楼上。

我上去了。

到了楼上,看见苏村盘腿坐在了飘窗上,低头在看什么。

方盒子——我想起来了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见过,他似乎十分爱惜的样子。

凑近一看,这才看出来,是个老式的小人书。

这一种小人书,是一叠子纸摆在一起,用手一翻,连续翻过的画面,就能动起来。

可以说是动画片最原始的雏形,现在这一代人有手机电脑玩儿,很少见到了。

这一卷,边缘发黄,不知道翻了多少次了。

上面的故事内容,是后羿射日。

别说,虽然画工不怎么精致,但是特别传神,一个人举起弓箭,很快就把八个太阳纷纷射下。

“这挺有意思,古董?”

苏寻摇摇头:“我爷爷给我画的。”

原来,苏寻小时候跟爷爷在山上住,那个时候,山上还没接电线,什么新奇东西都看不到,真正是山顶洞人。

可偶尔苏寻也跟着爷爷下山,有一次,去一个古董店的时候,爷爷在前面看东西,见到几个小孩儿围着一个大盒子指指点点,还笑,他凑过去,也吃了一惊——里头的东西,会动!

他看直了眼。

爷爷叫他回去的时候,他还愣着,半天才回过神。

要上山了,下次还得老久之后才下来,爷爷就问他,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没有?买了给你带回去。

他指着那个会动的盒子:“我就要那个。”

动画片。

爷爷一愣,抓了抓秃头皮:“那个——倒是有点难办。”

苏寻有些失望,不过他天生懂事,也没多说什么。

回到山上,继续练元神弓——这玩意儿极累,极耗费心神,他还小,天生懂事的同时,也免不了天生贪玩,他一动不动瞄准树梢上的鸟的时候,脑子里老是在想,那个盒子里的画,为什么能动呢?

那个猫和那个老鼠,跑的真快,还会发声!

元神弓最忌讳的,就是走神。

他这一走神,脑袋就被爷爷打了一把:“没出息!你爹当年,就……”

挺疼,可他没哭——爷爷说,万一真遇上不得了的事儿,一走神,丢的不是别的,是命。

好比他爹。

爷爷是为了他好。

他擦一擦眼泪,接着瞄准,不敢想了。

等爷爷岁数大的时候,他还得护着爷爷呢。

爷爷呢,愣了一会儿,似乎也寻思这一巴掌太狠,吧嗒吧嗒的在一边吸了半天旱烟,晚上,还给他讲后羿射日的故事——爷爷知道他喜欢英雄,跟一般家长打完孩子叫孩子吃饭一样,跟道歉的意思差不多。

他听着一万次的后羿射日,还在想那个会动的盒子。

讲完了后羿射日,月亮挂到了树梢上,爷爷才闷声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,能在夜里打云杉上的乌雀,爷爷给你弄会动的画。”

他激灵一下就清醒了。

这以后,他天天全神贯注——耳朵也是,眼睛也是,呼吸也是,似乎都跟天地万物融为一体,这种高度集中是很累的,可他稍微一松懈,就想起了那种会动的画。

要是有那个,就好啦!

他没留意到,那以后,每天晚上,爷爷都会从炕上爬起来,趴在堂屋的桌子上,点蜡,戴花镜。

过了一段时间,云杉上的乌雀,真的被他用元神弓给打下来了。

他又叫又跳,从来没那么高兴过,接着,就眼巴巴的盯着爷爷。

爷爷嘿嘿一乐,就从身后把一叠子厚纸拿出来了。

他接过来一看——画面,真的会动。

内容,还是一万零一次的后羿射日。

这跟盒子里不一样。

没声!

而且,翻来覆去,还是后羿射日。

可他看得出来,弄这个东西,得飞多少功夫——比买一个会动的盒子,大概还难。

爷爷盯着他,显然有些紧张。

旱烟火灭了,还吧嗒吧嗒吸呢!

“这个,行不行?会动啵?”

生怕他不喜欢。

他抬起头,一乐:“行。”

他记得,那个时候,他刚掉了门牙,一乐漏风。

老头儿的门牙也没了,一个没牙的老头儿和一个没牙的小孩儿,一起漏风。

他低下声音:“就是没声。”

爷爷连忙说道:“谁说的,你靠近了,早晚能听见——后羿,那是神灵!”

现如今,爷爷没有了。

这是爷爷留下的,唯一一个东西。

他想要碧水砗磲——他还想听爷爷给讲后羿射日。

我一只手拍在他肩膀上:“你放心,这一次,我肯定给你找回来。”

他刚要说话,程星河在底下说道:“七星,出来,有事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