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486章 瘦小背影

“你老婆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给缠上了。”

苟和顺根本就不意外,只是抓我抓的更紧了:“那,那大师你赶紧把那个不好的东西给搞定啊!”

“我就是为了这事儿来的,不过,我得接触你老婆的身体,”我说道:“这样才能把那个怪物给弄下来,可你老婆……”

他老婆不肯穿衣服,就是围着个被子,一个男的不好下手:“要不你就委屈一下,权且当我是妇科医生之类的,什么也不如命重要,是不是?”

苟和顺手一颤,想到我要看到他老婆身体,那是一百二十万个不愿意。

可他没有别的法子,思忖了半天,只好点了点头:“先生,你该怎么办怎么办,就是有一样——可别说出去。不然我脑袋上……”

“放心放心。”

那玩意儿的道行在我看来并不深,一举手的事儿。

只是,世间万物皆有因果,那玩意儿到底为什么趴在他老婆身上,不得不弄清楚了。

不过他老婆拒不配合,我打算把那个玩意儿从他老婆身上剥下来再说。

于是我奔着丽娜就过去了。

丽娜正跟潘骗子说话呢——那表情虔诚的,跟看见活佛了似得。

结果一看见我,跟镜花缘里的两面国人一样,瞬间换了张脸,两只眼角吊起来,狰狞的也跟个爬虫一样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潘骗子盯着我们的眼神,也警惕了起来。

“你身上有东西,我帮你清除了,你会舒服一些,你放心,不难受,一眨眼的功夫。”

可没没想到,丽娜把被子一下裹紧,直接躲在了潘骗子身后:“我没病,我没东西!你离我远点!”

潘骗子挡在了她面前,厉声说道:“干嘛,你非礼良家妇女是不是?我现在就报警了!”

要是打了110就有点麻烦了——刚才我看着潘骗子就觉得有点碍事,手上不自觉就引了几分煞气。

他似乎看出来了,还要说话,可一张嘴,就倒下来了。

咦,我还没动煞气呢?

一转脸,白藿香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口袋里,白了那个潘骗子一眼。

放倒了就安静了。

丽娜一看自己的靠山倒了,当时就尖叫了起来,引的山呼海啸的,我抬手要把她被子扯下来,结果外头哗啦啦涌进来了不少人——小区保安。

原来刚才潘骗子就打了电话,说我给人洗脑,诈骗和引诱妇女,要他们来救人,听见这里动静不对,都进来了,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。

苟和顺解释,可这些人也不知怎么被潘骗子洗了脑,坚持认定我们是诈骗的,一定要在那尽职尽责,保护业主安全,不走。

小看潘骗子了,还真是个坏事儿精。

白藿香看了我一眼,意思是再多的人也放的倒,可一旦倒下的多,事情闹的也就更大,太麻烦了。

丽娜一看这些人来了,可怜巴巴就求他们帮自己一把。

那就另想主意——没法把她身上的怪物给剥下来,那就想法子引下来。

白藿香弄明白了我的想法,立刻问道:“这个行不行?”

她拿了一个眯缝的小药盒。

小药盒里是很多虫子尸。

面线虫。

这玩意儿是西川特产,长在深山老林里,经常被本地人抓了,用来引麒麟白凤凰彩这一类的剧毒之物。

反是爬虫,就没有不爱吃这玩意儿的。

“你怎么什么都有?”

白藿香身上,果然跟百宝箱一样。

“你就当我是哆啦A梦吧。”

她把瓶子打开,撒在了窗沿上。

我探头想看,结果那个极为恶心的味道往外一炸,我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——我这辈子,就没闻到过这么腥气的东西。

不光是我,那些保安也全把鼻子给堵住了:“这什么事怪味儿?”

“他们放毒气呢!”

“唰”的一声,窗户外面再次传来了下暴雨一样的声音。

数不清的爬虫,密密麻麻的就爬到了玻璃窗户外面,无数爪子交叠在一起,看着人头壳发麻。

那些保安往前一冲:“你们干什么?”

我回头看着他们:“在屋里撒点药末,犯法吗?”

保安们面面相觑——世上没这条法律。

苟和顺一看,立马也说道:“就是,不犯法,你们就不能拦着。”

说着就喜滋滋的看着我和白藿香,净等着我们成事儿。

可我和白藿香对视一眼——丽娜身上的黑影子,根本就没动。

不过丽娜自己脸色不怎么好看,一片潮红,在被子里扭来扭去的,一副很痛苦的样子。

奇怪,那玩意儿不也是爬虫吗?为什么对这个味道没反应?

白藿香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低声说道:“这东西分日行和夜行,也许,晚上才会出来。”

这个时候,夕阳西下,离着天黑也就十几分钟了,等会儿也没什么。

正寻思着呢,我忽然看见窗户外面,像是闪过了一个人影。

那个人影干枯瘦小,像是个孩子——头上,还有两个圆圆的小发髻。

不是人——一身黑秽气。

还是个害人的。

我立马就想出去看看,可刚迈出一步,腿就被一双手给抱住了。

潘骗子醒过来了,死死盯着我:“你给我等着我——我找人给我报仇!”

你一个野狐禅,上哪儿找人去?能找,也只能找个你这样的骗子,我怕个屁。

我也没跟他多废话,拔脚就出去了,可就这么一耽搁,那个瘦小的身影就消失了。

“李北斗!”

这个时候,白藿香低低叫了我一声。

我回头看她,顺着她的视线一看,就看到丽娜忽然抱住了自己身体,抱的特别紧。

表情也特别惊恐。

好像,生怕她身上,爬出什么东西来一样。

潘骗子立马靠在她身边:“丽娜居士,你没事儿吧?肯定是刚才那两个骗子,放的什么毒气,把你给毒了!”

丽娜狂乱的摇头,满头乌丝流泻下来,她直勾勾的盯着窗台上的药粉,嘴边,流下了口水。

那东西醒了,熬不住这个味道了。

接着,她挣脱了潘骗子,对着面线虫饵料就爬过来了。

跑的太急,被子脱落,先是一条大尾巴啪的垂下,接着,她腰上那个东西全面露了出来。

那些保安看见了,顿时雅雀无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