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89章 头上抓角

苟和顺一听,喉结一滚,刚要说话,可这个时候,潘骗子忽然说道:“哎,我说你们家别是干了什么亏心事儿吧?要是干了亏心事儿,那我可就不伺候了——我是替天行道,可绝对不给坏人做帮凶。”

苟和顺浑身一颤,立刻说道:“潘大先生,这是哪儿的话,我上哪儿做亏心事儿去,那个身影我不认识,我一点不知道!要是那个身影真的存在,保不齐就是那玩意儿害了我老婆,你门要是真的找到了那个玩意儿,手底下千万别留情,弄它个魂飞魄散,给我老婆报仇才好!”

可话说了这么多,我回头看向了鱼缸里的怪婴——还是没弄明白,这玩意儿到底怎么跑丽娜身上的。

而丽娜在那要么发疯,要么装疯卖傻,就是一门心思想靠近那个怪婴,也不肯说。

妈的,要是程星河在这里就好了——那货一双二郎眼,早就把那个瘦小身影看个一清二楚了。

我的眼睛虽然也比一般人强,但是怎么也没有他那种好用。

现在也不能直接把那玩意儿弄死,看来,得想法子见到那个小身影。

“我倒是有个主意,”潘骗子忽然说道:“既然这个真凶也找到了——那把这玩意儿给弄死不就完了?至于什么前因后果,这无头公案多了去了,其实,没必要非要查个水落石出,这就是个病灶,戳破无毒。”

刚才还说什么这里头有事儿,让我们别冲动,这么一会儿,前后矛盾起来了?

潘骗子有猫腻啊!

而苟和顺一听,正中下怀:“对啊,我就这么想,弄死了那玩意儿,是不是就把我老婆的病灶给去了?”

可丽娜一听这个,立刻挣扎了起来:“你敢!你要是伤了我孩子一根毛,我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!”

潘大先生摇摇头:“你这就有些强人所难了,这玩意儿倒是有鳞片,不过毛是一根没有。”

可丽娜没听这个,没命就用脑袋撞桌子角,通的一声就出来个血窟窿。

白藿香见状,立刻去处理丽娜的伤口,接着回头就跟我们吼:“不能再刺激她了,她现在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。”

而那个怪婴,就在鱼缸里挣扎着,想奔向丽娜,那眼神——还真跟找不到妈妈的孩子一样,恐惧又委屈。

血的味道跟那种腥膻气混合在一起,我心里再次躁了起来——这是不祥的预感。

莲花蕊冷却那种欲望的时间,越来越短了。

苟和顺立马就抱过去把丽娜给抱住了,求救似得看着我:“先生,你说,我现在可怎么办啊?那玩意儿把我老婆给害成了这样,我恨啊!”

潘骗子凑过来:“你们说,会不会那个小孩儿,就是夭折的孩子,不甘心,恨他妈没保护好他,搞得他流产,所以才用这种法子报复?”

苟和顺一愣,窥视着我的表情。

既然丽娜的流产是那个小身影导致的,那确实有必要看看那个小身影是个什么来历,于是我就说道:“你们不用吵了,我来引那个东西出来见一面。”

那东西,不是活人。

既然不是活人,酸梅阵是最管用的。

把酸梅和贡香给摆好了,我就在门口等着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一个小小的身影,出现在了墙角之后。

那个小小的身影窥视着酸梅,轮廓上看,一根手指头含在了嘴里,像是垂涎欲滴。

我和善的跟那个身影招了招手:“你来,这里的酸梅和香火给你吃。”

现在看清楚了,那个身影,面黄肌瘦,身体好像严重的营养不良。

那个身体,几乎是触目惊心的。

旧社会有灾年,只有灾年的人,才有瘦到这个程度。

难道,真的是旧时代的死人,投胎不成,恶意报复?

可怪婴又是怎么闹的?

那个小小的身影又往前了几步,但是犹犹豫豫的,不肯迈出脚步来。

再靠近一点——我仔细看着那个身体轮廓,只要再靠近一点,哪怕这身影不吭声,那我就能看出鬼相了。

三步,再有三步就可以了。

两步,一步——那身体飞快的蹲下,伸手就对着一盘子酸梅伸下去了。

看清楚了那个手,我心里倏然一沉。

那只手上,有凸出的骨节,还有大团大团的伤痕。

那个身影缓缓的抬起头来,我心头一喜,刚要细看,可这个时候,“咣”的一声,屋子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巨响,像是什么东西给炸了,那只细瘦的手瞬间就缩回去了。

这把我给气的,转脸一看,原来,潘骗子趴在茶几上往外看,结果一激动,把个茶几给压碎了。

他身体滚在玻璃碴子里,也是苦不堪言,正在哀哀惨叫,白藿香也给气的够呛,就是个“该”的表情。

那个身影往后一退,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,我哪儿把这个机会给放弃了,回头喊了一声白藿香照顾好自己,奔着那个身影就追过去了。

那身影一闪,直接穿过了一道围墙,我一只手撑住了围墙顶子,也翻进去了。

这一翻,我就看见,面前是一个小菜园,菜园后面,有个小破房子。

死气……

我一头就撞进去了。

那个小小的身影,就蜷缩在一个角落里面。

像是很害怕。

我尽量和气的伸出了手:“我没别的意思……你忘了这个,我给你送过来。”

我手里的,是酸梅。

这种没成年就夭折的死人,怨气是很大的。他们还没成年,世界观还没形成,很多事情都不懂,唯一能问出话来的方式,就是让他们对你没有敌意。

那个小小的身影愣了一下。

我把酸梅搁在了桌角上:“你什么时候想吃,什么时候拿。”

半晌,那只细瘦的手才伸出了,抓了过去,吃了一个,攥在手里了一个。

可越靠近,我越觉得这个小身影跟之前看到的死人,都不大一样。

身上,萦绕着一股子很奇怪的气。

发粉的宝气——跟我之前在房子外面看到的,一模一样!

“叔叔问你,”我把声音放柔:“你是谁,在这里干什么?”

小小的身影因为吞了酸梅,声音含混不清:“这是我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