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91章 当头一棒

外面来了个很大的东西。

“咣”的一声,整扇的窗户被直接打碎,玻璃碴子跟天女散花一样,撒的到处都是。

苟和顺傻了。

他跟我一起看到,打碎了花窗的,是一条巨大的尾巴。

下一瞬,一个丑恶而狰狞的庞大头颅,就从窗户的破口出,直接探了进来。

潘骗子站起来,盯着那个脑袋,喃喃说道:“哥……哥……”

这个时候知道喊哥了,之前不还自称大先生吗?

“哥斯拉!”

卧槽,是我自作多情了。

是啊,这玩意儿一身疙瘩啰嗦的鳞甲,有一个巨大的嗉囊,张开大嘴,那种腥膻的气息爆炸一样传过来。

很像是动物世界里的科莫多巨蜥——但是,比科莫多巨蜥还大。

这东西是个灵物。

下一秒,那个东西直接从窟窿里蹿了进来,奔着我就咬过来了。

苟和顺惨叫了一声:“这,这怎么又来了一个……”

但是下一秒,他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回头就看向了那个怪婴。

那个怪婴虽然个头小,但是皮肤颜色什么的,跟那个大个的,还挺像。

他浑身冒了冷汗。

我则死死盯着它的肚子——这玩意儿的胃口,是满的。

它刚吃了什么东西。

我当时就蒙了。

难不成,是……

潘骗子见状,立马大声说道:“你作死啊!还不快跑!”

一股子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。

那股子腥膻气息迎面扑来,一下把心里那种暴戾给勾起来了。

我想弄死这个东西。

那东西满嘴的牙,泛着寒光,煞神的煞气冲上来,对着这东西就劈了过去。

这种一种极为愉悦的感觉,杀戮,撕裂,锋芒顺滑的斩断一切阻碍,那东西的灵气非常猛烈,但是跟煞神的煞气一比,不值一提。

“把白藿香还给我!”

七星龙泉锋芒一过,那东西一惊,以这么庞大的体型来说,很难做到的敏捷闪避了过去,旋身撞在了墙上血腥气弥漫了出来。

它这才发现,一个前爪已经被我削了下去,

太阳穴猛地一跳。

是血的味道。

那东西这才觉出疼来,张开大嘴又是一声雷鸣也似的暴吼,身体一缩,全部力量集中在后半侧,大尾巴带着风雷之势,对着我就扫过来了。

“啪”的一下,实木家具被这玩意儿一带,统统粉碎,可我撑起身子全部避开,凌空转身,那个东西重重落在地上,对着那个东西就劈了下去。

这一下,比刚才更快。

它甚至没法闪避。

那个大怪物被一剖为二,整个灰白色的腔体全都展露了出来,山一样的坍塌了下去,起不来了。

里面滚出了一个人,整个被粘液包裹住了,像是被缠在了一个透明的蛹里。

我立马把那个人剥离了出来,其实不用剥离也知道——那人不是白藿香。

是刚才一个看热闹的人,给我看白珠照片的那个。

不幸中的万幸,那人刚被吞下去不久,一口咽下没被拒绝,虽然没意识了,好在有气。

一只手掐在那人的人中上,我心里一空,不是白藿香——她人呢?

血腥气……

耳鼓,太阳穴,胸膛下,都一起剧烈的跳动了起来。

这一瞬,莲花蕊的香气出现在了鼻子下。

白藿香。

白藿香气喘吁吁,似乎刚从什么地方跑过来。

莲花蕊的香气把燥热压下去:“你上哪儿去了?”

白藿香大吼道:“我去找你了——走岔了,见到人们乱跑,就回来了,你没事儿吧?”

我忽然想笑。

如果她七老八十,跟西巷子口的吴大妈一样耳背,是不是就会这样对人吼叫?

“都说了积食不化,给你开个万消丹!哎,后头不许插队,信不信我给你一针!”

但是——她那个岁数的时候,我们还会像是现在这样的朋友吗?

我立马把思绪给收回来了,也对她吼:“你没事吧?”

白藿香摇摇头,她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你刚才,跟这个东西说,让它把什么还给你?”

我一愣,可刚要说话,身后就是一声巨响。

“乓……”

接着,一个惨叫声短促的响了一半,接下来,一片死寂,一股子极其难闻的腥膻气息炸了起来。

回过头,我瞪大了眼睛。

苟和顺举起了铁锨,把丽娜怀里那东西的脑袋一下拍扁。

丽娜还抱着那东西的身体,腥秽的粘液,溅了她一脸。

她的眼睛还是瞪的很大,但是——跟宇宙黑洞一样,什么光都没有,空了。

而苟和顺死死握着大铁锨,浑身不住的颤:“你说,那个大怪物,是不是小怪物的亲爹?”

丽娜没有任何反应。

苟和顺大怒,一把抓住了丽娜:“你说不说?”丽娜一声不出,几乎跟个死人一样,但她的手还能动——死死抱住了怀里的半截子怪物。

潘骗子也站起身来:“卧槽……”

苟和顺抬起手就要给丽娜一个嘴巴:“我对你那么好,你要什么,我给你什么,你为什么还是要给我戴绿帽子,还是跟这么个怪物——我是什么,你把我当成什么了!”

这个时候,潘骗子忽然看向了我们身后。

花窗被大怪物撞出了窟窿的地方,立着一个瘦小的身影。

它静静的看着里面的一切,仿佛一个与此无关的旁观者。

苟和顺也看见了那个东西。

他整个木了:“那玩意儿——那玩意儿……”

我盯着他:“这孩子,是怎么死的?”

苟和顺浑身一僵,喃喃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,我不认识她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说着,他看向了丽娜,死死抱住了丽娜:“老婆,你醒醒神,老婆,你看看我……”

“你别装了,”我说道:“那个孩子不是叫白珠吗?你不说,我替你说——她是被你们两口子虐待死的吧?什么深仇大恨——你对那么小的孩子,下这种手?”

苟和顺条件反射:“不是我,不是我!”

他的眼神,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怀里的老婆。

“你把事情说出来,”我说道:“事到如今,瞒不住了。”

苟和顺咬了半天牙,这才低低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啊,再说了,我老婆,我老婆也不是存心的……”

原来,苟和顺跟丽娜结婚之后,丽娜就很想要个孩子。

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怀不上。

有人就跟他们建议——不是怀不上孩子吗?那好办,领养一个放在家里养着,很快就能把胎儿引来了。

这事儿其实时常听说,确实像是有这么点道理,苟和顺就把白珠带来了。

白珠乖巧懂事儿,挺讨人喜欢的,可是丽娜就是不喜欢她——嫌弃她老土,不伶俐,不会讨人喜欢……反正看着就来气。

一切是从那天开始的。

一个狗日的热天。

白珠怕热,浑身都是汗,苟和顺偷偷给白珠个冰淇淋,让她在院子里吃——弄脏了地面,丽娜要骂的。

结果丽娜刚从外头回来,白珠本来就怕丽娜,手一抖,冰淇淋就掉了一滴。

也没耽误什么,那不是草地吗?

可丽娜脾气大,上去就是一巴掌,说上不得台盘。白珠眼圈一红,又一巴掌!不让哭,越哭越打!让笑!说养条狗还知道摇摇尾巴呢,给谁号丧呢?

白珠被打了一脸的血,鼻血滴答滴答落在了草地上,丽娜却笑了。

她发现,这样挺痛快。

欺压弱小,弱小不敢反抗,仿佛她是决定弱小命运的神灵。

于是,她三天两头,打白珠。

一开始耳光,后来木棒,白珠浑身上下,都没有了一块好地方,睡觉和坐着,都疼。

可是,再后来……就更过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