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492章 小指外翻

白珠是个孩子,胖嘟嘟的,挺爱吃零食——她奶奶打小疼她,有好吃的,都攒着给她。

可自从丽娜打她打上了瘾,别说期待零食了,不挨打就算是不错了。

白珠打来打去,觉得千篇一律,麻木了,没意思。

她就放点零食在盆子里,等着白珠去抓。

可白珠虽然跟每个孩子一样贪嘴,但别人的东西,她再馋也不动。

丽娜就说,你别客气——就当这是自己家,喜欢,伸手就吃。

白珠高兴了起来——伸手就拿了那种进口的巧克力。

可手还伸了一半,就被丽娜一巴掌打开。

白珠害怕的看着她——不是让吃吗?

“我让你用脏手拿了吗?你手消过毒没有?拿,拿!”

有时候是针,有时候是随手拿来的遥控器,那个瘦小身体的手上,那些痕迹,就是这么来的。

过程不好细述说,白珠嗓子都直直的劈了,她上去就是一脚:“谁让你号了?憋回去!”

白珠也许偶尔也会想起来小时候——哪个小姑娘,不是爹妈怀里的宝贝?磕到了桌脚地板,大人还要骂桌脚地板呢。

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,又觉得,也许自己什么都做错了。

白珠身上有伤,难免会有不好闻的味道。

于是,她就没资格上桌吃饭,而是蹲在角落里,盯着桌子上的山珍海味,眼睛发直。

她肚子叫唤。

可看白珠瑟缩在地上,丽娜上去就是一脚:“吃吃吃——肥的跟头猪一样,还有脸肚子叫唤!你等着年下被人宰了还是怎么着!没出息样儿!”

这几次三番下来——白珠不光是身体上的折磨,更多的,是精神上的折磨。

她不敢抬头,不敢站起来,别说自信心了,作为一个人基本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她抬头害怕,低头害怕,吃饱了害怕被打出来,饿着怕肚子一叫,被窝心脚踢。

似乎什么都是她的罪过,饿是她的罪过,哭是她的罪过,害怕是她的罪过,哪怕绝望,也是她的罪过。

无时无刻,不生活在恐惧之中,什么也不敢做,又不敢什么都不做,眼睛一天一天空了,好似一个行尸走肉。

丽娜就喜欢她害怕。

这种欺凌弱小,跟网络上那些虐猫虐狗的一个意思。

只有骨子里自卑怯懦的人,不敢在强者面前抬头,才会对弱者下手,给自己找一点可怜的优越感。

当然了,在外面不这样——丽娜是个好面子的人,知道什么叫大体,所以,不打衣服盖不住的地方,手上也给戴手套。

一出去,大包小包给白珠买东西,人人都羡慕:“你说这小胖妞,运气挺好,找这么个人家领养!”

“别说了,就那长相,就有福气。”

丽娜就对他们笑,心满意足。

为什么?

一个是为了落个善心人的名声,一个,是怕白珠把事儿抖落出去,叫白珠说出去,都没人信。

可白珠扛不住这种摧残,她木呆木呆的,见人就怕,浑身不停的颤,打摆子。

有个人无意之中说:“白珠怎么瘦了?”

“那不是!”丽娜赶紧笑:“拔高了,就细了呀,要不,长大了,也不好看。”

那人开玩笑,说可能在你们家没吃好。

丽娜笑的很僵硬,回到了家里,又是一通打:“谁让你瘦了,谁让你瘦了?你就是存心让别人笑话我,可怜你,是不是,做梦!”

不这么折磨,能瘦?

白珠大口吞下她送去的猪油,可耐受不住,肚子是空的,又受到了惊吓,心神不宁,只能拉肚子,还是不长肉,反而飞快的瘦下去。

丽娜有点慌了——这怎么行,出去让人笑话呀!

她索性就把白珠关在了屋里,对外就说,送到外地去上封闭学校了。

封闭学校贵得很,那些人夸她舍得花钱,真是善人。

她挺高兴,回去折磨白珠,就更得心应手了——什么忌讳都没有了。

也不用怕她变瘦,也不用特地留露在外面的皮肤。

她算是奇招百出——谍战剧里的逼供的,可能都得慕名跟她取经。

房子是个豪宅,隔音效果很好,白珠怎么喊,怎么叫,都不会有人听得到——她也不敢喊,不敢叫,忍不住了,牙缝里挤出一句“妈呀”。

凄怆极了。

越听越打——怪你妈没本事,没妈的孩子像根草,被人踩了也活该。

有一天,丽娜下了火锅,煮各种吃的,这东西的味道最香。

白珠饿的受不了了,眼巴巴看着。

丽娜问她,想吃吗?

想。

给你。

她给的是红油汤。

“叫你馋!”

白珠满地翻滚,叫也叫不出来,丽娜哈哈大笑,看着白珠不动弹了,意犹未尽,上去踢了一脚,白珠当时已经瘦成柴禾棍的小身体,滚出去了老远。

不动弹了。

丽娜意兴阑珊,说明天再收拾她,可别说明天了,白珠再也没起来过。

她至死不知道,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她短暂的人生,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,她只有七岁。

没人会多问一个“上封闭学校”的孩子。

她现在,躺在后院那个茅草房地下。

白藿香哪怕听不清楚一些,也大体知道什么意思,牙咬的别提多紧了,一把揪住了苟和顺,厉声的吼:“你是不是人?你是不是人?”

她很少激动,可对保护妇女小孩儿这一方面,她是个斗士。

苟和顺喘了口气:“这事儿与我无关,我,我其实当时也不知道太多……”

这话纯属放屁。

哪怕他没伸手——在一边冷眼旁观,就是清白无辜的?

我望着苟和顺,说道:“世上确实有人,以凌虐弱小为乐,但是能到这种程度,不会无缘无故。”

苟和顺一愣,不由自主就眨了眨眼睛,搓了错手:“你,你什么意思啊?”

我吐了口气:“都到现在了,你就别装了——白珠,是你的女儿吧?”

苟和顺整个僵住了。

白藿香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吼道:“李北斗,你大点声,我刚才听错了……”

“你没听错,”我答道:“白珠,就是苟和顺的亲生女儿。”

我早就注意到了,那个瘦小身影的小拇指,微微有一点外翻,那个角度并不常见。

可苟和顺自己,小拇指外翻的角度,跟白珠一模一样。

这绝不可能是远方亲戚,这是血亲。

我盯着苟和顺:“为什么,你对亲生女儿,能下这种手?”